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嬌軟哭包!偏執大佬寵妻成癮 第7章_芙楓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阮煙再次拿出羅永芳遞給她的那條項鏈,她喃喃自語,語氣茫然又帶着些脆弱,「爸,媽。

今晚你們能不能在夢裡告訴我,當初……你們到底是故意不想要我才把我丟了,還是說我是不小心被遺失的,其實這麼多年你們也一直在找我?」

這麼多年來,她上學的每一次家長會家長都是缺席的。

因為阮雨恰好家長會都和她同一時間,阮家父母兩人都同時去幫阮雨開。

那個時候班上的同學就會問阮煙,她是不是個野孩子,怎麼都沒人來給她開家長會。

思緒回籠,阮煙把項鏈收了起來。

糾結這些事情其實並沒有意義,她應該珍惜好眼前的一切才對。

比如霍司琛,他的深情才是她該眷戀的溫暖。

阮煙讓司機送她去了霍氏集團。

霍氏集團樓下的餛飩攤看起來味道不錯,阮煙想着這個時間霍司琛應該也餓了,就給他買了一份。

到了霍氏集團公司大廳,阮煙說要去找霍司琛。

可前台看阮煙今天穿着普通,還拎着一份餛飩。

她當即就判斷阮煙只是霍司琛眾多狂熱粉絲之一,還是最不入流的那個,前台冷眼看着阮煙說不讓閑雜人等進去霍氏集團。

阮煙沒再說什麼,只是打了個電話給霍司琛的特助顧誠,「顧助理,我在你們公司樓下。

但你們公司前台說閑雜人等不讓進去。」

顧誠恭敬的聲音很快傳來,「夫人,您稍等,我馬上下來。」

前台聽見阮煙打電話說顧助理時忍不住冷嗤一聲,她以為她是誰?居然還有顧助理的電話?

前台沒能聽見顧誠畢恭畢敬的回答,只當阮煙在演戲,她又繼續說,「我說有些人,何必自取其辱呢?」

沒想到顧誠不到一分鐘就下來了,恰好就在前台說話的時候。

顧誠下來以後先是對阮煙微微頷首以示尊敬。

然後走到前台面前,話帶着徹骨的冷意,「現在公司是不是只要是個人都能招進來了?」

顧誠諷刺意味不言而喻,前台滿臉難堪。

這個女人憑什麼讓總裁身邊的顧特助也這麼尊敬?

顧誠剛轉身又返回走到前台面前說:「對了,總裁說下班之前不想看到你出現在公司了。

東西收拾得麻利點,不要讓總裁覺得我辦事不利。」

怎麼會這樣?霍氏集團可是整個京南城最大的企業,當初她應聘上了,她家裡人都為她感到驕傲。

怎麼能把她開了?

顧誠說完又走到阮煙身邊,「夫人,我為剛才發生的一切向您道歉。」

阮煙搖頭表示沒事。

顧誠帶着阮煙去總裁辦公室了。

同時顧誠忍不住在心裏感嘆,總裁是真寵這位小祖宗。

明明總裁剛才還在開高層會議,可是聽說這小祖宗來的消息就立刻結束了會議。

用最近流行的話來講,這大概就叫戀愛腦吧。

……

當鋪老闆拿出剛才被典押的胸針越看越覺得熟悉,再看到胸針的底部印着一個郗字。

他很快打了一個電話,「先生,我找到你們二十年前就在找的胸針了。」

掛斷電話當鋪老闆滿意笑了,這通電話的主人是全世界享有盛名的郗氏家族管家。

郗氏家族雖然位於歐洲,可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

不僅是因為郗氏家族旗下的企業遍布全球,每年營收以千億為單位。

更引人矚目的是,郗氏家族成員一共有五十名家族成員上過胡潤全球富豪榜,家族實力不容小覷。

他記得當時報紙上可是說要是找到這塊胸針懸賞一千萬。

所以這個號碼他才留了這麼多年。

想起郗家,當鋪老闆也是止不住的唏噓搖頭。

郗氏第六代繼承人,郗先生和郗夫人皆是才華橫溢,容貌絕倫,更重要的是兩人的感情堪比神仙眷侶,可惜不知道這樣的生活是不是老天看了都嫉妒。

郗夫人懷孕以後,夫妻兩人都無比欣喜的希望這個孩子降生,可惜他們生下了個女孩還不到一周就丟了。

沒過多久郗先生和郗夫人也消失了,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一點痕迹都找不到了。

距今已經足足二十年了,郗氏家族的族長要求,若是在二十五年之內一直找不到,那郗氏家族就挑旁系的人來繼承。

不少人說郗先生和郗夫人,以及他們那個丟失的孩子都是因為家族內部鬥爭才會消失的,或許已經死了。

但只有管家還在堅持說假以時日一定可以找到。

……

顧誠站在門外敲門。

霍司琛站在鏡子前整理衣服,他總是想以最完美的形象出現在阮煙面前,哪怕她根本就不會正眼看他。

聽到敲門聲霍司琛一時有些慌亂,但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沉穩,「進。」

顧誠對霍司琛微微頷首,「總裁,夫人來了。」

霍司琛當然知道他的煙煙來了,從顧誠接到阮煙到公司樓下的電話,他的心就砰砰跳個不停。

霍司琛想拉住阮煙的手,然後寵溺的看着她說,「怎麼來了?」

可話要出口時霍司琛又忍不住擔心,要是阮煙因為他的話太過親昵生氣怎麼辦?

還是阮煙率先開口了,她柔聲對顧誠說,「顧特助,你先出去吧,我和阿琛說幾句話。」

顧誠應了好。

霍司琛還沉浸在阮煙喚的那一聲阿琛的喜悅里,他好喜歡最近阮煙對他的稱呼,老公,哥哥,阿琛。

她的語氣是那麼的軟糯甜美,足以把他的心融化。

比起以前她叫的老不死,蠢貨,廢物,霍司琛只覺得現在猶如身處天堂一般。

顧誠一走,阮煙就把餛飩放下抱住霍司琛,「老公,我想你了。」

少女嬌軟的身軀緊緊貼在霍司琛身上,霍司琛身子突然繃緊了,他喉結一滾。

霍司琛感受到阮煙整個人釋放出來的脆弱,他一隻手環住阮煙的纖腰,另外一隻手輕輕的拍着她的背部。

「怎麼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霍司琛記得阮煙一向不允許他過問她的事情,但他還是忍不住問了。

阮煙是他霍司琛放在心尖寵着的寶貝,誰要是膽敢欺負他的煙煙,他絕對不會放過!

阮煙吸了吸通紅的鼻子,睫毛開始濕潤,「沒有啦,我就是突然……好想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