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1981開局救了鄰村姐妹花6【發財計劃】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1981開局救了鄰村姐妹花7【前世的妻子】在線免費閱讀

他感覺似乎有一絲絲暖流從玉佩流向他的四肢百骸漆和大腦,讓他精神頓時一振。

漆黑的房間里,他竟然可以比較清晰的看到牆上掛着的傢具。

要知道他可是有着輕微近視,上大學後因為用眼過度,不得不戴上了眼鏡,而現在視力竟然重新變得如此之好,真是怪事了。

彭萬華一激靈,猛地睜開眼,使勁揉了揉,他還以為自己的眼睛出問題了。

頓時又是漆黑一片。

反覆試了幾次,彭萬華確認,只要自己拿着玉佩,似乎有一絲絲若有若無暖流滋潤他的四肢、眼睛和大腦,改善他的身體、視力和精神。

這種感覺很微妙。

「難怪老古話說玉能養人,看來祖傳的雙魚玉佩的確是件神奇的東西。」

彭萬華此刻感覺頭腦變得更清晰起來。

他起了身,竹床發出吱呀的響聲,在夜裡格外刺耳,對面屋裡父母還在竊竊私語。

他想找父母聊聊如何解決兩個姐姐學費問題。

拉開門帘,進入堂屋。

再往前就是父母的房間了。

夫妻倆正在小聲嘀咕,只聽老爸道:「兩閨女的學費你別操心了,我去找廠長預支下工資,應該沒問題的。」

「別,你那廠子發工資都困難,哪有錢給你預支?再說你去求人還得看人臉色,這玉鐲反正我也不常戴,賣了給閨女交學費正好。」是老媽羅美儷的聲音。

這玉鐲是她嫁過來時帶着,是一個糯冰種飄花的老翡翠,擱以前也是名貴物品。

她平時干農活不捨得帶,怕碰壞了,只有偶爾閑時才帶着把玩。

現在品相保存的十分良好,去大城市也能賣個好價錢。

「不行!這是你娘留給你的陪嫁,要賣了我成什麼人了!」

彭老爹堅決不同意,這要是被老丈人知道了,家裡混到靠媳婦賣陪嫁品的地步,那不是丟死人?

「真要不行,我去找老爺子,他那還有點棺材本,之前要給我沒要,現在這麼緊張只能臨時拿過來頂一頂。」

彭老爹有些憂愁道。

彭萬華站在門口,聽着老倆口的談話,更堅定了自己要快點改善家裡經濟狀況的決心。

他在門口問道:「爸媽,你們睡了嗎?」

「沒有,你有甚事?」羅美儷問道。

彭萬華拉開門帘走了進來。

「我想說,明天我就要去學校了,大姐、二姐雖然學籍還在,但估計得去一趟學校補辦下入學手續。」

彭萬華想起這會兒許多人家都是在學校里學一陣子,然後回家忙農活,有的會回來,有的就不回來了。

所以學校也不會輕易註銷學生學籍。

大姐、二姐即便學籍沒註銷,想繼續讀書,也得補交學費。

「這事不用你操心,最遲周二我就帶她倆去。」老父親彭禮洋語氣不容置疑。

「哦。」彭萬華應了一聲,心中感激老爸老媽,閑聊了幾句後,回到了自己房間里。

躺在床上,摸着祖傳玉佩,感受着玉佩的妙用,忽然一些久遠而塵封的記憶如同打開了封印被釋放了出來。

「我這是記憶變好了?」摩挲着玉佩,彭萬華不由得微微震驚。

這玉佩,有點東西啊。

忽然他又想起了一些事。

現在國內經濟剛剛起步,可以說是一窮二白。

畢竟,連多吃頓肉都是奢望的年代,又有什麼經濟可言呢?

當前東亞地區發展較好的地區除了小日子,就是亞洲四小龍了。

尤其是港台地區。

他記起來去年香江地區的人均GDP是大陸的20倍,再過幾年後香江佔大陸地區的GDP將達到四分之一的比例。

港商成為富有的代名詞。

去年熱映的電影中,鬼打鬼的女主角片酬就有200萬,而程龍在演完師弟出馬後片酬達到了500萬。

從1960年開始,經過20年飛速發展,香江這會兒一躍成為亞洲最發達的地區,是與紐約、倫敦齊名的世界三大金融中心。

真要想撈點橫財,還得去這些經濟發達的地區才有機會。

胡思亂想一番,彭萬華才沉沉睡去。

……

凌晨四點的雪山村烏漆麻黑。

連公雞都還沒打鳴。

彭萬華等人已經起床,他和老四、老五要去上學,老爸要去公社酒廠。

山路難走,得提前出發。

老四、老五在隔壁村讀小學,彭萬華先得去公社然後再乘大巴去縣裡,幾人正好一路。

老媽羅美儷起床更早,給他們做了早餐。

趁着桌子上的點點煤油燈光亮,彭萬華將一瓶鹹菜裝進包里,這瓶鹹菜夠他在學校吃個兩三天。

說瓶子其實並不是,而是瓦罐罈子。

這年頭家裡窮,沒有塑料瓶,嚴實的玻璃罐頭瓶也只有兩個,他讓給了老四老五。

老四老五也起來了,相比於彭萬華精神奕奕,他倆打着哈欠睡眼惺忪。

「搞快點,慢悠悠的,你哥要去縣裡,還能等你倆啊?」羅美儷見老四、老五一副沒睡醒慢騰騰的樣子,催促道。

老四、老五一聲不吭,把包一放,盛了碗粥蹲門檻上吃。

彭萬華就着酸蘿蔔扒着稀粥,不一會幹了兩碗,才吃個半飽。

半大小子,吃窮老子。

十八歲的年紀,他總感覺吃不飽。

匆匆洗把臉,鏡子里那種熟悉的面龐稜角分明,再加上深邃而剛毅眸子,喊一聲帥哥不為過。

下巴及臉側長出了一茬絡腮鬍,整體看來和漫威里留鬍子時的美隊有幾分相像。

雖然看起來有點顯老,但是很有一股大叔氣質。

他前世能迷倒年輕小妹妹,這股大叔氣質功不可沒。

唯一可惜的是右臉上長了兩顆青春痘,有點破壞他的形象。

「說明我還年輕啊。」

彭萬華看着這兩顆青春痘,嘀咕了一聲,安慰自己。

老爸彭禮洋在院牆拐角處一邊放水,一邊抽着旱煙。

「要撒不知道去茅四啊?一股騷味!」老媽羅美儷看不過去,吼了一嗓子。

彭禮洋嘿嘿一笑,也不答話。他繫上腰間布繩,看着老四、老五已經收拾好,喊了一聲「走嘍~」,便率先出門去了。

「停一下,給孩子帶上生活費。」老媽從懷裡掏出一個布包,掀開幾層,才露出裏面零零散散的毛票。

彭萬華一周生活費一塊錢,另外還有車費三毛。

老四、五連一毛都沒有,這會兒正眼巴巴看着大哥手裡的毛票,一臉艷羨。

彭萬華摸了摸後腦勺,接過幾張毛票揣進兜里,道:「謝謝媽。」

羅美儷一愣,笑着拍了一下他腦門,「傻小子。」

彭萬華帶着老四、老五正要出門。

羅美儷喊住他道:「等等,小屁孩留啥鬍子?看着顯老,我給你刮刮。」

她風風火火鑽進房間里,從牆上取下一個掛着的割鐮。

彭萬華一看,那亮晃晃的割鐮寒光閃閃,這要是一不小心手一划,那他可就破相了。

再說了,他還覺得自己的鬍子帥氣不捨得割呢。

他趕忙擺手道:「別別別,我自個到學校弄。」

「沒事,我手巧得很,你爹的鬍子都是我給刮的!」羅美儷叉着腰,對兒子的不信任很不滿意。

彭萬華見說不通,拔腿就溜。

老四、老五在後面追:「大鍋,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