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1981開局救了鄰村姐妹花4【讀書是唯一的出路】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1981開局救了鄰村姐妹花5【未來打算】在線免費閱讀

總而言之,他說什麼也不會讓善良懂事的大姐為了一點禮金就把自個扔坑裡!

絕不會讓這事再次發生!

絕不!

眼珠子咕嚕一轉,他想到了個好辦法.

魯迅先生有句至理名言,比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裡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會願意開窗了。

「爸媽,讓兩個姐姐繼續讀書吧,我不讀了!而且……」

彭萬華這話還沒說完,就驚呆了所有人。

「我打死你個臭小子!!!」

原本脾氣暴躁的羅美儷一聽,瞬間一拍桌子,暴起就要打人。

她受了那麼多苦,遭了那麼多累,就想送兒子上大學,不是為了博個多好的前程,而是不希望孩子再受同樣的苦和累。

在她看來,讀書是唯一的出路。

因為一些重男輕女的思想,即便都是自己的娃,但人手五指還分長短呢,何況人心。 反正女娃都是要嫁人的,有條件就讀,沒條件就不讀。

兒子則不同,承擔著光耀門楣的重任。

所以當家裡經濟實在跟不上了,只能讓兩個閨女輟學了。

她受了如此多的苦和淚,還受了兩個閨女的埋怨,就是為了讓兒子能讀書上進。

這會陡然聽到大兒子要放棄讀書,哪裡還能控制得了自己想練武的雙手?!

老父親彭禮洋看她臉上青筋暴起,一副要打死兒子的樣子,趕忙抱住。

「你瞎說什麼呢!趕緊回屋去!」老爸朝他使眼色,示意他趕緊走人,雖然他家裡啥事不管,只知道悶頭幹活,但關鍵時刻還是護著兒子的。

老媽羅美儷發怒起來,九頭牛都拉不住,更別說老爸了。

彭老爹被健壯的羅美儷拖着走,腳底直打滑。

「不是,你們聽我說,大姐二姐成績比我好多了,肯定可以考個好大學!而且現在上大學不僅免費,每個月還有補貼拿。」

彭萬華退了幾步,免得被老爸老媽口水噴臉,一字一句解釋道。

他現在只希望善良懂事的姐姐能夠從貧苦的山村裡走出去,不再重蹈覆轍。

至於他,上不上大學根本無所叼謂。

有了幾十年的超前眼光,隨便撈一些稀有猴票,倒騰點國庫券和發財證,何愁不能發家致富?

羅美儷一聽,頓時愣住了,不可置信問道:「上大學沒學費,還有錢拿?」

彭萬華點頭,這種好事在後世根本不可想像,同樣在這個年代除了消息靈通的一些城裡人,像雪山村這窮鄉僻壤幾乎沒人知道。

這些村民只知道考上大學就可以當城裡人,吃上公家飯。

在村裡人看來,當城裡人意味着遠離貧困,吃公家飯則意味着衣食無憂,那是做夢都想的美事。

他前世也是如此,高考剛恢復沒幾年,他甚至除了本省和首都幾個比較出名的大學,對其他高校幾乎一無所知。

消息的閉塞,在這個消息傳遞大多靠紙、喊人靠吼的年代,讓大多農村人懵懂而無知。

而此時的城裡人也好不了多少,還在奢望過上樓上樓下,電燈電話的高大上生活。

後來隨着改革開放的腳步,西方的文化生活傳入國內。

一些人眼看着拍馬都趕不上別人的生活,有渠道的紛紛出國,掀起了出國熱潮。

沒有出路的只能在崗位上苦熬,為一點點工資精打細算,以期過上更好的生活。

這是個不安分的年代,匱乏的物質生活、忽冷忽熱的環境並沒有令人絕望,有人逃避,也有人順勢而為成為時代的弄潮兒。

張海爾、魯萬向、牟其忠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更近點的,北邊傻子瓜子的創始人年廣九,現在已經身價超過百萬,雖然因為做生意三次被抓入獄,卻也三次被鄧公點名給予肯定。

總而言之,與其抱着一畝三分地不放,不如出去多見見世面。

這些事情除了少數人,大多數人根本一無所知,就算知道了也沒有膽子放手一搏。

所以讀書,依舊是大多數農村人看來擺脫貧困的唯一辦法。

「那你們都去讀吧,我和你爹就算砸鍋賣鐵借錢也要把你們供上!」

羅美儷想了想,咬着牙擲地有聲地說道。

她想起一年前,兩個女兒輟學後,一直鬱鬱寡歡悶悶不樂的樣子。

即便女兒懂事沒有爭辯,但她們那股怨氣她現在都能感受得到。

都上吧,不然她們母女這輩子都有嫌隙。

她心想:三個娃要是都能考上大學,每個月不但衣食無憂,甚至還能補貼家裡。如果考不上,那就回來種地,反正也不差這幾個月了。

至於大閨女的婚事,她想如果大閨女能考上大學當城裡人,誰還看得上那點彩禮?若是能找個城裡人嫁了,那是最好不過了。

她只上過幾天掃盲班,大字不識幾個,但對子女的愛是不變的。

「真的嗎?」彭萬梅、彭萬蘭姐妹倆對視一眼驚喜不已,不敢置信道。

「唉~」老爸沒有反對,嘆了口氣,看了一眼喜不自禁的姐妹倆,便端着煙鍋出門去了,只留下一個有些變駝的背影。

羅美儷點點頭,她是言而有信之人,一口吐沫一口釘。

雖然脾氣爆,是個沒什麼文化的農村婦女,但現在經過彭萬華的解釋,念頭通達了,她當然不會阻攔閨女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姐妹倆頓時歡呼雀躍起來,最近一年來,兩姐妹雖然輟學了,但依然沒有中斷學習,拿着彭老三的書反覆看。

看不完的就在周末時,用筆記錄在草紙上。

說實話,彭萬華成績只能算中上水平,而大姐、二姐兩人的平時的成績基本上在學校里都是名列前茅。

當時輟學時,學校的老師還說兩閨女這麼好的成績不念太可惜了。

如今再次能上學讀書,姐妹倆開心不已,拉着彭萬華就往後院里跑,有些話她倆想和這個大弟說。

到了院子里,大姐二姐親切摟着他的肩膀,激動地有些發抖。

直到現在,她倆還有些難以置信。

彭萬梅從沒想到,一向默默寡言老實聽話的老三居然會為她倆頂撞父母。

而且還成功說服了母親讓她倆還能繼續讀書考大學?

這簡直像做夢一樣!

「老三,大姐真是太感謝你了!」

「是啊,二姐也是!」

彭萬華看着肩膀上眼淚鼻涕,微微苦笑了一下。

再看着兩個姐姐梨花帶雨的面龐,曾經他覺得最愧對就是兩個姐姐,兩個姐姐是如此的愛護他,而他卻在關鍵的時刻沒有站出來為姐姐撐腰。

現在終於有機會了,說什麼也不會留下遺憾。

他眼眶微微濕潤,認真道:「姐姐,以前都是你們護着我,以後我要護着你們。」

雖然聲音不大,但異常堅定。

彭萬梅又哭了,今天的眼淚比過去20年還多:「弟啊,你真是長大懂事了,不枉姐姐一直看重你啊。」

彭萬蘭則也是無聲淚下,多少個夜晚,她在夢裡都想回到學校讀書,但醒來看着家徒四壁只能黯然嘆息。

三姐弟抱頭痛哭,哭着哭着卻又笑了。

羅美儷站在後門,望着三姐弟又哭又笑,不由得擦擦眼睛,眼角的魚尾紋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