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1981開局救了鄰村姐妹花1【回到1981】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1981開局救了鄰村姐妹花2【物質匱乏的年代】在線免費閱讀

「醒醒,快醒醒啊,萬華!」

睡夢中的彭萬華只覺身體一陣晃動,隨即猛然醒了過來。

睜開眼,兩個光着膀子的少年正圍着自己,拚命的搖晃着。

他腦門上瞬間掛上了懵逼三連:

我是誰?

我在哪?

這是在幹啥,強人鎖男?

「醒了,他醒了!」左手邊一個高高胖胖的小伙見他醒來,激動道。

「萬華你真是嚇死我了!」右手邊那個瘦瘦的小個子心有餘悸的擔憂道。

彭萬華仔細一瞅兩人,頓時心中一震:這不是自己的兩個死黨少年時的樣子嗎?

他們怎麼變的如此年輕了?

環顧四周,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棵大柳樹下,旁邊一條大河蜿蜒流向遠方,塵封的記憶瞬間打開,這是家鄉的清河。

彭萬華陡然一驚:『不對,我不是在自己家裡喝酒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時光倒退。

21世紀,一棟教師居民樓里。

「再回首~雲遮斷歸途~

再回首~荊棘密布~

今夜不會再有難捨的舊夢~……」

一個白髮蒼蒼的孤單老男人坐在藤椅上,一邊聽着歌,一邊大口喝着戒了許久的白酒。

「噸噸噸噸噸噸噸~」

辣酒入喉,麻痹他的神經和身體,卻無法填滿他孤單寂寞以及懊悔的內心。

「姜雪,下輩子希望你能找到一段屬於自己的幸福。」

姜雪是他的前妻,一個將一生錯付與他,令他一想起就懊悔和羞愧的女人。

突然間,他表情十分痛苦地捂住胸口從藤椅上倒了下去,眼神中卻透露出一股輕鬆與解脫。

過了許久這股痛苦終於消失,他慢慢閉上了眼。

當他再醒來時,便出現在這裡。

彭萬華掃了兩眼小夥伴,頓時明白自己這是重生了。

忽然他感覺胸口一熱,一伸手摸到了一塊圓形物體,低頭一看原來是他祖傳的寶物,雙魚玉佩。

「呃~咳~tui~」彭萬華感覺嗓子眼不舒服,吐了一口水,問道:「我這是怎麼了?」

「你……你剛才魚竿不注意被大魚拽脫手,就立馬跳下去撈,結果差點被水淹死!」

胖小伙叫彭軍,顫着聲音道,想起剛才發生的事一陣後怕。

他和彭萬華算是堂兄弟,他倆曾祖那輩子人是親兄弟。

「是啊,要不是我們水性好,從你後面揪住你,估計晚上就得到你家吃席。」

小個子少年叫劉文展,見彭萬華已經沒事,頓時放心了不少。

彭萬華心中一陣翻騰,想起來這樁事的原委。

他年少時家裡窮得很,經常和兩個小夥伴去河邊釣魚改善下生活。

1981年,當時他上高三。

那年春天的下午,他和兩個小夥伴去河邊釣魚,魚竿被大魚拽走,他立馬入水去撈,結果後腿抽筋,不但沒撈回魚竿,還差點被淹死。

要不是兩個夥伴拼力相救,他估計那晚全村人真得去他家吃席。

當時他還沒覺得什麼,沒想到竟是這會兒重生的時間點。

再看兩個夥伴年輕稚嫩的面龐,他明白自己這是重回到了1981。

雖然以前看過很多穿越重生的書,但他現在親身經歷,尤是感到不可思議。

摸了摸還有些抽筋疼痛的右小腿,他脫下了濕淋淋的布鞋,使勁扳了扳大腳趾:「真弄險,想我水性那麼好,竟然差點被淹死!」

「啊切~!」一陣風吹來,雖然天空陽光明媚,春天已經快過去,但這冷颼颼風一吹,還是讓他有點着涼。

「快把濕衣服脫了,穿我的。」胖子彭軍扯過邊上一個大褂,塞到彭萬華手裡。

「謝了。」感受到小夥伴真誠的關心,彭萬華心中升起一股暖流,雙手打顫迅速穿上衣服。

忽然,他想起了彭軍的後世。

因為學習不好,彭軍早早輟學和其父親學木匠活,27歲那年做木匠活被銹釘子扎到腳,後來因為破傷風而英年早逝。

當時彭萬華得到消息還因此而消沉了一陣。

又看了看瘦小的劉文展,這小子從小學習也不上心,為了生計連初中都沒讀完便早早輟學,後來學人走街串巷做點小買賣,結果被抓了,做了幾年牢。

在1981這個年代,做買賣的基本上都是無證經營,被稱為投機倒把,是嚴厲打擊的對象。

如果被抓到了當典型,真是不死也得脫層皮。

後來劉文展便一直待在老家務農,年紀還不到30就已經滿頭白髮,臉上溝壑縱橫,婚事也因此一直沒有進展,最終打了一輩子光棍。

看着小夥伴一胖一瘦的臉,彭萬華在心中暗暗發誓,這輩子一定不能讓悲劇再次上演。

「謝甚個,趕緊穿上我們回去烤烤火。」胖子穿上衣服鞋子,拽起彭萬華往回趕。

「這騷風,真踏馬凍死人。」劉文展嘀咕了一句,手忙腳亂穿上之前因救人脫下的衣服。 雖然衣服穿上了,但他感覺身體仍在發抖,胡亂收拾漁具,用兩根草穿上之前釣上來的一條草魚,趕忙跟上。

好在彭萬華家離河邊不遠,翻過河壩,繞過一個小山坡,來到村道上。

村道兩邊則是零零散散的茅草屋。

他家就在村北邊的半山坡上。

彭萬華看着眼前四大一小的土茅草房,心中不禁唏噓不已。

一家八口人住着四間半土房,半個房子是用土磚和茅草搭成的廚房。

家電是沒有的,白天黑夜屋裡都是漆黑的,唯一乾淨點的就是刷了桐漆的桌子。

窮的真叫家徒四壁,估計賊來了都得哭着走。

一股炊煙寥寥升起,看到老媽正在土灶前做午飯,他頓時眼睛有些濕潤。

老媽名叫羅美儷,人如其名,年輕時也是村裡一枝花。

這時候的她四十來歲,常年的農務讓她身體很健壯,但也留下了許多痕迹,原本烏黑的秀髮上也多了几絲銀髮,皮膚晒成了小麥色。

如果一切沒有改變,隨着彭萬華遠赴外地工作,常年聚少離多,等他退休想贍養老母親時,就發現已經陰陽相隔,子欲養而親不在。

「媽~」

看着忙碌的老媽,彭萬華眼睛瞬間濕潤了。

「臭小子,怎麼一身都是濕的?」羅美儷正一手拿着火叉往柴火灶里塞樹枝,看到渾身濕漉漉的彭萬華,脾氣暴躁的她一巴掌呼在他腦門上。

把彭萬華心間醞釀的差點爆發的情緒瞬間扇飛了。

得,不愧是暴脾氣的老媽。

「別打臉,別打臉。」

彭萬華只能抱頭鴨竄,終於逃脫老佛爺的五指山,一臉悻悻。

他雖然上身穿了彭軍的乾衣服,下半身卻還是滴滴答答滴着水,走一路濕一路。

老媽羅美儷看他眼裡含着水汽,身上濕漉漉滴着水,知道肯定是掉水裡了。

見他又委屈又難受,還有一絲鬱悶的眼神,頓時心中一軟,忍住了繼續罵他的心思。

「好了好了,不就是**衣服嗎,快進房換一換,別受涼了。」

羅美儷用毛巾抹了一把他濕透的頭髮,把他往房裡趕。

又看到彭萬華身後瑟瑟發抖的兩人,趕緊招呼道:「快過來烤烤火,我給你們煮點薑湯。」

「謝謝姨。」彭軍和劉文展謝了一聲,急忙竄到鍋洞門前烤火取暖。

不一會兒,換好衣服的彭萬華也擠了進去。

小小的土灶前,三個少年每人端着缺了好幾個口的大瓷碗,皺着眉頭往下咽薑湯。

彭萬華看着黑黢黢的鍋洞門,獃獃望着裏面跳動的火苗,思緒飄飛。

一會兒想到了自己的前世,一會兒又想着這輩子該是個怎樣的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