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執念是你 第2章_芙楓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手機拎着香港酒樓打包好的午飯,以及她在花鳥市場里買了要補送給他的禮物。
  總裁辦公室里,池月顏推門而入,裏面好幾個高層。
  見是池月顏,異口同聲:「總裁夫人好。」
  「沒打擾你們吧?」
  「不打擾,已經很跟蕭總談得差不多。」
  池月顏看了看手錶:「蕭雲行,你幹嘛還剝削員工的午休時間,這不是下班時間嗎?」
  蕭雲行示意他們出去:「沒注意時間,你手裡拿了什麼?」
  「給你補的禮物。」
池月顏獻寶似的給他。
  「我看看。」
  不得不說,商家給她包紮得還挺有儀式感,用着禮物盒包着,纏着彩色絲帶,絲帶綁成精緻的蝴蝶結。
  只不過——  蕭雲行打開盒子,裏面放着的是一棵小發財樹的時候,陷入了沉默。
  小發財樹葉子長得綠油油。
  蕭雲行失笑:「蕭太太,我掙的錢還不夠你花?」
  「你不喜歡嗎?」
  蕭雲行哪敢說不喜歡,直男的情商在看了幾本相關書籍後已經提升了不少:「你送的我都喜歡。」
  「反正你什麼都不缺,又不像我,喜歡買買買,我本來看中了一隻小兔子,想送給你,但是一想到那隻兔子會跟我爭寵,我就不買了。」
  「就挑了一棵小發財樹暗示你老公多努力掙錢養你。」
蕭雲行替她補充了下一句。
  池月顏望着那棵綠油油的發財樹,不由笑得花枝亂顫,手指挑起男人的下頜:「你可要好好養,看電腦久了,就可以看着發財樹養養眼睛,一舉兩得。」
  蕭雲行便把小發財樹放在筆筒旁邊,一把摟過人坐在自己腿上:「我對養蕭太太比較感興趣。」
  「我跟你說發財樹,你說我幹嘛呀……」池月顏耳朵泛紅。
  蕭雲行咬她耳朵:「蕭太太,想我嗎?」
  池月顏猶豫片刻,點點頭。
  偌大的辦公室里,兩人窩在一張辦公椅上接吻。
  池月顏揪着他的襯衫,半張臉埋在他的胸口,衣擺捲起,露出一點纖纖細。
  她臉頰薄紅不已,她咬了咬唇:「你討厭死了,幹嘛逗我……」  蕭雲行抬起她臉頰,低頭在她紅唇親了親:「情不自禁,兔兔……你說停下我就停下。」
  「再不吃飯,飯菜要涼了。」
  她才不想在這裡弄髒裙子,她可是總裁夫人,她要面子。
  蕭雲行明白她的意思,而後扶着她的腰讓她坐辦公椅上,他去洗手間洗手了。
  ……  李助理敲門進來的時候提心弔膽,生怕打擾了兩人恩愛時刻。
  李助理有重要的事彙報:「蕭總,醫院那邊來電話,說子鳴少爺醒了。」
  醫院,蕭子鳴醒來後,躺了八年的植物人醒過來可謂是奇蹟,在住院部傳開了。
然而,更多的是讓人惋惜,他可是從十八歲,躺到了二十六歲,再不醒來,就是第九年,第十年……  人生有多少個八年,而他一躺,時間就這麼浪費了。
  蕭子鳴醒來後,病房裡全是醫生在給他做各種檢查,他除了眼珠子能動,身體的其他部位,暫時還沒有力氣動。
  他很安靜,望着天花板,眉眼跟蕭雲行有幾分相似。
  醫生說,他躺了八年。
  但對他來說,他只是睡了一覺而已。
  這個覺睡的太漫長了,以至於思緒恍恍惚惚,混混沌沌。
  他想起父母,想起爺爺,還有大哥……  池月顏是陪蕭雲行一起去的醫院,她看到床上躺着的男人,瘦骨嶙峋,護士正在喂他喝水。
  他的頭髮有一段時間沒有打理,已經長到了脖頸,精緻頹唐的男人。
不像照片里那麼陽光乖巧,如今沉默,憂鬱。
  護士率先看到病房門外的兩人:「蕭子鳴,你的家人來看你了。」
  蕭雲行對於這個弟弟,從前不喜,如今也不會。
  他能醒過來,對蕭家來說,是一件喜事。
  蕭子鳴在看到蕭雲行的時候,腦子裡一下子湧出許多記憶,他看着自己同父異母的大哥,更多的是愧疚,他一直以為,他們雖然同父不同母,但只要他努力跟大哥打好關係,他們一樣可以成為好兄弟。
  但是,他的母親扼殺了一切……第104章嚯……  時隔八年,蕭子鳴再次見到蕭雲行,面前的大哥比記憶里的成熟穩重,高大挺拔,他寬闊的肩,像是偉岸的山,可以撐得起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他望着自己的冷淡,倒是沒有任何變化。
  他牽着一個年輕女人的手,女人雙眸像是被水浸過那般,純的沒有一絲雜質。
  他們無名指上戴着戒指,蕭子鳴猜這是大哥的妻子。
  蕭子鳴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接受了時間過去八年的事實。
  蕭子鳴八年沒有說過話,嘴巴里像是塞了沙子,嗓音沉啞無比:「大哥……大嫂。」
  四個字,已經用掉他所有力氣,他現在太虛弱了,臉色蒼白,額頭冒着冷汗,這具身體,就像是乾枯受損的木,表面看着完好無損,裏面脆弱不堪。
  「有什麼事你養好身體再說。」
蕭雲行給出了回應。
  蕭子鳴點頭,緩緩閉上眼睛,很快,再一次陷入沉睡。
  人睡着後,蕭雲行讓李助理放下一些補品後,聽醫生報備了他的基本情況便離開了。
  一個躺了八年的植物人,得慢慢養才能成為一個正常人。
  醫生辦公室來了人,是蕭令山,時隔一年,在聽說蕭子鳴醒了之後馬不停蹄趕來了醫院。
  「雲行,子鳴他情況如何?」
  「醒了。」
  「你親眼看到了?」
  「嗯。」
  蕭雲行的冷淡也影響不了他心中的喜悅。
  他對蕭雲行愧疚,想彌補,但從小忽略的大兒子,父子之間的情誼並不深厚,人心偏起來,讓人心涼半截。
  池月顏從小就是獨生女,即使後來父母老來得子,即使她嫁了人,對她還是呵護關愛有加。
  正因為感同身受,她心裏替蕭雲行難受得很。
  兩人離開後,蕭令山是留在了病房裡。
  進電梯里,池月顏伸手摟住蕭雲行的腰:「爸怎麼可以那麼過分,一句關心你的話都不問。」
  「不重要。」
他早已經不在乎,「蕭太太,你看我的眼神不用這麼慈愛。」
  他沒那麼脆弱。
  池月顏埋頭在他胸口:「我就是替你難受,我心疼。」
  蕭雲行是萬萬沒想到自己被親生父親薄待,自己老婆反而替他哭了。
  池月顏的確是哭了,那雙眼睛濕漉漉,淌着眼淚,她想到蕭雲行小時候的遭遇,壓根忍不住。
  蕭雲行哭笑不得,抬起她下巴,用指腹輕輕替她擦拭:「別哭了,再哭,我就在電梯里親你了。」
  池月顏眼睫毛濡濕,她小小聲地抽泣了下,這醫院的電梯隨時會有人進來,萬一被人看到怎麼辦?
還是不哭了,上車再哭。
  尋思着,蕭雲行已經吻了下來,她背靠着冰涼的牆壁,手緊張地抓着他的外套。
  果然,電梯門叮的一聲開了,池月顏羞恥地埋頭在他懷裡。
  「躲什麼,外面沒人。」
  「……」  回去路上,池月顏在家族群里艾特了自己爸媽:[爸,媽,你們以後一定要把蕭雲行當做親生兒子對待。
]  池盛元:[懂事了,知道心疼自己老公了。
]  楊瀾:[可喜可賀]  楊瀾還給她發了一個微信紅包表示獎勵。
  自家父母是這個反應,池月顏是萬萬沒想到,但她摸了摸鼻子,最後收下了紅包。
  蕭令山在蕭雲行和池月顏離開後才後知後覺自己了剛光顧着關心蕭子鳴的事,都沒有跟蕭雲行說點什麼,眼下回過神來一切都晚了。
  他從前就是這樣,總是容易忽略這個大兒子,不是他存在感不強,而是每次看到他,就會想起他難產去世的母親。
  那個女人,蕭令山是對她是一見鍾情,她總是那麼的端莊漂亮,遙不可及,他對梅女士並非有多喜歡,也從來沒想過要娶她。
  他那個時候忙於工作,身邊有一個固定的女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