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南笙露出驚恐的眼神,開始往後爬。

「對,就是這樣,爬出去,關上門。」男人的呼吸越發地沉重,眉眼間儘是冷意。

南笙承受着身體里的煎熬,使着微弱的力氣往外爬,路過死不瞑目的男人的時候,她知道了這個人不是洛兒的父親。

她鬆了一口氣,她的洛兒不是這種人的孩子。

想到洛兒,她震驚地回頭看向男人。

雖然衣服破爛,但是卻有精緻的下顎線,俊逸的面容,系著玉帶的腰,就像她的洛兒一樣,有很長的腰身。

回想起前世那晚,如果不是這個男人奪了她的清白,那麼奪她清白的人就是眼前的男人!

「你是何人?」她瞳孔驟然一縮,聲音有些尖銳。

南笙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對面的男人又開始躁動。

「閉嘴!」男人扶着床板厲聲道。

南笙被他嚇了一跳,再看自己離門口還有好遠,現在的自己根本無法爬過去。

她低頭看向自己的肚子,想起了洛兒死前的慘相。

她好想好想洛兒,好想再抱一抱他,好好保護她的洛兒。

南笙痛苦地閉上雙眼,再睜開已經換作一副堅定的眼神。

「我走不掉了。。。」她閉着眼一臉決然。

男人詫異地抬起頭,看到南笙已經放棄了掙扎,他啞然失笑。

「我還沒放棄,你再忍忍。」

南笙愣愣地看着男人,皮膚雖白,但是笑起來的酒窩和她的洛兒一模一樣!

男人低着頭隱忍不發,看到她爬過來也不理會,運氣將身體的躁動壓下。

「站住!再靠近我殺了你!」男人威脅道。

南笙卻毅然決然地朝着他爬去,堅定而執着,她的孩子,她的洛兒!

很快她爬到了男人腳邊,男人已經開始在抖動,他堅持不了多久了!

「告訴我,你的名字?」南笙再一次執着地開口。

她的洛兒以後也是有姓的了,不用再跟着自己姓,遭受別人的白眼。

男人咬了咬牙,沙啞地開口,「穆子涵!」

南笙在心裏暗暗記下男人的名字,再一次出聲已經緩和了,「能不能帶我去琉璃苑?這兒很快就會有人來!」

回想上一世,南笙就是在這裡被抓姦的,她一點抵抗的機會都沒有!

男人低頭定定地看着南笙,她的衣裳已經敞開了大半,雪白的酥胸半露半隱,刺激着他的大腦,膨脹的血液在瘋狂的叫囂。

「在哪裡!」男人沙啞着聲音回答。

「西南角。」

南笙鬆了一口氣,嘴上露出了誓死同歸的笑,在男人看來別有一番勾人的美。

她使出最後一絲力氣,抬手搭上了男人的腰。

溫熱的觸感襲來,男人立刻在自己身上點撥一下才又壓下衝動。

飛檐走壁,葉楓襲來,南笙的神智恢復了幾許。

「就是那兒。」南笙指着燈火通明的院子道。

穆子涵飛馳而下,精準尋到南笙的閨房將人放到床上。

穆子涵起身正欲離開,南笙一驚立馬將人拉住。

「你要去哪裡?」南笙緊張地看着他。

手上傳來溫熱的觸覺,男人保持着一絲理智,「我不動你,你保重。」

南笙聽聞一急,「不行,你不能走,你必須要救我!」

伴隨着顫抖,南笙的額頭已經布滿了汗。

「有沒有,找到小姐了嗎?」外頭一個婆子的聲音傳來。

南笙內心一顫,是;老夫人院子里的嚴媽媽,她找到自己就完蛋了!

「求你了!我不會賴着你的,可以嗎?」南笙可憐兮兮地抱着男人的腰,眼眸中的淚讓人看着更加心疼。

男人怔然,咬牙切齒地盯着南笙,「你瘋了不成?」

南笙瘋狂搖頭,她沒有瘋,她要她的洛兒,那些人不會放過她的!

「求求你,救救我!」南笙顫着聲懇求。

男人眼神暗了下去,他泄氣地盯着南笙,「你知道後果嗎?」

只要南笙說一句不,他就會毫不猶豫離開,但是南笙卻直接揚起脖子貼上了唇。

「真的是瘋了!」男人最後咬牙說了一句。

「不在這院里,快去別院找找,一定要給我找到那個女人送到那個床上!」外面再次傳來嚴媽媽的聲音,南笙的身體一顫。

男人眸子沉了沉,再看南笙依然換了一種神態。

「我答應你便是,別哭!」男人輕聲哄着,輕輕地拍着南笙的背安慰。

緊接着南笙的唇被堵住,身體的瞬間如洪水猛獸般釋放。

天空打起陣陣響雷,沒一會就開始下起來了大雨。

閃電一陣陣,從敞開的窗戶照進來,落在床上的兩人上。

南笙被藥物控制,很快就喪失了理智。

初次的痛和腦中的恨融為一體,她已經不知道是哪種痛,只能無力地承受着。

中了葯的人毫無理智可言,但是卻也剋制地沒動她的身。

南笙死死咬着牙關,僅有的理智告誡着她絕對不能發出聲音,外頭肯定有人在巡邏!

她太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也低估了男人的能力,在天雷滾滾之際,她終是發出了聲。

許久後,男人變得輕柔了些,南笙恢復了些清明,她感覺自己快要散架了!

窗外還在下着細雨,但是天快亮了,不能再繼續了。

南笙無力地開口,「四更過了!」

男人壓根沒有停止的打算,身體被蟲子鑽的感覺越發的清晰,南笙有些難為情。

「穆子涵,穆子涵?」她試圖喚醒男人。

男人埋着頭置若罔聞,南笙無奈嘆息。

大不了嫁這個,好過上一世嫁人渣,想通了之後南笙閉上眼沉沉睡去。

在南笙看不到的地方,男人睜開眸子看了一眼,然後又閉上了雙眼繼續。

好似不滿南笙的分神,很快又上來堵住南笙的唇。

外面的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南笙睡得很沉。

片刻休息後,男人睜開清明的雙眼。

南笙的衣服已經散落在地上,他起身將衣服撿起來,又一件件穿回她身上。

穿上肚兜的時候,他的手在南笙的肚子上頓住。

「主上!需要準備湯藥嗎?」一道黑影站在窗邊。

耳邊傳來焦急的腳步聲,男人冷聲回了一句。

「不必,準備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