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爺的文章還欠火候,那肯定沒有說錯的。

溫婉寧還是不開口,垂着腦袋,一副任你怎麼說,但我就是不認的模樣。

她相信自己的夫君,既然說能考上,那一定可以考上的。

小婦人對自個丈夫有着近乎盲目的崇拜,更何況,現在的夫君還變得對她那麼好,她才不要做那白眼狼去打擊夫君的自信心。

柳氏見女兒油鹽不進的模樣就來氣,她們小兩口如今過得也就勉勉強強,參加鄉試開銷也不小,簡直浪費銀子嘛。

「你們執意如此,我這個做長輩的也不好說什麼,但是,可以別想讓我出一錢銀子。」

柳氏放了狠話,她辛辛苦苦攢的銀子可不是讓這倆孩子拿去平白糟蹋的。

小婦人抿了抿唇,默不作聲的從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了二兩銀子遞過來。

「咦,哪裡來的?」柳氏見着銀子,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女兒。

小姑娘輕哼一聲才道:「是夫君掙來的,縣裡最近不是搬來一戶有錢人嗎,他們家來請夫君做教書先生。」

「給了多少?」柳氏好奇問道,這戶人家她聽人說了幾耳朵,是個做生意的,家裡有萬貫家財,出手肯定闊綽。

溫婉寧看阿娘見了銀子就換了個人似的,不高興的頂撞道:「才不告訴姨娘……」

「你這孩子,不過說你夫君兩句,就這麼不樂意?」

婦人一邊揶揄女兒,一邊把那二兩銀子拿走往自己的荷包里塞。

「我想也是不少的,要不然怎有我的份,罷了罷了,考不考得上的,總要試一試。」

阿娘如此見錢眼開的話,溫婉寧被逗樂,「姨娘就是個財迷。」

「財迷怎麼了?沒銀子你吃什麼?喝什麼?再說,前些天我託人還送你錢花呢,真是個小沒良心的,人家是娶了媳婦忘了娘,你倒好,有了夫君忘了你老娘!」柳氏沒好氣的說著。

話落,忽的想起什麼,又問:「你與大郎成婚有些時日了,怎的沒有動靜?」

說罷探究的看着自己女兒,心裏想着,莫不是之前在北原縣那兒受着寒氣多了,傷了身子?

北原縣地處北方,十分的寒冷,溫父的祖宅就在那兒,這些年溫老爺外放做官,不得寵的妾室,連帶她們生的庶子庶女都趕回老家待着。

母女倆的日子過得艱難,冬天也沒分得多少炭來取暖。

也是溫家現如今待嫁的閨女就剩溫婉寧一個了,這才把母女倆接了過來。

季縣是個南方的一個富庶縣,氣候也宜人,比北原縣可好太多了。

柳氏一個不得寵的姨娘,夫人也無所謂她的存在,便賞了恩典,讓她就待在季縣好了,母女倆也好見面。

溫老爺自從柳氏過來,也就上回聽說陸謹要來參加明年的鄉試時才過來她屋裡坐了坐。

目的也是讓她勸一勸姑爺別那麼想一出是一出,沉澱幾年再去考更為合適,話鋒一轉,還不忘警告說,非是要去的話,他可沒銀子借。

想來,溫老爺還不知道姑爺現在手裡有錢了。

柳氏擔憂着女兒的身子,叮囑說:「這銀子你先拿回去,找個好點的大夫看看,別是出了什麼問題。」

小婦人一張小臉白裡透紅,被阿娘話有些臊得不敢抬頭,但見母親又把銀子還回來時,連忙搖頭。

「我、我現在還不想生孩子呢,姨娘快把銀子收回去,我這、我這裡還有的。」

溫婉寧是見過女人生孩子的,是她才十三歲時,那年父親的一個妾室被趕回老家,還懷着身孕呢。

後來難產死了,給小姑娘心底留下不小的陰影,那個姨娘也才十六七歲,同她的關係是很不錯的,那時,溫婉寧總愛去找她玩。

柳氏皺眉,「孩子才是咱們女人立身的根本,母憑子貴,知不知道,你已經嫁人了,要早點給姑爺生個男孩才是。」

溫婉寧斂着眸子,怯生生的不知道怎麼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