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

隨口敷衍的語氣,讓小婦人不高興的抿了抿唇,不想突然一陣微涼的觸摸讓她的身子忍不住抖了抖,低頭一看,正是自家夫君作亂的大手。

她很有些氣惱,自己說著正事呢,夫君卻忙着在她身上胡來,但小婦人又沒膽子反抗,只好委屈巴巴地咬着唇受着。

陸謹眼神一掃,便見這小婦人一副被逼良為娼,不得不任君採擷的小模樣給逗笑了。

眉宇舒展的同時,又有些心疼,看她緊咬着下唇,也不知道咬沒咬破,眉頭倏的皺了皺,俯身就親了上去。

溫婉寧的小臉紅了個徹底,夫君他、他親自己也便罷了,怎麼、怎麼還可以伸舌頭?!

一時羞赧得恨不得把頭埋進土裡去才好,夫君現如今的花樣實在讓她承受不住,明明之前也不是這樣的啊?

怎麼突然之間就變成這樣了?往日清冷的丈夫,現如今,倒像個流連花叢的浪蕩子一樣了。

察覺到小婦人的不在狀態,陸謹不高興的在她的小臉上輕咬了下,啞着聲音不滿道:「做這種事怎麼可以走神?我看你這小東西是欠收拾了。」

說罷故作生氣的瞪了溫婉寧一眼,俯身又想去親吻她的脖頸。

這時,頭頂傳來小婦人委屈又有些疑惑的聲音:「夫君變了好多,以前都不這樣的……」

陸謹一愣,他幾天前還是個毛頭小子,這樣大的轉變確實引人懷疑。

接着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他計上心頭,湊到溫婉寧的耳邊,嗓音裡帶着不懷好意地解釋說:「夫人知道避火圖么?為夫就是看書學來的,婉寧想不想看看,嗯?」

男人還挺期待跟這小婦人一起看呢,這可是夫妻情趣,想起前世,他就曾經壞心眼的拉着這臉皮薄的小娘子一塊看過。

一回想起婉寧那張羞憤的小臉,陸謹只覺下腹一緊,興奮得很。

而溫婉寧聽了這話,杏眸睜大,有些不可置信的側頭看着自家夫君。

臉還是那張臉,只是如今的丈夫怎麼成了個流氓一樣,竟會去看那種書。

她也不過是出嫁前,阿娘給她胡亂的翻了兩頁看罷了,就是只看了一點,她都臊得不行。

小婦人嬌嗔地指責道:「夫君跟旁人學壞了,竟看這種書還、還要我也看……」

聲音軟軟的,倒像是撒嬌一樣,陸謹笑着伸手一把將小婦人摟進懷裡,把頭抵在她的發頂,無辜地道:「我看夫人每回都難受得緊,這才去看了好討夫人的歡心,想不到婉寧還這樣說我,唉~」

溫婉寧羞紅着臉,氣惱道:「是夫君自己浪蕩,才不是討我歡心!」

音量抬高,控訴着把自己禁錮在懷抱里的丈夫,還什麼討她歡心,說得、說得也太不正經了。

陸謹聽她是真有些生氣了的語氣,連忙討饒,「對對對,是為夫浪蕩了,跟我們家婉寧沒關係,婉寧是個好姑娘,都是為夫的錯。」

小婦人這才沒好氣的哼了聲。

男人一見她這孩子氣的小模樣,就覺得開懷不已,他的婉寧就應該這樣才對。

她今年也不過是及笈罷了,還是個小姑娘呢,只要他待她寬容一點,好一點,耐心一點,他的婉寧就不會再是原來那個膽小鬼了。

陸謹越想越是心情愉悅,忍不住壓着懷裡這小婦人歡好一回。

他是真的只想要一回的,哪料最後是要了一回又一回,生生把小妻子惹得哭了,他才意猶未盡的收手。

結束後,陸謹是暢快了,但垂眸看着小婦人被自己折騰的累得很快就昏睡過去時,又有些悔意,男人憐惜的撫摸着女孩白嫩無瑕的臉頰,他只覺得這小姑娘可憐得很,怎麼愛都愛不夠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