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得她變壞了,不,是被夫君給帶壞的!

「幹什麼呢?不想睡?」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小姑娘立馬規矩的躺好,一動不敢動。

陸謹嗤笑了一聲,嘴裏說了句「小東西」一邊又伸手把女孩往自己懷裡帶。

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失去的時間太久了吧,陸謹只有把他的婉寧攬進懷裡,緊緊抱着她的時候才會感到些許心安。

他一向是淺眠,有一點動靜就知道,一想到小姑娘剛剛那狀似不滿的哼哼唧唧聲,就覺得好笑又好氣。

婉寧就是太乖了,再有不滿時,也不敢在他面前鬧一鬧。

陸謹知道,這小婦人從小低眉順眼慣了,而上一世的他一邊不喜妻子的唯唯諾諾,覺得她沒有主見,一邊又藉著她的乖順膽小,可勁兒的欺負。

終歸,是他不是個東西。

陸謹無聲的低嘆了口氣,垂頭在婉寧的頭頂落下一吻後,便又閉上了眼。

溫婉寧過了好一會兒,才睜開眼,小臉上揚起了笑,睫毛忽閃忽閃的,她真覺得,夫君這個頭磕得好。

磕破腦袋的夫君對她很好,好到她有些不可置信,心底飄飄然然的。

她想,夫君要是一直這樣就好了。

想着想着,她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再醒來的時候,外邊已經大亮了,身旁的丈夫也不見了。

溫婉寧睡得有些懵,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睡迷糊了?起來吃飯吧。」

陸謹剛要過來叫這小婦人起床,便見她頂着一頭睡亂了的頭髮,坐在床上,茫茫然,一副沒睡醒的模樣。

看着桌上的兩碗稠粥和一碟炒青菜,溫婉寧頓時覺得羞愧難當起來。

自己這個做媳婦的竟然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要是阿娘知道一定要罵她的。

小婦人期期艾艾的捧着粥喝了一小口,才小聲的道:「夫君對不起,我以後一定不睡懶覺。」

陸謹本來心裏正愧疚着,他讓婉寧過着這樣清貧的日子不說,還對她不好,真不是個東西的時候,倏然聽了這話後,男人只覺得心口微疼。

他的婉寧會因為這麼點小事就感到愧疚的與他道歉,究其根本,是他的錯,陸謹沒有做到一個丈夫應該有的體貼。

往常他渾不在意,如今重生回來,才發覺自己當年這麼的無情。

婉寧一個庶女,她阿娘又不得溫縣令的寵愛,後宅中最是捧高踩低了,她如果不表現得聽話懂事些,如何生存?

可笑自己一點不疼惜便罷了,前世他想過改變小妻子的軟弱性子,所以慣常冷臉待她,若有點小錯就會訓斥。

最後只能適得其反,因此這小婦人才變得越來越怕他,越來越膽小。

陸謹雖然是個讀書人,但因為少年時的經歷,讓他很小的時候就見識到了世間險惡,他如果不是一個剛毅果斷的性子,恐怕早就被人吃干抹凈了。

兩個人完全不同,又偏偏湊到一起,加上又都年輕,沒有經驗,最後才隔閡加深,越走越遠。

溫婉寧垂着腦袋,手捧着粥婉,等了半晌也沒等來丈夫訓斥的話,便有些忐忑的小心抬頭望了過去。

只見夫君的目光落在碗里的粥上,像是在思考什麼事。

小婦人不敢打攪他,甚至有些暗喜夫君在考慮別的事情,沒功夫管她。

以往,她每回小心翼翼跟夫君說話的時候,總要挨說,她是真有點怕這個比她只大了三歲的秀才郎君。

溫婉寧有時覺得,他比父親還要有威嚴,生氣時看她的眼神別提多嚇人了。

她連忙又垂下腦袋,老老實實喝着自己碗里的粥,不再說話了。

陸謹在那小婦人可憐兮兮觀察他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了,只是裝作沒看見罷了,要不然這小娘子又要縮回她的蝸牛殼裡。

他現在可是那個老謀深算的丞相大人了,對付這麼個小妮子自然不在話下,眼底暈染着笑意,陸謹望着眼前只顧埋頭喝粥的小妻子,一副志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