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魔尊,我寵!第8章 白衣男子在線免費閱讀

我的魔尊,我寵!第9章 相見不如永不相見!在線免費閱讀

半個時辰後,

木床在歷生一臉的舒爽和不染有些幽怨的表情中停止晃動。

這一次,歷生溫柔了很多,可一直放鬆不下來的不染還是覺得很痛。

唯一讓他覺得欣慰的是,囚仙戒外面的世界確實又清晰幾分。

這應該就是歷生所說的司馬榮的地下金屋,

屋子裡來了很多人,

有人在驗屍,有人在盤點金銀珠寶,還有幾個女人在門口哭嚎。

現場很嘈雜,不染臉上卻是漸漸浮起一絲笑意。

這是不知多久以來,他第一次離外面世界如此近。

正出神欣賞着外面的吵鬧,臉頰又被歷生輕啄一下。

「不染,我先出去了,等我報完仇再回來找你。」

不染抬手擦了擦被他親過的地方,淡淡開口,

「你最好晚點再去,外面現在全是官兵,你去是自投羅網。」

「嗯?」

歷生眉頭皺起,「你能看到戒指外的世界?」

「以前不能,現在能!等你開始修鍊,你也能看到!」

回答間,不染光潔下巴不自覺仰起稍許,

這算是忍辱伺候歷生的第一個回報,還算值得。

嘴角噙着的些許笑意,讓他看起來無端柔美幾分。

歷生痴痴看着,點點頭,

「那就先睡一覺!」

他要做的是報仇,不是白白送死。

外面既然有人守着,那還不如好好睡一覺,養精蓄銳。

「你也睡會兒吧?我抱你!」

歷生說著,又在不染臉上落下一吻,手徑直朝他脖頸下伸去。

他自然注意到剛才不染擦拭被自己親過的地方,

可他必須不要臉,

要臉沒肉吃,

不要臉才能抱得美人歸。

等不染被親習慣就好,就如他第一次的拚命反抗到第二次的乖巧配合。

「啪!」

臉上重重挨了一巴掌,隨後是不染憤怒的低吼,

「你給我記着,我是男人!讓你睡是因為此事對你我都有好處,但你以後都不許親我、抱我!」

挨了一巴掌,歷生不怒反笑,低斥一聲小辣椒,摟住他的手驟然收緊,唇直接朝着他重重吻去。

你說不讓親,我就不親?

剛才是怕破壞你愛愛的興緻,我才沒強來。

以後我非見你一次,親你十次,親到你沒脾氣!

唇舌又被肆無忌憚侵犯,不染又打又踢的四肢卻是很快被制服住,

掙扎半響,只能無奈閉眼忍受。

心裏恨得牙癢,

「兔崽子,等老子出去,老子第一個就殺你!」

貪吻半晌,歷生才放開他的唇,但緊扣住他的手腳還是沒有鬆開。

嗯,就抱着睡,抱着睡才舒服!

無奈看看緊抱着自己,閉眼就熟睡的歷生,不染長長無奈嘆息一聲,也閉上眼睛。

你個兔崽子是不是屬烏龜!

皮厚又貪睡!

幾個時辰後,歷生悠悠醒來。

看見乖乖熟睡在自己懷裡的不染,唇角浮起一抹暖笑。

「真是個超可愛的寶寶!」

輕手輕腳鬆開他,歷生又在他額上輕輕落下一吻。

「等我回來!」

起得床,歷生本想找套不染的衣服來穿,可房間里空蕩蕩的。

除了一張床,一張桌,一把椅,一把刀,一個陶壺陶杯,再無他物。

「好可憐的寶寶,他是怎麼在這鬼地方活下來的?」

心疼將不染散落在地上的長袍蓋在他身上,又在他額頭落下一吻。

歷生閉上眼,雙手遮住自己私處,集中心神念着出去。

意念剛發出,他的腿已泡在水裡。

睜開眼,所處地方正是之前離開時的浴池。

現在已是入夜,昨天還燈火通明的地下金屋此刻漆黑一片,只有幾隻夜明珠微微泛着熒光。

摸了摸自己無名指上的囚仙戒,歷生抬腳走出浴池。

摸索到燭火旁找出火摺子點上火,又在衣櫃里找來一套新衣穿上。

這應該是漂亮中年的新衣,自己穿起來有些小,但好歹先將就一下,總不能出去裸奔。

穿好衣服,看着滿屋子的金銀珠寶,歷生唇角漸漸浮起一抹冷笑。

「這些不義之財,我便笑納了!」

手抓起一顆丈高金樹,歷生心念一動,人帶着金樹便出現在囚仙戒的荒野里。

隨手丟下金樹,他人又很快出現在地下金屋。

一件件寶物一趟趟被帶入囚仙戒。

來回折騰了十幾趟,看着仍是滿滿當當的金屋,歷生眉頭不禁皺起,

「有沒有更簡單的方法?總這樣搬好麻煩。」

心裏想着,他將戒指貼近一箱金條,閉眼讓意念現出將箱子放進囚仙戒中的畫面。

再度睜開眼,剛才的箱子已消失不見。

歷生唇角一喜,人又出現在囚仙戒內。

那箱金條正如自己所願,安靜放在自己想放的地方。

「好神奇!」

心裏感嘆一聲,歷生又快速回到地下金屋,對着其他寶物如法炮製。

他速度很快,但也整整花了半個時辰,才將金屋搬空。

看來這老不死的這些年可沒少貪贓枉法!

丟進囚仙戒的東西除各種奇珍異寶外,還有十幾本畫冊。

這些畫冊,看起來真是不錯,栩栩如生,姿勢各異,

那些俗物太佔地方,他隨手丟在了屋外不遠處,

但畫冊他專門放在了不染床上,還是親自送進去的。

嗯,不染太單純,得讓他好好學學!

搬空金屋,他很快打開貼着封條的書房,身影淹沒在夜色里。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

謀害父親的六個同夥,現在除了已死的司馬榮,還剩五個,這些人全在京城。

方便得很!

在他身後,書房屋頂上,兩道人影隨後顯露出來。

一高一矮,都是男子。

高個男子白衣勝雪,衣袂飄飄,

精緻絕美的五官,出塵脫俗的超然,一看便不是凡人。

比他矮半個頭的男子,身着灰衣,頭髮在兩側紮成丸子,卻也不覺彆扭,因為他模樣宛若孩童。

看着歷生遠去的背影,

白衣男子唇角暖暖勾起,如蜜似餞,甜的仿能將人融化。

同樣看着歷生的矮個男子,嘴巴嘟了嘟,皺眉道:

「少爺,公子不會真變傻了吧?他好像完全忘了這些信。」

從歷生出事前一天,自家公子便一直帶着自己守在歷生不遠處。

歷生大難不死全靠自家公子暗中相救,

歷生能活下來他倒完全不意外,

可歷生讓那漂亮中年放藥材都沒留心那人會趁機下毒,

而且這些信件是為歷父沉冤昭雪的重要證據,歷生看了一眼後便隨手放在浴池邊。

剛才回金屋搬東西似乎也完全沒想起來要找找這些信。

要不是變傻了,實在很難解釋他這些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