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魔尊,我寵!第3章 戒指在線免費閱讀

我的魔尊,我寵!第4章 要能得他寵幸一次在線免費閱讀

「好!好!我這就去給你放水!着了涼是該好好泡個熱水澡!」

漂亮中年忙不迭應着,起身爬向溫泉,偷偷用乾淨的床單角摸了摸歷生噴在自己臉上的鼻涕星子。

將舊有泉水放出,認真擦洗一遍浴池後,才灌入溫熱新泉。

他一邊忙活,一邊時不時偷瞄向等在一旁看起來有些痴傻的歷生。

奇怪!

自己雖從未見過歷生,可按司馬榮的說法,

這歷生是個十分沉着冷靜、不苟言笑的克己之人。

怎麼看起來如此痴傻,

大仇得報,他不趕快逃走,反而還要洗澡,

自己明明提了司馬榮的秘密,他看起來也毫無反應,

該不會是昨天頭上挨了太多棍,雖沒死,卻被打傻了吧?

放好水,漂亮中年一臉諂媚看向歷生,

「歷少爺,可以沐浴了,我來替你更衣!」

說著,他抬腳走向歷生,手朝歷生濕漉漉的衣服伸去。

歷生看起來雖變成了傻子,可也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他棍殺司馬榮多痛快啊,話都不帶多說一句的。

自己要想活命,在救兵來之前,最好還是將這惡魔伺候好了!

「不用!」

歷生抬手拍開他,指了指牆角邊葯櫃,又指了指浴池,

「放些跌打損傷葯進去!」

說罷,他自顧自脫下自己骯髒衣物,抬腳邁進浴池。

接到吩咐,漂亮中年一邊恭敬應着,一邊快步走向葯櫃。

葯櫃里並沒有現成的跌打損傷葯,他只好將自己所知道的各種好藥材一股腦往浴池裡搬。

泡在溫暖浴池裡,歷生抬手將自己頭面洗了個乾淨,又舒服靠在浴池邊,享受着藥水的滋潤。

忙活完,漂亮中年又一臉討好看向歷生,

「歷少爺,需要我給你搓背嗎?我會很輕的!」

歷生**的身上,密密麻麻全是棍棒打出的淤青,這麼重的傷,他能活過來真是個奇蹟!

人心都是肉長的,給這惡魔關心、伺候好了,自己活命的希望才更大!

「不用,我嫌你臟!」

歷生淡淡答了一句,又反問道:

「你說的秘密是什麼?」

漂亮中年猜他嫌自己臟是嫌司馬榮碰過自己,尷尬笑笑,起身走向梳妝台抱回一個精緻匣子。

打開匣子,漂亮中年取出一枚戒指,小心笑道:

「歷少爺,這戒指本是你歷家祖傳之寶,傳說裏面藏着一顆長生不老丹,但只有你們歷家的人才有可能打開。」

說到這,他頓了頓,又指了指已經死成一堆爛肉的司馬榮,搖頭道:

「我聽那老不死的說,你父親當年是在一次醉酒後不小心說漏的。

他設計陷害你父親早有預謀,就是為了得到這枚戒指。

剛巧你父親看破了他通敵之事,他才將陷害計劃提前。

而他當年保下你,也是希望有朝一日,你或者你的子孫能打開這枚戒指。」

聽着漂亮中年的訴說,歷生接過戒指淡淡一笑。

這是一枚黑鋼戒指,正方形的戒面上還有一個半圓形突起,只是看起來完全是一個整體,也不知道該從哪裡打開。

對於這枚戒指,歷生還有些印象。

他記得在他很小的時候,司馬榮好幾次將他的指尖戳破,把他血滴在戒指上。

當時司馬榮還告訴他,這枚戒指很珍貴,要用童子血來滋養。

有一次他還撞見司馬榮用鎚子死命砸這枚戒指。

當時他還太小,這些事看起來也微不足道,隨着他慢慢長大,司馬榮再未拿出過這枚戒指,他也漸漸將此事忘記。

沒想到這枚戒指還有此來歷。

真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是自己家族留下的最後一點念想了吧!

這枚戒指見證了歷家的滅門,自然也得見證他的復仇!

心裏想着,他將戒指緩緩戴上自己無名指,一邊輕輕摩挲,一邊淡淡開口,

「當年陷害我父親之事還哪些人參與?」

歷家是將門家族,想要陷害身為大將軍的父親,單憑當時還只是尚書的司馬榮一個人不可能辦到,肯定還有其他同夥。

這些人,一個都別想逃,

就是死了,他也要給他挖出來,在他頭蓋骨上刻上罪字!

看着他忽然變得冰冷的目光,漂亮中年怔了怔,又起身走向一個角落,一番刨弄後,從地板下取出另一個盒子,恭敬呈上。

「歷少爺,這老不死的怕那些個同夥反水,將與他們的書信都藏在這了,你看看!」

歷生接過盒子,一張張信紙打開,臉上笑容又漸漸冰冷而癲狂。

漂亮中年看着他,額頭冷汗直冒,

這笑,

和他棒殺司馬榮時一模一樣,

看來這歷生不是變傻,而是變態!

都怪那個老不死的,要不是他放屁脫褲子,非要在歷生臨死前賣弄自己如何坑死了歷雲天,這歷生怕不會被刺激的起死回生。

反正這戒指,這些夥同司馬榮坑害歷雲天的共犯與他並無關係,

歷生能復仇還是會很快被抓也與他無關係,

總不如現在趕快巴結好歷生,好找機會逃命。

看完信,

將那些同夥的名字一個個銘刻於心,歷生將盒子重新蓋好放回浴池邊,眼皮重重合上。

很好,這些人都活着,不用去刨墳!

閉目養神間,

歷生卻覺得自己身體越來越燥熱,

從未如此強烈過的**,燎的他口乾舌燥。

鼻子里流出的溫熱液體,不知是鼻涕還是什麼?

「歷少爺,你怎麼了?怎麼流鼻血了?」

正奇怪着自己身體莫名的變化,一直守在一旁的漂亮中年聲音忽然響起,語氣中還帶着些着急。

睜眼看看漂亮中年,歷生一邊抬手抹向自己不斷流出的鼻血,一邊看向他厲聲道:

「你都往浴池裡放了什麼?」

見歷生目光帶寒,聲音冰冷,漂亮中年忙不迭回答,

「都是些好葯,有紅花、丹參、牛膝、三七、鹿茸、肉蓯蓉、巴戟天、淫羊藿……」

念着念着,漂亮中年不禁喉結滾動,狂咽口水,

完了,只顧着放好葯,有幾味葯好像就是司馬榮平時吃來補腎壯陽的啊,

歷生這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哪受得了這種滋補,

難怪他看起來呼吸急促、鼻血直流,這是中藥了啊!

聽他念着,歷生目光中冰冷與癲狂複雜交織。

這個傻缺,怎麼什麼都往裏面放!

抬手再抹了一把鼻血,歷生騰的從水中站起,

再舒服也不能泡了,這水有毒!

看着他站起身,看着他渾身淤青都掩蓋不住的性感,

漂亮中年畏心退,賊心起,盯着他聳立的某處,口水直咽,

「歷少爺,我不是故意的,你要不介意,我給你泄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