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魔尊,我寵!第1章 隨心所欲的瘋子!在線免費閱讀

我的魔尊,我寵!第2章 我要洗澡在線免費閱讀

北風起,雨如瀑。

臭水溝里,

上漲的污水沒入鼻腔,混合著濃濃的腥臭,刺激的四仰八叉、衣襟大開,渾身是傷,

面容俊朗,臉色卻慘白如紙的少年一陣劇烈咳嗽,本能撐起身子。

少年睫毛顫了顫,睜開眼來,隨即又被濃重的腥臭熏得一陣反胃。

胃部的痙攣,牽扯到周身的傷口,本該疼的齜牙的嘴上,卻是浮起一抹極其詭異的冷笑。

吐出一口混着淤血的臭水,

少年甩了甩昏漲的腦袋,抬手摸了摸腦後被打出的鼓包,

冷笑更甚,緩緩爬起身,似是感受不到周身的疼痛。

臭水溝被拋在身後,

少年拖着還有些搖晃的身軀,穿行在狂風暴雨中,走向前方同樣的黑夜。

少年名叫歷生,而他要去的地方是丞相府,那個他寄居了十六年的地方。

他三歲那年,

大梁國前將軍,也就是他的父親歷雲天,因為貪贓枉法,勾結敵國,被處滿門抄斬。

為父親抱不平的幾個得力下屬,企圖叛亂營救,最終也被無情鎮壓,五馬分屍。

而他作為罪臣之子得以活下來,全靠父親的生死之交,也就是當今的丞相司馬榮。

當年,司馬榮冒死力諫,老國君顧念歷家幾代的赫赫戰功,留下了歷家這一根獨苗。

十六年來,他一直稱司馬榮為義父,對他尊重有加。

司馬榮對他也很愛護,詩書子集,槍劍騎射,為培養他成為棟樑之材可謂煞費苦心。

而他也沒有辜負司馬榮的厚望,

從十三歲跟隨軍隊出征起,六年來,他不斷出生入死,立功無數。

骨子裡的倔強和羞辱激勵着他一往直前,捨生忘死,

誓要憑一己之力,忠肝義膽,洗涮父親曾為歷家帶來的恥辱,重振歷家榮威。

從一個少年兵蛋,到讓敵人聞風喪膽的鎮北都尉,他僅用了六年。

這樣的功績足以讓人吹噓一輩子,

但他從記事起就一直活的戰戰兢兢,小心翼翼,沉默寡言,

生怕愧對義父司馬榮每每提及晚節不保的父親時的聲聲嘆息。

要不是三天前司馬榮為自己準備的慶功宴上,

那個瘋癲闖進來罵自己認賊作父,被亂棍打死的老乞丐。

要不是昨日自己被下了迷藥,被丟到司馬榮最寵愛妾的床上,

衣冠不整的被誣陷為忘恩負義、**義母的畜生。

要不是自己快被打死時,司馬榮拍着自己臉說的那番殺人誅心之詞。

他還要繼續把父親當做恥辱,繼續認賊作父下去……

回憶片片在歷生腦里滑過,他冷笑的面龐卻是越來越癲狂!

哈哈……

去他媽的知恩圖報,

自己畢恭畢敬,比司馬榮親兒子還多出無數倍的孝順,原來是狗血至極的認賊作父。

去他媽的兄友弟恭,

父親要不是顧念兄弟情義,當年在發現司馬榮通敵叛國時,及時大義滅親,懲奸除惡,又怎會給司馬榮倒打一耙的機會,致使整個歷家及其下屬們萬劫不復。

去他媽的謙謙君子,

要不是自己優柔寡斷,聽到老乞丐的話後還想先禮後兵,又怎會再給司馬榮可乘之機,被誣陷、被險些亂棍打死!

去他媽的忠肝義膽,

父親一生赤膽忠心,戰功赫赫,敵不過司馬榮及其犬牙的陰險狠辣。

那些他們歷家世代拚死守護的大梁百姓,在歷家滿門遭屠後,沒有一人記得他們的功績,連歷家祖墳都被刨開鞭屍。

他自己這個歷家餘孽,到現在都還時不時要遭路人的譏諷、謾罵!

而自己還覺得這是自己該承受、該還的!

哈哈……

自己恭敬虔誠、循規蹈矩渴望洗刷恥辱,成為一個受人尊重的人,

到頭來,卻活成了一個笑話,一個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

他如此!

他的父親也如此!

哈哈……

去他媽的規常人倫,

去他媽的名利厚望,

去他媽的義薄雲天,

歷家兩代的不得好死,夠了!

真的夠了!

在這是非難辨、人心無常的世界!

從今往後,只要他還活着一天,他就只願當個隨心所欲的瘋子!

「瘋子!」

想到這個詞,歷生不禁大笑出聲,笑聲張狂而放肆,

讓他在這瓢潑的雨夜,顯得愈發癲狂病態!

「對,做瘋子好,哈哈,瘋子……」

笑聲越來越癲狂,一如他發熱的腦子,漿糊而狂躁!

「咚咚咚!」

半晌後,冷白的指節叩響丞相府安靜的豪門。

一遍不開,那就一遍遍。

「大半夜的,誰啊?」

守門的人還不知道這是索命的聲響,在連續的敲門聲中,不耐煩的應了一句,緩緩拉開一道門縫。

看清門外袒胸露乳,皮膚上滿是淤青,長發披撒,渾身惡臭,笑容如鬼魅般邪祟的少年。

還有些睡眼惺忪的守門人,頓時嚇得一個激靈,牙齒打顫,

「少……少爺……」

眼前之人正是丞相的義子,歷生。

丞相一直對這個義子很關照,府里下人也尊稱他為歷少爺。

歷生為人一直低調內斂,含蓄寡言,可昨日卻突發酒瘋,妄圖**丞相最寵愛妾,還好丫鬟及時發現,才沒讓他得手。

可他昨天不是已經被丞相打死丟進臭水溝了嗎?

大家還在議論歷生忘恩負義,骨子裡如他爹一樣犯賤,他怎麼會突然回來?

不對,這不是人,是鬼!

「鬼啊!」

出神一瞬,守門人立馬反應過來,嘴裏大叫一聲,手忙將門用力推上!

「嘿嘿!」

使出吃奶力氣狂推的門,卻反而開的更大,隨之是歷生笑着的痴傻聲音。

「我記得你也是打死老乞丐的人之一!」

門被重重反推開,

守門人被撞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一邊哆嗦着往後挪,一邊看着如鬼魅般陰暗的歷生連連搖頭,

「鬼少爺,鬼少爺,別殺我,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

歷生上前一步捧住他的頭,蒼白的臉上笑容燦爛,

柔聲安撫,

「放心,不疼的!」

「喀嚓」

話音落下,守衛還未說完的話徹底卡在脖子里,面對着歷生的臉龐硬生生切成了後腦勺。

鬆開冷白指節,看着守衛摔倒在地,鮮血溢出將地面染紅,

歷生臉上的笑容愈發痴傻,

「真好看!」

「噗通!」

正欣賞着,歷生忽然聽到旁邊聲響,抬眼看去,那是一個胖守衛,也是打死老乞丐的人之一。

「嘿嘿,還有你……」

歷生痴痴傻傻笑着,抬腳朝他走去。

「鬼,有鬼啊!救……」

聽到敲門,胖守衛也迷迷糊糊的醒來,可還不待他好好伸個懶腰,就看見同伴被披頭散髮的厲鬼扭斷脖子。

頓時嚇得癱軟在地,小便失禁,只得哀嚎出聲。

然而,隨着喀嚓一聲響,他呼救的聲音也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