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的魔尊,我寵! 我的魔尊,我寵!第10章 隱形人在線免費閱讀_芙楓小說
◈ 我的魔尊,我寵!第9章 相見不如永不相見!在線免費閱讀

我的魔尊,我寵!第10章 隱形人在線免費閱讀

白衣男子目光仍追隨着奔向馬廄的歷生,臉上笑容越發寵溺,

「他受傷那麼重,暫時傻一些才好!」

矮個男子點點頭,

「那這些信等公子報完仇我便直接公布出去,那些通緝令要不要撕了?」

刑部的人畢竟還是有些腦子,他們沒理所當然相信司馬榮等人就是漂亮中年殺的。

在查出歷生屍體消失後,便火速下發了通緝令通緝歷生。

當然,那個漂亮中年也別想出來了,他為自保拚命曝出司馬榮黑料,

說的多了,連自己曾經殺了人才被撞見的司馬榮藏入金屋之事也一併抖出。

還有這司馬家,單憑漂亮中年現在曝出的那些黑料,都足以誅連九族。

「不用,」

白衣男子淡笑搖頭,

「擬一份真相告知,附上這些證據直接貼在通緝令旁,他與這塵世緣分將了,這些人會怎麼對待他已不重要。讓真相大白就好!」

「好!」

矮個男子應着,

看向還在一臉寵溺看着歷生的白衣男子,長長嘆息一聲,

「少爺,將公子推給九淵魔尊,你當真捨得?萬一公子愛上他怎麼辦?」

自家公子雖從未說過喜歡歷生,哪怕是與歷生的上一世朝夕相處時。

可自千歲起就陪在公子身邊的他知道,自家公子對歷生的喜歡,也如歷生前世對他的喜歡一樣,

絕不是朋友之情,兄弟之情,

那是深入骨髓的愛!

不然不會為歷生付出那麼多!

可他怎麼捨得親手將歷生推給九淵魔尊?

在推算出歷生往生命數後,早早便將囚仙戒交付歷生祖父,

似是早就再等這一天到來。

「他已經愛上了!」

聽矮個男子問出,白衣男子直接脫口而出,聲音低沉悲涼,

寵溺的笑也瞬間籠上一層濃濃酸楚,

但他很快便回過神來,表情恢復如常,在矮個男子頭上輕拍一下斥道:

「小三,你個小屁孩怎麼越來越沒譜了,什麼叫我舍不捨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有什麼好捨不得?別忘了,他要想復仇,九淵是他必不可缺之人!」

「我都三萬歲了,你還叫我小屁孩!」

小三白了他一眼,又盯着他眼睛質問道:

「既然只是朋友,你怎麼不敢親自去見他?」

「這不是見了嗎?非得面對面說話才叫見?以後別再說這混賬話!走,跟上他!」

白衣男子也白了他一眼,隱去身形,又閃身飛出。

方才還從容的笑臉瞬間苦澀成冰。

親自去見歷生,他何嘗不想?

他做夢都想成為那個被歷生擁在懷裡的人,

可!

他不能!

歷生能順利往生,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他已經如願!

不該貪求的,不能貪求!

只要歷生平安,只要歷生快樂,只要能助歷生大仇得報,

他願一直在歷生看不見的地方默默守護!

自己的結局早已註定!

相見不如永不相見!

與其讓歷生再對自己動情,最後又生離死別,

還不如讓這情永無生起之期!

自己已經痛夠,

不能讓歷生再痛!

若歷生的上一世也如現在這般放肆,而非那般克制,

若自己當初也大膽些,他們是不是也早就牽手?

結局是否會有不同?

可惜!

過去再回不去!

遺憾只能成為終生的遺憾!

「膽小鬼!心虛!」

見白衣男子快速飛走,小三不滿嘟囔一句,也忙隱去身形,飛身跟上!

囚仙戒內

不染一醒來便看見放在自己旁邊的十幾本畫冊,

懶洋洋拿過一本打開,

當看到裏面那些栩栩如生,讓人血脈噴張的激情繪圖時,驚得立馬坐起身來。

又逐一打開其餘畫冊,

十幾本,無一例外,全是這鬼東西。

氣得他咬牙切齒,狠狠將十幾本畫冊砸在地上。

「兔崽子,老子讓你睡已是仁至義盡,你休想把那噁心東西放我嘴裏!休想讓老子配合你做那些噁心動作!」

咒罵一句,他憤怒的目光又朝囚仙戒外看去。

外面,拎着一把長刀的歷生,身上已是血跡斑斑,

正一臉獰笑着逼近一個縮在角落的精瘦男子。

精瘦男子渾身顫抖,口中不住哀求,

「歷都尉,別殺我,別殺我,是司馬榮當初拿我家人性命威脅我,我才被迫偽造那些你父親通敵之信的。」

「呵!」

歷生輕笑一聲,用刀尖挑起他下巴,

「林大學士,我記得整個朝野,宣揚秉正無私,疏親敬賢,呼聲最高的可是你。你肯定記錯了,我幫你看看你心口一不一。」

話音落下,他刀尖猛然挑起,一刀將精瘦男子半個下巴削落。

「啊啊啊!」

在男子的慘嚎聲中,歷生笑臉越發癲狂,

鋒利刀尖一寸寸從他脖頸削開至心口的皮肉,形成一道鮮血淋漓的皮肉溝壑。

看着那突突跳動的心臟,

歷生失望搖頭,

「哎!還真是不一樣,一個是兩瓣,一個是一團。這樣可不好看,得一樣才好看。」

說罷,他刀尖又移至精瘦男子心臟處,

手腕一絞,將藏在肋骨縫下的心臟剜出長長一塊來。

挑開碎肉,歷生滿意點頭,

「不錯,這下就都是兩瓣了。」

精瘦男子早在他的折磨中氣絕身亡,不過歷生還不肯放過他,

目光又移向他手指,

「這雙手實在不配抓筆,別要了。」

兩道刀光起,精瘦男子十個指頭連着半個手掌飛向異處。

「這臉也別要了,你不配要臉!」

又是一道刀光後,精瘦男子面部成了一塊整齊肉餅。

做完這些,歷生終於滿意點點頭,

一臉陽光笑着,走出屋子,走向外面早已火光衝天的院落。

看着一個個身上燃着火,哭爹喊娘着或打滾,或四處奔逃的學士府親信,

歷生臉上笑容越發燦爛……

看着他的笑,囚仙戒內,

不染唇角漸漸勾起,

「兔崽子,你很有入魔的潛質嘛,要不隨我入魔得了,你要入了魔,仙族會如何?哈哈……」

同樣看着穿行在火光中的歷生,

隱着身形的小三,卻是有些擔憂,

「少爺,公子心性怎麼變得這麼殘暴?以後他不會墮入魔道吧?」

「呵!」

同樣隱着身形的白衣男子,輕笑一聲,

「縱是成魔又如何?那些坑害他的人豈不比魔更可恨?」

最後從牙縫中擠出的幾個字,低沉冷冽,寒意滲人。

「也是!」

小三點點頭,長長嘆息一聲,

「滿嘴仁義道德,滿肚男娼女盜的卑鄙,上界比這裡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大大方方做個把惡寫在臉上的魔,反而光明磊落。」

「嗯!有長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