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在這個時候離開。

我聽着那些話從不辯解,倒是伺候我的小丫頭青芸在外面受了氣回來,自己躲着哭。

老祖母讓我挑丫頭的時候,就不斷強調,說席鈺不喜歡太多奴僕在他院里伺候,我也就只選了一個丫頭,她讓我想起了小雀,我常常在想,要是小雀那個潑皮在我身邊的話,我的日子會不會好過一些。

很快我就跟着管家去轉了轉席鈺名下的鋪子還有田產,比我想像中多了許多,管理起來並不容易。

第一天去鋪子里查賬,因為什麼都要學,所以到夜幕降臨時才歸府,可大門早已經下了鑰,後門也緊閉着,敲門也無人應答,我今日出府查賬,府里大多人是知曉的,這一看就是席瑩做的,她看我十分不順眼。

初冬時節,寒風刺骨,一旁的青芸又低聲哭了起來:「定是二小姐做的,這府里就她最跋扈,這樣的天,被關在外面,凍不死也要舍半條命。」

我接過她手裡的燈,圍着府繞了一圈,找到了一棵樹,正好貼近圍牆,我攀着樹榦,兩腳輕輕一蹬就上去了。

青芸十分驚詫她忙道:「公主,你這是做什麼,這樹這麼高!」

爬樹對我來說就是小事一樁,每當春末,宮裡的梨樹結了果子,我就爬上樹去摘,之前小雀她們也像青芸一樣,擔憂得不行,可後來她們就漸漸習慣了,還說我就是長在樹上的。

我在牆上走着,選了一處矮地跳了下去,如我所料,這外院連個值守的人都沒有。

青芸讓我去告訴老祖母,可我也沒有這麼不自量力。

席瑩那天說了那樣的話,都沒有人說她一句不是,我又何苦去自討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