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種被人捧到雲端,又重重落下的感覺,讓我夜夜不得安眠。

我出嫁的前一天,江之遙回來了,他跪在勤政殿外,求皇兄收回成命。

若是沒有這場婚事,想必我是要嫁給他的,有他在我會很安心,每次我犯錯的時候,他總是說:「箬箬不怕,有我在。」

宮裡來來往往的人都在看着他,江之遙身上的甲胄還沒脫,蓬亂的頭髮隨意耷拉在肩頭。

他竟然硬闖皇宮嗎?我揪着心站在遠處看着他。

不久皇兄出來了,他抓着江之遙的衣襟,把人提到跟前,怒視着他:「江之遙,是朕對你太寬容了嗎?朕是君,你是臣,你這是在逼朕。」

江之遙直愣愣地對上他的眼睛,帶着十足的挑釁:「臣一刻都不敢忘,臣親自回來請戰,還望皇上收回和親的聖旨。箬箬她不能去和親,只要我還沒戰死,她就不能去和親。」

皇兄怒極,他揪着江之遙的衣領憤恨道:「你江之遙的命能有多值錢,你糊塗就罷了,難道你要帶着我大燕將士去陪葬嗎?」

「將軍藐視皇命,鞭刑五十。」

皇令一下,所有人都為之一驚,在這之前,人們都覺得皇兄與江之遙有同門之誼,是他的心腹,如今一看,君是君,臣是臣,沒有半分情誼可言。

在勤政殿外受刑,無非就是折辱江家,震懾眾人,大燕現在需要江之遙,這一罰,恐怕會使臣子寒心。

我扒開攔住我的宮人,沖了過去,江之遙一抬眼就看見了我,凌厲的目光瞬間軟和下來了,他被人按到了地上,扒掉了甲胄,高高揚起的鞭子一下又一下地落到了他的背上,觸目驚心的鞭痕就綻放在他後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