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得大酋長對那塊寶石也很感興趣,如果我把這塊寶石的下落告訴你,大酋長能給我什麼賞賜。」

  都摩支眯着眼笑道:「我是聽說你們國王為這塊寶石失去了兩個兒子和王后,所以才感興趣,不過你要先告訴我,這塊寶石到底是為什麼重要?我才能決定買不買你的消息。」

  那蘇寧嘆了口氣,緩緩向都摩支訴說出了寶石的來歷。

  「這塊寶石是四百年前由波斯拜火教教主帶到康國,傳說它是光明神阿胡拉馬茲的三個化身之一,在寶石里可以看到他的眼睛,所以又叫做『光明之眼』,一直供奉在康國薩末健的襖祠之內。

  四十二年前,大食悍將屈波底攻克薩末健,焚毀了襖祠,『光明之眼』幾經輾轉,最終落到石國先王的手中,被鑲嵌在權杖上,成為石國王權的象徵。

  在國王的眾多子嗣中,誰得到『光明之眼』,誰就能繼承王位,可是兩年前,國王病重,這塊寶石便離奇失蹤了,三王子坎波也同時失蹤,至今下落不明,我也因為這件事被趕出了王宮。」

  都摩支背着手走了幾步,好奇地問道:「你是說誰得到『光明之眼』,誰就能繼承石國王位,是這樣嗎?這不就類似漢人常說的傳國玉璽么。」

  「確實如此,這是先王定下了規矩,不過前提必須是石國的王子。」

  「這個我知道!」

  都摩支一擺手道:「好吧!我買你的消息,你出什麼價格?」

  「我不要錢,只要大酋長把頓多銀山給我開採五年,並約束部眾不要騷擾它,就可以了,五年後,我把銀礦交還給大酋長。」

  「你算得到挺精明,好!我們就一言為定,你說,那塊『光明之眼』現在在哪裡?」

  「在凌山口粟樓烽戍堡一個姓李的唐軍士兵手中。」

  那蘇寧走了,旁邊都摩支的兒子都羅仙笑道:「這個粟特人倒也不貪心,我以為他要獨佔頓多銀礦呢!」

  都摩支笑道:「這是他聰明之處,他知道我不會真的給他頓多銀礦,所以只提開採五年,也好,讓他先組織人力挖礦,過幾年後,等他經營起來,我們再接管銀礦,那時我們還擔心什麼呢?」

  「可是父親要那塊寶石又有什麼用?」都羅仙眉頭一皺又問道。

  都摩支老謀深算地笑了,「這你就不懂了,石國不就是一直想染指碎葉川嗎?

  要和咱們結盟,等有這塊寶石,我就扶持二王子遠恩登位,等那時不是石國吞併碎葉川,而我都摩支吞併他石國。」

  說到這裡,都摩支又拍了拍兒子的肩膀,「我知道你一直想娶石國的俱蘭公主為妻,等拿到這塊寶石,我就拿它作為聘禮,為你正式提親。」

  都羅仙的眼中露出期盼之色,他興奮地道:「父親,讓我去奪取這塊寶石。」

  都摩支的眼中流露出一絲陰鶩之色,「我也是這個意思,粟樓烽戍堡,我早就想拔掉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