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2)

  這時席元慶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你們不要老是馬球、馬球,要想想怎麼樣才能撈到打仗立功的機會,

  他心情有些不好,喝了幾杯悶酒,心潮起伏,不由長嘆一聲道:「大丈夫在世不過短短數十年,這樣一年年過去了,我已三十有二,幾時才能痛痛快快打一仗,立下不世功勞,封蔭妻子。」

  「明年吧!我估計明年我們都將有一次打仗的機會。」李慶安微微一笑道。

  「你有什麼依據?」幾個人見李慶安說得非常自信,都不由一愣。

  李慶安知道,明年是天寶六年,歷史上的這一年將有一場關係到高仙芝命運的戰爭,戰爭的具體細節他不知道,但他卻知道大方向。

  「我的依據很簡單,大唐積蓄了力量幾年,該是對吐蕃用兵的時候了。」

  「你是說小勃律?」段秀實沉吟一下道。

  「成公,你以為呢?」

  段秀實點了點頭,「或許吧!吐蕃扼住小勃律要道,不僅使大唐失去吐火羅,而且小勃律也成為吐蕃侵犯安西的後援之地,也使突騎施勾結吐蕃成為可能。

  開元以來,大唐三次征伐小勃律,三次失敗,現在突騎施人衰敗,時機漸漸成熟,我也覺得不是明年就是後年,大唐肯定還要再征小勃律。」

  「那我們就等待這一天,大家乾杯!」席元慶一舉酒杯。

  「干!」四人將酒一飲而盡。

  就在這時,樓梯口上來一個年輕的女子,窄袖短襦,榴花長裙,後背弓箭,手執一把三尺青鋒,四周張望,似乎在尋找空位子。

  李慶安一下愣住了,冤家路窄,她怎麼也來了龜茲?

  「霧娘,這裡,這裡!」段秀實忽然向她招手喊道。

  「成公和她認識?」

  李慶安瞥了一眼段秀實,叫得這麼親熱,該不會是他的什麼情人吧?

  段秀實呵呵笑道:「龜茲城沒有人不認識她,很快你也會認識了。」

  那女子聽有人叫她,回頭找了一圈,忽然看見了他們幾個,不由大喜過望。

  「段小劍、白蠟棍,還有席慢槍,你們怎麼在這裡?」

  她笑着跑了過來,忽然一眼看了李慶安,呆了一下,失聲道:「你怎麼也在這裡?」

  李慶安乾笑兩聲道:「我是來給你送豹皮的,你既然付了錢,貨當然要給你。」

  「一張破獸皮,我才不稀罕呢!」

  女子撇了撇嘴,用勁推了一下白元光,「白蠟棍,你坐過去點。」

  她坐了下來,向夥計招了招手,「小二,給我先來一塊餅,我肚子餓壞了。」

  白元光殷勤地給了她倒了一杯酒,笑問道:「霧娘,這幾個月你跑哪裡去了?怎麼會認識我們新弟兄?」

  「我去拔煥城和疏勒逛了一圈,累得不行。」

  霧娘像個男孩子似的將酒一飲而盡,俏麗的臉升起了一抹霞紅,她瞟了一眼李慶安。

  忽然想起他居然不肯賣給自己豹皮,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們三個,這個傢伙在拔煥城欺負我,你們替我狠狠教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