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秦楚渝順着小七指的方向一看,果然在一個水果攤面前看到了他的堂哥秦龍宇。

在他的身邊還有着一個剛剛到他肩膀左右,和他依偎在一起的女孩。

秦楚渝拖着坐在行李箱上面的小茗、拉着小七走到他的身後,正在專心挑水果和女孩有說有笑的秦龍宇並沒有注意到有人靠近。

「喲,大爺,今天輪休啊?」

聽着耳邊傳來一個淡然、充滿磁性的聲音,秦龍宇下意識一轉頭,看到出現在他身邊的秦楚渝,忍不住錯愕了一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喂,你傻了?」

直到秦楚渝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秦龍宇這才反應過來,臉上也是湧現出一抹驚喜。

看着眼前很久不見的秦楚渝,秦龍宇反手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笑罵著說道:「好傢夥!你終於捨得回來了啊!」

「輕點輕點。」秦楚渝忍不住齜牙咧嘴了一下,臉上也是止不住的笑容。

目光轉移到秦龍宇身邊的女孩子,秦楚渝也是有些驚訝:「耶?這不是小小嗎?」

陳小小對着秦楚渝笑着打招呼道:「楚渝,好久不見了。」

秦楚渝笑着說道:「我就說當初你們倆有問題,你還不承認,好傢夥,我一走就全都暴露出來了吧?」

陳小小是秦楚渝的初中同學,還跟他同班,兩人的關係還算不錯。

而秦龍宇也只比他大幾個月,讀初中的時候,是和他同一屆,就在他隔壁班。

他倆的關係不是從小就好,反而小時候因為秦龍宇搬出去住,關係一般,直到讀了初中,兩人漸漸熟絡起來,關係才好了起來。

初中的時候他就發現陳小小老是往隔壁班跑,目光也是一直都在自己這個堂哥身上。

那時候的他就猜出了點什麼,還開玩笑說,要不他做個媒,給她和自己這個堂哥搭線。

那時候的陳小小還氣惱的拿書本砸他,惹得秦楚渝一陣哈哈大笑。

誰也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還真的在一起。

似乎也是想起了往事,陳小小有些靦腆的笑了笑。

秦龍宇則是沒心沒肺,齜着個大牙,笑着說道:「好了好了,先不說這個了,走走走,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我必須給你好好安排一下,給你接風洗塵!」

「好啊,那我可不客氣了,今天非的好好宰你一頓!」

「好說好說!別的不敢說,酒,管夠!飯,管飽!」

「呃呃呃,阿龍伯伯,阿龍伯伯!」

直到聽到腳步傳來軟糯好聽的聲音,秦龍宇這才反應過來,看到了秦楚渝身邊的兩個小糰子。

「哎呀!小七小茗也回來了!給阿伯伯抱抱!」

看到這個穿着一身粉色小裙子,還戴了很是可愛的小熊帽子的小七,還有坐在行李箱上,穿着小白裙戴着小貓帽子的小茗,秦龍宇也是心花怒放,一把就先把小七抱了起來。

秦龍宇伸手捏了捏小七那肉乎乎的小臉,笑着說道:「小七有沒有想阿龍伯伯啊?」

「想!」小七笑嘻嘻的說道。

小茗揮舞着小手興奮的說道:「小茗也想!」

「好好好,伯伯也很想你們吶!」秦龍宇笑眯眯的摸了摸小茗的小腦袋。

秦楚渝笑了笑,說:「她們剛才可是一眼就把你認出來了,我都還沒注意到你在這邊。」

「是嗎?小七和小茗這麼厲害呀?」

秦龍宇有些驚訝,他和小七她們才也只見過一面,沒想到隔了這麼久,這兩小妮子居然能一下子就認出自己。

「嗯嗯!小七一直記得阿龍伯伯的模樣,小七在那邊就看到阿龍伯伯在這裡了,所以就讓爸爸就帶小七過來找阿龍伯伯了!」看到了之前對自己很好的伯伯,小七也是激動的拿着小手一陣亂比劃。

「哇,小七真棒,來,給伯伯親一下!」

說著秦龍宇就想親一下小七那張可愛的小臉,卻沒想到引來了小七的嚴重抗議:

「呀呀呀!不要!阿龍伯伯有煙味!」

看着這麼抗拒的小七,秦龍宇這才反應過來,有些尷尬的笑笑,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伯伯剛剛抽煙了,伯伯把這個給忘了。」

秦楚渝也是有些無奈的笑笑。

小七和小茗這兩孩子最討厭的就是酒味、煙味 還有香水味等一系列刺鼻。

尤其是煙味,她們是一點都聞不了,聞了就頭暈腦脹的。

這也就是為什麼秦楚渝從不抽煙的原因。

哪怕是喝酒,要是喝多一點,他都得睡外面的沙發上。

不然保不齊會被這倆閨女撓一臉。

「沒事呀,那我親一下伯伯就好了。」

說著,小七就親了一下秦龍宇的臉頰,這一下不僅化解了秦龍宇的尷尬,也讓秦龍宇更喜歡這個小糰子了。

秦龍宇彎下身子,笑眯眯的看着小茗:「那小茗要不要給伯伯也香一個!」

「要!」小茗一抬頭,也在秦龍宇的另一邊臉頰親了一下。

秦龍宇滿足了。

「來,小七,姐姐這裡沒煙味,來姐姐這裡。」 陳小小也見過小七,對於這個可愛懂事的孩子,她也是記憶深刻。

她從秦龍宇那裡抱過小七,直接就在她又滑又嫩,Q彈綿軟的小臉狠狠親了一下。

「嗯?小七你身上怎麼還帶着一股奶香,好好聞誒!」

陳小小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瞬間眼前一亮,抱着這個軟萌的小傢伙不斷貼貼,還時不時逗逗這個小傢伙。

當然,她也沒忘了一旁的小茗,這個抱抱,那個親親的,眼睛全冒小星星。

相對比小七有些靦腆,小茗就是個天生社牛,一點都不怕生,很快就和陳小小玩到一塊去了。

於是幾人就一起逛着集市,一邊聊着天,一邊買着東西。

「這次打算回來多久?」秦龍宇問道。

「挺長一段時間吧,我打算讓小七她們在這裡讀一個學期的幼兒園,要是好的話,就在這裡讀一年。」秦楚渝說道。

秦龍宇:「那挺好。那你是打算讓小七她們在這裡升小學嗎?」

秦楚渝搖了搖頭:「不,小七她們小學不在這裡讀,我已經有其他安排了。」

雖然老家現在發展迅速,但教育水平依舊比不上那些大城市。

秦楚渝不想讓小七她們落在起跑線太多,打算讓小七她們不是在魔都就是在帝都上學。

「哦哦,原來是這樣。」

四人買了一些東西,秦龍宇就開着車,帶着秦楚渝還有小七她們回去了。

秦楚渝的老家是在桂城的一個農村裏面。

相對比五年前他離開的時候,五年前的「水泥路」現在已經變成了真正的水泥路。

公路也不止擴大了一倍。

路更好走了,交通也更便利了。

以前要從老家裡出來到集市這裡,最少也要二十多分鐘。

現在五六分鐘,秦楚渝就可以看到了自己原來住的那個地方。

「記得,晚上一起出去玩,大家一起來聚一聚,我到時候來接你。」

「好。」

秦楚渝抱着小七她們下了車,看着眼前這棟三層小房子,心裏頓時百感交集。

這裡就是他從小待到大的地方。

雖然這裡的裝修算不上豪華,甚至可以說是有些簡陋。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裡承載了他很多美好的記憶。

包括那已經回不去的童年。

曾經泥濘的道路,已經變成了好走的水泥路。

夏日裏乘涼的龍眼樹現在碩果累累,連枝丫都被壓彎了。

只可惜,以前很多的芭蕉樹,現在也只剩零零散散的兩三棵在水井旁。

「這麼久沒回來了,也不知道爸媽怎麼樣。」

懷着有些忐忑的心情,秦楚渝一手抱着小七,一手拖着行李箱,走到了大門前。

大門並沒關,輕輕一推就能夠推開。

可能是因為已經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廚房裏面傳來「哆哆哆哆」,菜刀不斷和菜板碰撞的聲音。

伴隨着「刺啦」的一聲,一陣飯菜香味就飄了出來。

與此同時,一聲有些急躁暴躁的聲音忽然響起,差點沒把廚房都給掀了:「龍夜,你吖死哪去?!丟卡咩的!讓你拿個盤子磨磨蹭蹭那麼久!」

「來了來了!」

一個看上去二十來歲的青年,一手拿着手機,一手拿着一個盤子,急匆匆的跑了出來,就在他進廚房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忽然就看到正走進來的秦楚渝還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小糰子。

一瞬間,他就愣住了,整個人站在廚房門口一動不動。

「瓜皮,那個盤子都磨磨蹭蹭,你站在這裡看你二大爺呢!」

一個看上去二十六七的女人罵罵咧咧的從廚房裏面走了出來,拿過他手上的盤子,順手就「哐當」一聲,那個不鏽鋼盆就砸在了他腦瓜子上,沒好氣的說。

不過,當她看到秦楚渝和小七她們的時候,整個人也是呆住了,滿臉震驚。

看着呆傻的兩人,秦楚渝微微一笑,說道:「嗨,老姐,龍夜,好久不見。」

秦瑤愣了片刻,然後就反應了過來。

「啊啊啊啊啊!老二你終於回來了!」

秦瑤一個閃身就來到秦楚渝面前,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熊抱!

秦龍夜也是一臉驚喜的對着屋裏面喊:「爸,媽,我哥他回來了!」

「誰?誰回來了?」

當秦爸秦媽走出來的時候,看到他們也是滿臉的驚喜。

看着自己爸媽頭上漸漸多出了的白髮,秦楚渝的鼻子也是微微一酸。

他努力強撐着一抹笑容,輕輕呼喚了一聲:「爸,媽,我回來了。」

「哎呀!小七小茗回來了!快給爺爺抱抱!」

「你死開!一身煙味還想抱我孫女?」

原本還有些自責的秦楚渝目瞪口從他身邊掠過,直奔小七她們的爸媽,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了起來。

好傢夥,原來是衝著小七她們來的。

得,這下醞釀的情緒全沒了。

秦爸抱着小茗,秦媽抱着小七,秦媽咯咯直笑的問道:「小七,還記得奶奶不?」

「記得。」小七奶聲奶氣的說了一句。

秦爸則是笑眯眯的問小茗:「那小茗還記得我是誰嗎?」

「記得,您是爺爺!」

這一聲爺爺叫的秦爸心花怒放:「哎呦!我的乖孫女喲,真乖。」

「來,爺爺給你點零花錢,讓你去買點好吃的。」

說著,秦爸就從兜里錢包里抽了三四張百元大鈔,遞給小茗。

秦媽則像是跟他坳上了一樣,也拿出了自己兜里的錢包,抽了七八張百元大鈔遞給小七:「吶,小七,奶奶也給你一點零花錢,你和妹妹都去買一點好吃的。」

見狀秦楚渝連忙攔着:「爸,媽,您們這是幹嘛,小七她們還小,不用……」

「什麼不用?!」

還沒等他說完,秦爸就「惡狠狠」瞪了一眼一眼秦楚渝,對這個「不孝子」說道:「我孫女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我給她點錢讓她買點好吃的怎麼了?」

「倒是你,五年了,也不知道多帶我孫女回來多看看我們,咋滴?想等我們入土了再帶回來給我們上墳啊?」

「就是!」秦媽也在一旁幫襯。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尋思着你們不喜歡小七小茗嗎……」

秦楚渝可記得,當初抱小七她們回來的時候,他爸媽一副陰沉得恨不得抽死他的模樣。

沒想到,幾年過去了,秦爸就翻臉不認了:「誰說的?誰說我不喜歡小七的?我最喜歡小七小茗了,小七小茗,你說是不是呀?」

面對自己兩個寶貝孫女,秦爸瞬間轉換成了一副慈祥和藹的笑容,說話也是輕聲細語的。

這副反差,倒是弄的秦楚渝哭笑不得起來。

見忤逆不了自己老爸的意思,秦楚渝衝著小七和小茗遞了個眼神。

小七立馬心領神會,接過那幾張紅票子,對着秦媽乖巧說道:「謝謝奶奶。」

小茗一晚上接過了那幾張紅票子,奶聲奶氣的說道:「謝謝爺爺。」

「誒!不客氣,走,爺爺帶們你摘龍眼去,好不好啊?」

「好!」

「好耶!」

看着走出去的一老兩少,秦楚渝也只能無奈的笑笑。

「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