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後,我成了室友的丫鬟第4章 新身份get在線免費閱讀

穿越後,我成了室友的丫鬟第5章 不一樣的景玉瑤在線免費閱讀

晚上,景玉瑤原本想讓我跟她一起睡,但我拒絕了。再怎麼說,這架空的國家也是正處在封建時期,小姐和一個來路不明的人睡在一間屋裡,傳出去景玉瑤的名聲可就毀了。

無奈之下景玉瑤只好和阿蘭一起,幫我收拾出了一間廂房。房間很小,只能放下一張床和一張桌子,好在房間通風不錯,一點都不悶熱。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夢中情房,安全感十足。

折騰了半天,我實在是太累了,沾床就睡,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

鑒於某個倒霉蛋穿越都沒穿個好身份,甚至可以說是個黑戶,作為倒霉蛋本蛋的我唯一能留在景玉瑤身邊的正經理由,就是留在景府里做個丫鬟。

景玉瑤把我和阿蘭叫到她的屋裡。

景玉瑤自然不會告訴阿蘭我們兩個都是穿越過來的,只說與我一見如故,想讓我留在她身邊。

「穿越後第一次會議之關於李富貴如何做丫鬟」,正式開始。

景府里主子的院子都是兩層,分為內院和外院,同樣的丫鬟也分為兩種。

一種是外院丫鬟,負責院子里洒掃漿洗等體力活,平時也沒什麼機會在主子面前露面,大都是從人牙子手裡買來的。

另一種是內院丫鬟,負責貼身伺候主子,這些丫鬟家世清白,甚至還有沒落家族中的小姐。

「我很小就被爹娘賣到了景府,前夫人心善,讓我留在小姐身邊。幸好遇到了前夫人和小姐,我才能有現在的好日子。」阿蘭說著,眼中有淚花閃爍。

景玉瑤見狀握住了阿蘭的手,阿蘭似乎有些受寵若驚,想撒手又不敢,小臉漲的通紅。

我們三人相視一笑,氛圍輕鬆了許多。

整個景府裏面,估計只有這小丫頭是真心對景玉瑤好的,也值得我們信任。

「四小姐身邊的如意姐姐曾經就是一西北小縣令家的庶女,後來家中敗落,無奈賣身為奴,就被夫人安排做了四小姐的貼身丫鬟。」

「阿蘭知道的還蠻多嘛。」景玉瑤調侃道。

「小姐你又取笑我。」阿蘭頓了一下繼續說,「這本也不是什麼秘密。如意姐姐進府的時候已經十二歲了,下人們都說她是來給老爺做妾的,可後來不知怎的,就做了四小姐的貼身丫鬟。」

我和景玉瑤對視一眼,吃到瓜了。

有科普小達人阿蘭在,確實給景玉瑤和我在這陌生的景府省去了很多麻煩。

四小姐景玉琅院子里單是外院丫鬟就有十幾二十人,內院丫鬟也有五六個。

反觀景玉瑤這,外院丫鬟只有四個。這四個裏面一個年紀稍大腿腳還不太利索的,叫張婆婆。一個年紀太小,只有十一歲的叫小丫,也就是當時跟阿蘭一起把已經摔死的景玉瑤抱進房間的那個。

剩下的兩個二十來歲,長相清秀,看起來很能幹,叫元心和薈心,我分不太清她們兩個。

至於內院丫鬟,原先只有阿蘭一個,現在又加了一個我。

做景府的丫鬟都要登名造冊,貼身丫鬟更是要寫清家在何處,家中有幾人等問題。

可除了性別,關於我現在這具身體別的信息我全都不知道。

我給景玉瑤去了一個眼神,景玉瑤秒懂。

「對了阿蘭,你剛才說的那個四小姐的丫鬟,叫什麼如意的,她以前不是縣令的女兒嗎,是哪個縣?離咱們這是不是挺遠的?」景玉瑤靈機一動道。

「那個地方好像是叫淮遠縣來着,離咱們這倒是很遠,都快到西北邊境了。」

「哎呀!這不是巧了嘛,我也是從淮遠縣來的。」我一拍大腿,誇張的說道。

「原來富貴姐姐和如意姐姐是老鄉呀。聽說最近西北那邊不太平,蟲災泛濫鬧了饑荒,富貴姐姐應該是逃荒來的吧。」

阿蘭雖然天真,還有點傻乎乎的,但好在人家上道啊。

「是啊。」我暗暗掐了把大腿,硬擠出來兩滴淚,「我家裡本就不富裕,又因為饑荒吃不上飯,我爹娘嫌我是個女娃子,賠錢貨,就把我趕出了家門。我一路乞討來到鄴京,幸好遇到了小姐。」

許是相似的經歷讓阿蘭共情了,阿蘭把我抱在懷裡,也是眼淚嘩嘩。

「好姐姐,咱們如今跟着小姐身邊,不會再受苦了。」

「嗯!」

我透過阿蘭臂彎的空隙,沖景玉瑤比了個「OK」的手勢。

景府的管事問我的家世背景,我把剛才跟阿蘭說的那些話又說了一遍,管事沒再多問。

「簽了身契的丫鬟就不能再用本姓了,你自己再取一個名字吧。」管事說著,眼睛卻沒看我,只是低着頭在紙上寫寫畫畫。

「就富貴吧,好聽也好記。」

管事聞言抬頭看了看我,然後又低下了頭。

「走吧。」

「好嘞!」

我和景玉瑤穿越的第三天,我也漸漸適應了這裡的氣候環境和生活方式。景玉瑤這平時沒什麼人,我雖名為丫鬟,但實際上我跟景玉瑤同吃同住,待遇堪比小姐了。

雖然景玉瑤的待遇也不怎麼樣。

飽暖思淫慾,睡完午覺後我躺在床上思索,古代沒有手機沒有電腦,也沒有小說供人消遣,悶也悶死了。

關於大小姐翻牆的事沒有頭緒,每天在屋裡躺着擺爛也不是個事,得找點事做才行。

我剛走到景玉瑤那,屁股都還沒坐熱,門外就有小廝來報老爺和夫人馬上就要回來了。

「哦,明白了,我是不是得去門口迎接他們呀?」景玉瑤站起來問我。

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景玉瑤又回頭看阿蘭。

「從前老爺和夫人外出歸來時,小姐從來沒有出去迎接過老爺和夫人。除非是像中秋元宵那樣的大日子,平日里小姐幾乎不跟府里其他主子接觸的。」阿蘭耐心地開口。

這失憶梗,雖然土,但實在好用啊。

景玉瑤聽後又坐了回去,不用接,省得麻煩。

過了一會門外又傳來了聲音,緊接着,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就走過來了。

為首的是一位穿着錦衣的中年男人,身姿挺拔,不怒而威,眉眼間與景文靜有幾分相似。中年男人身邊是一位看起來年紀不小卻風韻猶存的婦人,婦人容色清秀,細眉鳳眼,嘴角含着幾分笑意。

我用腳丫子里的泥兒想想也能知道這些人是誰了。

還未等我仔細看,阿蘭就拉着我一道跪了下去,我學着阿蘭有些笨拙地行了個禮。沒辦法,入鄉隨俗,咱也沒有那女主光環,跪就跪吧。

景玉瑤倒是沒什麼動作,只是對着她那個便宜爹的方向歪了歪頭,呲着大牙笑了笑。

「爹爹!」

聽到景玉瑤突然來了這麼一嗓子,景義忠的眼裡閃過了一絲嫌棄,「玉瑤馬上要嫁到瑞王府了,你雖痴傻,但也不能一直這樣隨心所欲。從明天起,去你母親那學些規矩,免得日後進了皇家丟我的臉。」

「什麼臉?是豬臉嗎爹爹?我好久沒吃肉了,他們都不給我飯吃,爹爹我想吃豬臉!」景玉瑤突然站起來走到景義忠身邊,住着他的袖子說。

景義忠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難看起來,不露痕迹的甩開景玉瑤抓住他袖子的手。

「你只要聽話好好學規矩,想吃什麼都可以。」景義忠冷聲道。

「好啊!謝謝爹爹!吃豬臉嘍!」景玉瑤像是沒看見景義忠的臉色,開心的在原地跳了兩下。

「你想不想吃豬臉呀!」景玉瑤「噌」的一下又跳到了陳氏面前。

景玉瑤突如其來的動作把陳氏嚇了一跳,但陳氏好歹是見過大風浪的,轉眼間又換上了那副不可一世的表情。

「玉瑤!」

景義忠沉聲喝道。

「哦。」景玉瑤擺了擺手,坐回了凳子上,不再看二人,低頭絞着手指。

「照顧好大小姐。」

「是。」

我和阿蘭連忙答應着。

我的脖子有些酸了,抬頭打算放鬆一下,結果正好對上景義忠的眼神,一瞬間如芒刺背,我又連忙把頭低了下去。

「我景府的丫鬟也不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做得。若是不知分寸,作出什麼逾矩之事。」景義忠頓了一下,「就拖出去亂棍打死。」

「奴婢不敢。」

「奴……奴婢不敢。」

景義忠揮了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丫的,最後這些話不就是對我說的嗎!

不過這景義忠也是真奇怪,自己女兒都翻牆摔死了他也不知道關心兩句,反而陰陽怪氣的點我一個丫鬟。

我從地上爬起來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看着景玉瑤不由得沖她比了個大拇指。

打發阿蘭去準備晚飯後,我和景玉瑤坐到一塊說悄悄話。

「我景總剛才的表演真有范。」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景玉瑤也有些飄飄然,得意道。

「本色出演嘛。」

「……李富貴我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