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後,我成了室友的丫鬟 穿越後,我成了室友的丫鬟第3章 景玉瑤的秘密在線免費閱讀_芙楓小說
◈ 穿越後,我成了室友的丫鬟第2章 倒霉姐妹成功會面在線免費閱讀

穿越後,我成了室友的丫鬟第3章 景玉瑤的秘密在線免費閱讀

一聲嬌呵從長毛小兵身後傳來,長毛小兵提刀的手頓了頓,轉身看去。

我也看清了說話的人,看樣子好像是個千金小姐,因為這姑娘身上穿的是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粉色羅裙,羅裙上的素色繡花在陽光下顯得格外靈動,她的身後還跟了七八個丫鬟小廝。

羅裙姑娘身量纖纖,明眸皓齒,看起來不過二八年華,一臉的膠原蛋白,此刻帶着怒色的杏眼正死死地盯着長毛小兵。

「鄴京城內,天子腳下,南楚使者當街殺人,是不將我朝放在眼裡嗎?」

羅裙姑娘開口,底氣十足,在我眼裡她就是個救苦救難的活菩薩。

我調整了一下坐姿,換了個舒適的姿勢看着二人battle。

「這臭乞丐侮辱使者,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長毛小兵反問道。

「就算是這小乞丐有錯在先,也自有我朝律法懲治,還輪不到別人越俎代庖。」

「方才他當街阻攔將軍,險些耽誤了會面的時辰,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我們兩國交好。」

這長毛小兵還挺能叭叭,死抓着這塊不放了。

「哼。」羅裙姑娘冷哼一聲,「明明那麼寬的一條街,你們卻隨意驅趕百姓,大街上那麼多雙眼睛都看着了。用不用我們當面對質,找證人來看看,到底是這小乞丐擋了你們的路,還是你們仗勢欺人?」

「你……」

「你什麼你,兩國會面本是好事,你在這欺壓百姓,丟不丟人?」

這麼大一頂帽子扣下來,長毛小兵可承受不住,他低頭思索片刻,眼看討不到好處,對方又人多勢眾,瞪了我一眼後就走了。

羅裙姑娘走到我身邊蹲下來,聲音溫柔動聽,「你沒事吧?」

我腦子裡突然想起了某個零食洗腦廣告,一時間忘了答話。

「你沒事吧?」

羅裙姑娘又問了一遍。

「沒事,沒事就吃溜溜梅。」嘴比腦子快,我下意識接了一句。

說完我就後悔了,這下羅裙姑娘不會以為我是個精神病吧。

那一瞬間,我看到羅裙姑娘的眼中出現了瞪大了雙眼,震驚中甚至還帶着一點點的驚喜?

接下來我和羅裙姑娘就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暗號對決。

「宮廷玉液酒。」

「一百八一杯。」

「天王蓋地虎。」

「小雞燉蘑菇。」

「難不成你是……」

「我是我是!姐妹你也……」

「姐妹?你是女的?」

「……」

羅裙姑娘激動地握住了我的黑手,她那嬌嫩的玉手跟我的樹杈子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她毫不在意。

他鄉遇故知,我感覺這個世界突然又美好起來。

羅裙姑娘把我扶起來,示意我這裡不方便說話,讓我跟她走。我也不見外,屁顛屁顛的跟在了羅裙姑娘身後。

出了衚衕往前走着,周圍人的目光似乎都落在了羅裙姑娘身上,還有幾個人順便瞥了我幾眼。

羅裙姑娘見狀加快了腳步,我還是聽到了有人竊竊私語。已經不算竊竊私語了,畢竟很清晰地落到了我的耳朵里。

「什麼?你還不知道?陛下下旨把景大人家的大小姐許配給瑞王殿下了!」

「哎呦,誰不知道那景大小姐是個傻子啊,瑞王又……」

「傻子配瘸子正好唄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點聲吧你,讓有心人聽見了再往瑞王殿下那告你一狀,這瘦死的駱駝還比馬大呢。」

「切……」

「這景大小姐身後怎麼跟着個黑猴子?」

「嘖嘖嘖。」

「……」

果然,女大學生吃瓜就圖一樂,真吃瓜還得看村口大娘。

這個劇情有點耳熟,十個穿越文里有八個都是這樣的開頭,羅裙姑娘估計就是那個要嫁給瘸子王爺的景大小姐了,妥妥的女主人設啊。

蒼天啊!為什麼別人穿越成大小姐,還能做王妃,我就是個黑猴子!

或許劇情可以再狗血點,其實我才是景家大小姐?那不成真假千金文了,穿越女互掐?

算了吧算了吧,我可承受不住,還是擺爛適合我。

羅裙姑娘帶着我來到一座府邸前,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原來電視劇里還是演低調了,這古代豪宅簡直就像是把家建在大花園裡啊。

入眼便是足有六米寬的磚紅色入戶門,匾額上寫着「景府」二字。府內是標準的四進院,白玉階,琉璃瓦,各種綠植,都是我的知識儲備量完全沒法形容的美麗。府里看着有些冷清,打眼望去沒幾個人。

原來她真的姓景,這個姓氏讓我想起了我的室友景玉瑤。我們倆大學相識,三年來可以說是形影不離,一起兼職,一起吃飯,一起逃課,一起對着帥哥犯花痴……就連我摔倒時也是她第一時間衝進衛生間,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羅裙姑娘帶着我七拐八拐來到她的房間,跟外面的景色一比她這裡直接就像是拉低了好幾個檔次啊,屋裡的陳設看起來都是普普通通的實木,裝飾也少,只有幾個插着茉莉花的花瓶,滿屋都是茉莉花香。

屏退左右後,羅裙姑娘拉着我的手坐到了桌子旁,還給我倒了杯水。

「姐妹,你是怎麼穿過來的呀?」我忍不住問道。

「哎,說多了都是淚啊。」羅裙姑娘輕嘆一聲,「我室友在衛生間洗澡不小心摔倒了,我就進去想扶她起來。沒想到那劣質熱水器竟然漏電,我還沒反應過來呢,直接給我電嘎了。之後我就到這來了。」

我越聽越不對勁,一個荒謬想法在我腦袋裡冒出來。

「你呢姐妹?你是怎麼穿過來的?」羅裙姑娘問我。

「我在衛生間洗澡不小心摔倒了,我看到我室友進來,但這個時候我已經被電麻了,再然後我就穿過來了。」我定定地看着羅裙姑娘說,我想印證一下我的想法。

「握草?!」

羅裙姑娘的反應給了我答案。

「瑤姐!」

「苟哥!」

這是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專屬稱呼。

我撲過去抱住了景玉瑤,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下來,混着鼻涕一起蹭到了她漂亮的羅裙上。

從小到大我都是跟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的,爸爸媽媽外出打工,我是個標準的留守兒童。

小時候被人欺負,他們回家找爸爸媽媽撐腰,而我只有一對年邁的爺爺奶奶,我不敢告訴他們,只能自己默默忍受。

漸漸的,我習慣了用樂觀的外表去掩飾自己脆弱敏感的內心。我以為我足夠獨立,足夠強大了。

直到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遇到景玉瑤,我最好的朋友。

對家人的想念,對陌生世界的恐懼,對險些喪命的後怕,讓我再也忍不住了。

此處哭唧唧,省略一萬字。

平復了一會兒心情,景玉瑤叫人去準備熱水,上輩子沒洗完的澡,接着續上。

「瑤姐,我對不起你,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會被電死。」我抽泣着說。

「哎呀沒事,這不怪你,要怪就怪那個劣質熱水器。就算讓我再選一次,我也會去救你的。」景玉瑤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

「嗚嗚嗚好姐妹一輩子!」

在那一刻我就暗暗發誓,這一次,我也會義無反顧的保護好景玉瑤。

「對了,我還有個問題。那熱水器插座那麼高,就算漏電又怎麼能電到我們呢?」對於被電死這件事,其實我還是很疑惑的。

「要不說咱倆倒霉呢。那牆上和地上都是水,還恰好在你摔倒的時候漏了電,整個寢室只有衛生間不限電壓,那220伏一來,說不定當時咱倆就糊巴了。」景玉瑤說到最後,還捂着嘴笑了笑。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笑。」我嗔怪道。

「既來之則安之嘛。能穿越到這了,也算老天爺厚道,用另一種方式讓我們繼續活着了。更何況,我也想試試不一樣的人生。」

景玉瑤的情況跟我不一樣,她是在姑姑家長大的,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姑姑雖沒有苛待景玉瑤,但終究不是親生的,直到上了大學她才結束了寄人籬下的生活。

我還清晰的記得,大一時景玉瑤紅着眼睛跟她姑姑說學校要交三百塊錢的書費,姑姑在電話那邊大着嗓門說家裡給她交了學費已經沒錢了,讓她自己想辦法。

我們的友誼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瑤姐,你說的有道理,既來之則安之。現在就算讓咱倆回去,也是倆魂兒,還不如在這做個人。」我擦了擦臉上的眼淚,沖景玉瑤笑着說。

「聽話,先別擦了苟哥,去洗個澡吧,你現在的樣子讓我不忍直視。」景玉瑤一臉嫌棄。

我在偏房的浴桶里洗澡,桶里的水足足換了三次才變得清澈起來。期間景玉瑤身邊的丫鬟來換水時我都拿汗巾捂住了自己的臉,真是太丟人了。

洗完澡後,我成功的從黑猴子變成了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