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墳地也不打算放過

第八章 愛到心如死灰

顧南安此刻就像是一個要人命的惡魔,看着傅如密,恨不得將她整個人吞噬乾淨。
他好看的雙眸,閃過一絲陰鷙,下一秒,手中的那把刀,被他扔到了傅如密的腳下。
發出「咣當」的響聲,聽起來是那麼的刺耳。
江孜言望着顧南安,越發的覺得這個男人可怕,就連他的心底深處,也感受到了一絲涼意。
「不可能的!
顧南安,你憑什麼還能活的好好的!
憑什麼!」
傅如密反應過來之後,便驚恐的看着顧南安,這一刻,她幾乎要將所有恨意全部發泄出來,她大聲的抗拒着,表達着自己的不滿,甚至後來,聲音變得嘶啞。
為什麼會這樣呢?
為什麼這個害死了自己父母的男人,連水果刀都殺不死?
她的雙眸漸漸開始渙散無光,也許,該死的那個人是她,而不是他。
說起來,她才是罪魁禍首,而他,不過是個幫凶。
傅如密用力的推開江孜言,絲毫不去顧及他的神色,她一步步的走向前方的牌位。
雙眸暗淡無光,下一秒,只聽到撲通一聲。
她已雙膝跪地,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從顧南安的角度看過去,顯得異常不真實,就好像隨時都要消失一樣。
他的心,無法抑制的抽痛。
這一刻,周圍很安靜,安靜的只有傅如密淺淺的呼吸聲。
還有她細小的聲音,她說。
「爸媽,黃泉路上你們別害怕,等等我,我這就來陪你們,一家團聚……」
話落,她的眸子倏地閃過一抹絕望,而後閉上雙眼。
手中拿着那把刀尖已經彎了的水果刀,刀一側,對着自己的手腕,便準備狠狠割下去。
誰也不知道那把水果刀是什麼時候落在了傅如密手中的。
「不要!」
江孜言只來得及大喊一聲,墨黑的瞳孔倏地放大,儘是驚恐。
「……」
傅如密並沒有感受到疼痛,她只感覺到自己的刀似乎不受控制了。
安靜的房間里,只有男人的悶哼聲。
她睜開雙眼的那一刻,看到的就是一雙修長的大手,正緊緊的握着她的水果刀,而那向來骨節分明的大手,正向外冒着鮮血。
就算是傅如密再傻,也知道此刻發生了什麼。
顧南安竟然?
救了她……
這個事實,她忽然間無法想像,這怎麼可能呢?
又或者說,是自己還沒有從夢中醒來?
這發生的一切,連帶着父母去世的消息,也都是一場噩夢?
如果是這樣,那該多好啊!
她的唇角剛露出笑意,下一秒,男人的另一隻手,已經毫不憐惜的對着她的臉頰,狠狠打了一巴掌。
傅如密整個人失去平衡,側倒在地上,感受到疼痛的她,眼神再次渙散無光。
「傅如密,你最好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別做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否則,我可不能保證,你的父母能不能安穩的躺在地里!」
男人的聲音,再次令她從深淵跌入十八層地獄,這個男人,到頭來,竟是連她父母的墳地,都不打算放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