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被老婆陷害後,我靠聲望系統翻身全文閱讀 第9章_芙楓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齊軍是個音樂人,更是個商人。

之所以願意給出這麼高的價格,也是覺得這首歌會帶來更多的回報!

看着眼前的方青,他心中甚至有些嫉妒。

同樣都是人,怎麼有人能被老天爺追着喂飯。

少年天才,年少有為就算了。

過去了這麼久,對方竟然唱功依舊,嗓子甚至比以前更有魅力。

但他畢竟經歷多,很快調整心態。

和方青這種小年輕比沒有意義,把歌拿到手才是正經事。

不僅是他,現場有「實力」吃下這首歌的人都蠢蠢欲動,生怕自己落後於人。

他們都是內行,自然清楚這首歌背後所蘊含的價值。

陸凱當然也知道自己大哥寫的這首歌是首難得的佳作。也一直覺得這首歌一定會火!

但在看到自己老闆願意出價一千萬買下這首歌的時候,他還是震驚了。

一千萬啊!

目前的市場行情,再好的音樂作品也就三五百萬。

這可是一千萬!

在音樂市場已經是天價了。

他哥是真的牛逼!

他看向方青,等待他哥開口,他無條件支持他哥的決定。

方青一下子被這麼多目光注視也面不改色,不得不承認,哪怕曾經是富二代,一千萬對他也是極大的誘惑。

但是。

這首歌很有可能是他的最後一首歌了。

「齊總,多謝厚愛,這首歌我要留着自己唱。」

齊軍是真的很看好這首歌,各種手段輪番上陣:

「小方,你現在的情況又是這樣的,我就開門見山了,以你現在的狀態,根本無法發揮這首歌最大的價值。」

「我是真的喜歡這首,這樣,我再加一百萬,你看怎麼樣?」

見到已經有人開搶,剩下的人也紛紛出價。

「方老師,不然你賣給我們公司,我們不僅先給定金五百萬,之後的收益五五開。」

「方老師,我們公司再加一百萬!」

「方老師……」

方青還是淡淡:「抱歉,這首我自己留着唱的。」

眾人有些失望,但還是不放棄,萬一就說動對方了呢?

陸凱看着周圍熙熙攘攘,圍繞在方青身邊的人群。

心中多了一份驕傲,這可是他大哥!

正感慨着,手機突然來了消息。

他神色一頓,他哥也太讓人羨慕了。

帶着羨慕,陸凱擠進人群。

「借過借過,有急事需要我大哥處理一下。」

眾人也知道兩人關係好,又各自多推銷了幾句才把方青放出去。

陸凱帶着方青出了門,這才告訴對方:

「哥,有人在這個咖啡館等你,地址我發給你,最好現在去見一見。」

他的表情有些玩味,有些憧憬,讓方青有些摸不着頭腦。

「誰啊?」

陸凱一幅神秘兮兮的樣子:「哥,我不能說,你快去吧,去了就知道了,這次可別讓人家等久了。」

說完不等方青回復,就往回走,一邊走一邊說道:

「哥你好好聊,我回去處理後期。」

方青無奈,這個凱子,還搞啥神秘?

還這次?

搞得跟人等過他很多次一樣。

男廁所隔間內。

實習生現在心裏有點兒慌。

他本來以為自己設了私密,結果點錯了,所有人都能看得到。

而且觀看的人數不斷攀升。

一百萬播放。

兩百萬。

……

兩千萬播放。

他猶豫了好久,直到下班也沒下定決心刪。

他決定賭一把,不刪!

要是這個視頻在的話,他還能趁這股東風去做自媒體,哪裡還需要整天在辦公室做這些雜活。

現在做自媒體火得很。

評論數量瘋長,很快破萬。

「好久沒聽到這種神仙嗓音了,還有這種質量的歌是我配免費聽的嗎?」

「誰啊,坤坤?不對啊,長相不對,我一個男的都覺得帥,而且坤坤哪裡寫得出這樣的歌?」

「這個詞,這個曲,這是什麼新大佬要橫空出世了嗎?」

「這首歌好有故事,有一種直擊靈魂的感覺。」

「天吶,聽哭了,感覺我一路走來真的很不容易。」

「唱歌的誰啊,怎麼搜不到?捂得也太嚴實了!」

點贊評論以及轉發數目都在瘋狂上漲,在路人的助力下,視頻很快就爬到了熱榜。

廣市,城中村內。

男人看着冰冷又公式化的拒絕郵件,眼神麻木。

他已經投了上千份簡歷。

一無所獲。

連肯德基都不招人了。

他有些煩悶,隨手打開抖音,心裏想的卻是,這裡是真的要待不下去了,在外打工還不如回家種地。

看會兒美女視頻放鬆一下,但他一打開抖音,就是個錄音棚視頻。

視頻畫質不清,有點兒模糊,主角遠遠地,看不見人影。

這種視頻怎麼會有一百萬的點贊?

他倒要看看這視頻有什麼不一樣!

「……」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過往。」

他猛地坐起來,突然回想起剛畢業的豪情壯志。

再試一次吧!

他無意間點開評論,看到那些想知道歌手的都點了個贊,然後把簡歷修改一遍,投了出去。

之後就看命了。

而此時的評論區儼然變成了歌手解密區。

「我朋友重病躺在醫院,臨死前最後的願望就是知道這首歌誰唱的,想聽他其他的作品。」

「加一。」

「有沒有人和我一樣,感覺有點兒像方青的聲音?」

「方青?吃點兒好的吧!多少年沒唱歌,現在肯定爛的要死。」

「別提方青,小心這個視頻被某些人的粉絲炸掉。」

「@同事老闆在天堂,作者,這個唱歌的是誰啊?」

「同事老闆在天堂:是方青。」

詢問的人宕機了一瞬,隨後發出了尖銳爆鳴。

「怎麼會是他?完蛋,歌還有可能聽到嗎?」

評論瞬間炸開了鍋。

「好傢夥,還真是方青。」

「不是,他唱功這麼強的?」

「完蛋了,作者,這個視頻怕是保不住了。」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這個熱門視頻下面就被許念念的粉絲攻陷了。

「讓方青辜負我們念念!我們念念賽高!。」

「年糕們,把渣男的相關視頻給舉報了,為我們念寶討回公道。」

「這種道德敗壞的爛人,就應該封殺!」

很快,視頻下面就要多了幾千條「科普」——多人運動男主方青。

十分有組織有紀律。

科普完還不忘讓路人關注一下許念念。

類似的操作在各種消愁相關視頻、文字下面比比皆是。

像冬天的雪球,越滾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