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被老婆陷害後,我靠聲望系統翻身全文閱讀 第8章_芙楓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唱歌之前,方青直接將使用聲望值,提升自己的唱功。

lv3精通級唱功——

lv4大師級唱功。

叮!消耗聲望值100000。

隨後。

這一句出來,連方青自己都頭皮發麻。

他朝外面點點頭,開始正式錄製。

手指撥動着吉他,琴弦在手下微微顫動,發出金屬的嗡鳴聲。

熟悉的前奏之後。

清澈之音伴隨着吉他聲再度響起。

「當你走進這歡樂場,背上所有的夢與想。」

「各色的臉上各色的妝,沒人記得你的模樣。」

方青點頭示意的時候,房間里瞬間安靜下來。

等他開嗓的時候,眾人更是安安靜靜地站在那裡,甚至都沒有人坐下。

他們都在靜靜欣賞這飽含深意的歌詞與動人的歌聲。

其中,齊軍的情緒最為外放。

他飽經滄桑,經歷豐富,在這男聲哼唱中,不禁回憶起自己年輕時候摸爬滾打的日子。

他家境不好,又想做音樂,開始只能住在潮濕的地下室裏面,和老鼠作伴。

到了冬天,十個手指被凍得發紅,連筆都拿不了,只能用布把筆纏到自己手上寫譜子。

但他的歌就像是陰溝裏面的老鼠一般,跑到亮處,等着被人宣判死刑後扔進垃圾箱。

但他不服輸,活生生走出另一條路,憑藉著自己才走到今天。

他還以為自己已經忘記曾經窘迫的生活了。

但是今天聽了這首歌,發現自己甚至還記得隔壁鄰居晾曬的紫色褲衩。

……

「三旬酒過你在角落,固執地唱着那苦澀的歌。」

「聽它在喧囂里被淹沒,你拿起酒杯對自己說。」

方青唱到這句的時候,剛剛出去上廁所的製作人回來。

一開門就聽到了這兩句。

他一下子愣在當場,甚至忘記把門關上,歌聲順着門縫溜了出去。

音樂彷彿有魔力,本來還在專心工作的眾人紛紛放下手中的工作,感受來自心靈的共顫。

「一杯敬朝陽,一杯敬月光。」

「喚起我的嚮往,溫柔了寒窗。」

畢竟是音樂製作工作室的,他們對於音樂都有一定的鑒賞能力,平時也能對一些流行歌曲說得頭頭是道。

但是此時,他們的思緒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捏住了,只能被動地接受這首歌給予的信息。

像是被引誘一般,順着音兒就來到了方青錄音棚的門口。

慢慢地,錄音棚外面的走廊上圍滿了人。

但走廊還是安安靜靜,除了方青的歌聲以外再無其他聲響。

大家都沉醉在這首歌里,品着自己的人生。

走廊深處,瘦瘦小小的實習生放下了扛着的桶裝水,輕輕錘了下自己的肩膀。

聽到不遠處傳來的歌聲,還挺好聽的。

他也聽歌,但是一直覺得現在的歌都很虛,大多時候在無病**,因此相比於現在的口水歌,他更喜歡一些老歌。

但是這首,他覺得比自己喜歡的一些經典老歌還要好聽,還要更對他的胃口。

他向聲源處走去。

到了門口,便鑽進圍觀的人群中。

等他聽了幾句,看裏面在錄音,心裏有些可惜,歌還沒發行,要是能多聽幾遍就行了。

他靈機一動,悄悄拿出手機,放進襯衣口袋,打開錄像模式攝像頭露出來。

他想錄下來之後放到抖音上再多聽幾遍。

發私密就可以了。

越聽,他就越覺得這首歌能攫取人的心神。

陸凱也聽得入了神。

清澈的歌聲彷彿在訴說他哥自己的心事。

如同潺潺流水一般,將過往全部吐露。

「一杯敬朝陽,一杯敬月光,喚醒我的嚮往,溫柔了寒窗。」

「於是可以不回頭地逆風飛翔,不怕心頭有雨,眼底有霜。」

這幾句歌詞一下子就把陸凱帶到了那個夏天。

他們幾個人過關斬將才終於能夠出道。

簇擁的人群,滿場的掌聲,隨處可見的鮮花,滿地的亮片……

那段時間他們是各大衛視的座上賓,每天見着不同電視台的人,在不同的地方錄著節目唱着歌。

尤其他哥,在全國比賽中得了冠軍,更是眾人視線和注意力的焦點。

他哥是第一個和天王天后一起合作的選秀選手。

現在網上老吹噓那些頂流有什麼實績,被這個晚會那個晚會邀請,和他哥根本就沒法比。

要是沒有他哥,各個衛視甚至都不會有晚會一說。

當時,誰不知道晚會是為了讓他哥帶動衛視收視率啊。

唉,要不是許念念,他哥現在應該已經是年輕一代最出名的歌手了吧。

門外,一個歌手滿臉驚喜。

這種水平的詞曲!

他今天就算是不錄音,只聽到這首歌都值了!

如果他能唱到這首歌,之後的發展肯定會更加順暢!

就算不為發展,能唱到這種佳作,也是包括他在內所有歌手夢寐以求的事情!

他在心中暗下決心,等對方唱完,他一定要和對方好好聊聊這首歌的事情。

哪怕自掏腰包買給自己都行!

可惜識貨的人可不止他一個,他有些警惕地看了眼齊軍,對方看樣子對這首歌勢在必得。

不過,他也不差錢。

齊軍看着裏面的方青,目光中滿是欣賞和可惜。

好不容易能遇到一個這麼好的創作型歌手。

可惜了,對方是個黑料纏身的傢伙。

雖然人不能簽,但歌,他是要定了。

方青並不知道外面那些人在想什麼,只是全心投入自己的演唱。

像是要把這幾年的鬱氣全部抒發掉,然後釋懷!

隨着音符的跳躍,歌曲很快到達尾聲。

「好吧天亮之後總是潦草離場,清醒的人最荒唐。」

「清醒的人最荒唐。」

一首歌結束,在場的人都有些悵然若失,心還沉浸在音樂世界中。

他們從來沒聽到過一首歌能像這首一樣直擊靈魂深處自己最隱秘的角落。

走廊上,對方青厭惡的那部分人陷入了糾結。

一方面是覺得方青的道德水平實在是堪憂,但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地被他的歌吸引。

這首歌唱得完完全全就是他們自己的心聲。

誰沒過夢?

但誰還在追夢啊?

怎麼偏偏是方青的歌!

不過,能寫出這首歌,能唱出自己心聲的方青,真的是熱搜上所說的那種人嗎?

萬一方青他說的都是真的,那他們豈不是罵錯了人?

他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當中。

方青唱完,從裏面出來,見到很多人圍在外面,並不奇怪。

從系統拿出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首歌不一般了

齊軍從褲兜里拿出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看着方青,神色認真。

「小方,你這首詞是我從業數十年來見過最好的。」

「我想買下你這首歌。」

「一千萬買斷,你看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