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被老婆陷害後,我靠聲望系統翻身全文閱讀 第7章_芙楓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楊思慧聽着身旁許念念越發粗重的呼吸聲,眼看着她的眼神從得意變為微冷。

楊思慧於是破口大罵而出。

今天許念念可是要把宣傳曲錄完,容不得任何人打擾,這部劇可是公司投入了大量資金人員的重中之重,出不得任何差錯!

惹惱了許念念可不行。

僅僅這樣楊思慧覺得還不夠,繼續刺激方青。

「你不就是活不下去,跑來找念念求饒,順便要分手費嗎?既然如此,那你昨天裝什麼裝啊?」

「打聽念念的行程,耗費了不少力氣吧?我們公司上下可是瞞的很好啊!」

許念念聞言如此,臉上的得意再度恢復,下巴都不由自主的跟着抬高起來,楊姐說得對,方青真是變了。

現在怎麼這麼喜歡裝模做樣了。

「是,現在男女平等,那你也不能老指着我們念念的分手費啊?」

「男人還是要有點兒骨氣的。」

「適可而止吧方青,我們念念該做的都做了,別逼我在這麼多人面前把話說絕。」

「你以為塗脂抹粉把自己打扮的年輕點,念念就會心軟?你想多了!」

許念念原本的怒氣在楊思慧的聲音中徹底煙消雲散。

本來就是方青的問題。

他要是能夠一直那麼火,有個男人樣子,他們這段婚姻也不會走到今天。

她能夠忍受這段婚姻到現在已經夠好了。

許念念完全忘記是因為自己,才讓方青被圈內軟封殺了。

「你給我閉嘴,什麼東西,張牙舞爪的,自作多情夠了沒?」

「我大哥什麼時候說是來找許念念的,我大哥是過來錄歌的!」

一旁的陸凱越聽越生氣,這麼多人在,他哥都這麼被貶低?

他哥以前跟這個女人在一起都過的什麼日子!

「錄歌?他錄什麼歌?你是不知道方青糊了那麼多年嗎?就算不知道,最近的熱搜沒看?他都要封殺了還錄歌?」

「別說推廣了,有沒有人聽都是個問題。」

楊思慧聽到這話,一下子笑出了聲,一個兼具塌房,又糊了的中年歌手,想繼續唱歌,痴人說夢!

「我大哥寫的歌,必然會爆火!」陸凱義正言辭,雖然不知道方青寫了什麼歌,但是對於方青音樂上的造詣,他是膜拜的,所以無理由相信。

「他寫歌?算了吧,他早就江郎才盡了,不然會落得今天的下場?」楊思慧譏諷的搖着頭,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

看陸凱的眼神也像是看傻子。

「你們太過分了!」

方青知道陸凱心裏想為自己說話。

雖然這是陸凱的公司,和許念念對上對陸凱沒有好處。

見陸凱還想繼續說什麼,方青攔住。

「行了,凱子。」

被忽略的許念念看着眼前兄弟情深的兩人,心中不滿。

這兩人像什麼樣子啊,怎麼搞的自己和慧姐像是惡人一樣?

她們明明只是把事實說了出來。

兩人不打算和許念念糾纏下去,正要走開,等錄音棚用完再來錄歌,卻被楊思慧攔住了去路

凱子?陸凱?

難怪她覺得陸凱眼熟!

他在星辰娛樂公司可是大名鼎鼎!

就因為那個星辰娛樂的一哥,唱功和念念不相上下。

可就是後期找了陸凱製作,歌發出後甚至還營銷了一波天生歌喉,又吸一波粉。

楊思慧對許念念的唱功有着十分清醒的認知。

她自身嗓音條件有限,只能從後期下手了。

楊思慧心裏有些慶幸,好在剛剛沒出聲得罪陸凱,找補幾句就行了。

「陸老師請您諒解一下我的心情,我也是太為我們念念感到不值得了。」

「我們念念人單純,我就不免多看着點兒,您要是有妹妹的話應該能理解。」

「您在我們公司也是出了名的可靠,您再給念念把把關。」

陸凱被她這一番話梗住,要不是他知道他哥的為人,還真被她三兩句帶跑了,硬邦邦地回道:「我有約了。」

楊思慧看了房間里剩下的製作人一眼,她出去之前就看出來對方對念念的不滿意了。

也沒什麼名氣,不知道修音技術怎麼樣。

與其讓念念和原來的製作人互相折磨,不如直接換一個好的。

大不了多給點兒錢。

楊思慧接着展示實力:「陸老師,我們這次是和鵝廠合作的宣傳曲,經費充裕得很,而且下午念念還有活動,還是想請您幫我們瞧一下。」

「您也知道,我們公司和貴司長期合作,老闆之間關係都很不錯的。」

這一句話威脅直接拉滿。

陸凱旁邊的製作人沒瞧出端倪,只覺得對方看樣子不會善罷甘休。

對方又是一線明星團隊,錢也多,拒絕他們也不值當,於是道:

「凱哥,不然你就幫他們錄吧,人家行程也緊,我給你打下手。」

陸凱只覺得憋屈。

自己被架在那裡,不上不下。

他身為一個陌生人面對兩個人都憋屈成這樣,想都能想到他哥整天過的是什麼苦日子!

他是喜歡錢,但是這種方式,還有他哥的新仇舊恨,他寧可不要。

他面上沒什麼表情,心裏罵的很臟。

楊思慧換了副嘴臉,好話說盡,但陸凱就是不同意。

於是楊思慧轉變了思路,給公司老闆發了一個消息,對他進行施壓!

沒多久,老闆推門進來。

但是沒等陸凱說話,楊思慧就惡人先告狀。

「齊總啊,我們念念最近行程多,和上一個製作人磨合得不是很好,想換成陸製作人試一試,但是他好像……」

齊軍看了眼陸凱,渾身緊繃,就差把渾身的刺豎起來了。

又掃了一圈周圍的人。

老熟人啊。

他心裏有數了,笑眯眯道:

「凱子,你看要不然……」

陸凱沒想到老齊過來了還這麼說,下意識就想反駁,被熟悉他的方青攔住。

「行了,凱子,你去幫她們吧,我再找個錄音室看看。」

陸凱猶豫,他去了,他哥咋整。

方青看出來了,拍了拍陸凱的小臂:「工作要緊。」

看着眼前這一幕,楊思慧露出微笑。

她想做的就沒有做不到的。

陸凱也想開了,不就是幫這個女人修下音嗎,錢不賺白不賺。

也正好給他哥爭取個錄音棚:

「老齊,別的錄音棚沒有空檔了,錄完她,這間接下來的時間歸我。」

齊軍看了方青一眼,他倆人關係還挺好:「行。」

陸凱動作麻溜,迫不及待想要把許念念的歌錄完。

「開始。」

許念念的嗓音從裏面傳出來,就連一向笑眯眯的齊軍表情都有些龜裂。

陸凱不會在音樂上做手腳,錄了幾遍差不多後,就叫停許念念,和二人交代:「歌我調完音會發過去。」

楊思慧笑眯眯道:「我代表念念謝謝齊總,也謝謝兩位製作人。」

終於拉着許念念走了。

在場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地下停車場,車上。

一邊系安全帶一邊開車的楊思慧毫不吝嗇的誇獎着:「念念,你唱的太好了,簡直就是天籟之聲,等這首歌上線之後,必然會大爆,到時候你說不定要影視歌三棲發展呢!」

「唉,希望如此,好累,我們回去吧。」許念念臉上忍不住得意,心底已經開始憧憬,但想了想又說到:「楊姐,你說方青他……」

「他?」

「念念,你不用擔心,方青在做無用功罷了。」

「別說火了,他這首歌但凡能上線,都算是我的失職!」

楊思慧把握着方向盤,看着路,毫不在意,方青有什麼值得忌憚的,在營銷一下,就能封殺他!

「嗯…」

許念念點點頭,鬆了口氣。

……

錄音棚里。

齊軍饒有興緻地看向方青,他在這裡忍着噪音一直不走,就是想聽聽方青現在的水平。

當時方青出道的時候他也關注了,水平很好,又年輕,未來可期。

後來就……

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陸凱本來想問他哥想要什麼樣的混音。

沒想到他哥直接說:「不用,我自己來。」

也是,他哥向來全能!

他就安心聽着。

方青掃視一圈,有loopstation。

他在家裡的幾年也沒閑着,用這種音樂合成器玩過一段。

這也是拒絕陸凱幫助混音的底氣。

拿起一把自己要用的吉他。

試了試音。

還不錯。

就是總覺得還少點兒什麼。

他敲了敲桌子。

可以。

凳子面。

也來。

金屬燈罩。

「璫」的聲音輕靈悅耳。

眾人看的莫名其妙。

但方青的感覺來了。

開啟設備,方青開始錄音,然後疊加了起來。

方青閉上眼,幾乎是全情投入。

沉悶的桌子震顫聲,凳面織料的震動,清靈的金屬聲音與吉他出奇相配。

光是前奏就已經讓眾人耳目一新,如入無人之境。

身為優秀音樂製作的人的陸凱,看着方青的操作。

眼神發直,混音用的樂器不齊全,隨便用身邊的東西混。

這!!!

絕對音感!!!

他大哥!

此刻,陸凱確定!

那個沒輸過的男人回來了!

他真的回來了。

終於,方青開口了,清澈之音直擊靈魂。

「當你走進這歡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