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被老婆陷害後,我靠聲望系統翻身全文閱讀 第6章_芙楓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天明傳媒公司門口。

方青腳步頓了一下。

看着手機心裏惡寒。

微博今日熱門話題推送:方青……

點進去,惡評鋪天蓋地。

「渣男,你也配發澄清公告?」

「做了就得人,挨打要站穩。」

「方青這種人貨色就不應該出現在大眾視野,會破壞社會風氣的!」

「提議封殺方青這種劣跡藝人!。」

「封殺封殺!」

清一水兒的相似評論讓方青有些猶疑,不對勁兒啊。

他在心裏默念:「查看聲望值。」

聲望值:320782

比起昨天就漲了一千點不到,但是增加的評論數有十多萬條,這是請水軍了?

方青有種習以為常的平靜。

他沒什麼反應,反觀站在一邊的陸凱,忍了一路,在他知道之後也不裝了,嘴裏說個不停,比他看着更像當事人:

「大哥,你別看那些人說的,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什麼人,純粹是跟風黑你。」

「嗯,我知道,錄歌去吧。」

方青並不惱,只是有點兒無奈,他比誰都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兒。

楊思慧和許念念為了讓自己永無翻身機會,雇了水軍,但知道也沒有用,大眾又不知道。

在輿論裹挾下還能清醒有自己思考的人畢竟是少數。

她們這一手,是往死里打啊。

這樣下去,自己怕是真的要被全網抵制了。

但方青一時也沒想到什麼好辦法。

算了,還是先把歌錄了,不能白瞎了這首好歌。

之後的事,就走一步說一步吧。

方青剛跟着進去,就迎來了周圍人打量審視的目光。

好奇的都是沖在吃瓜第一線的人,自然知道方青。

見到方青本人,裏面大部分的第一反應卻是,這麼個帥哥怎麼偏偏是個出軌渣男呢?他三十了吧,怎麼還像當紅小鮮肉一樣?

也有絲毫不為所動直接莽上去的。

當面就上下打量了方青一番,撇撇嘴。

「這種人也來我們公司?來幹嘛的?這裡可不是酒店。」

他這話引起了一圈人的笑聲。

陸凱瞪了對方一眼:「少管閑事兒,有這功夫你不如多聽聽demo,提升下自己水平,別整天就盯着別人看,小心下個月又是墊底。」

說完就拉着方青就往錄音棚走。

方青淡淡瞥了那人一眼,記住了。

不過他今天是來錄歌的,和這種人起爭執沒有必要。

兩人走後,徒留一些人在竊竊私語。

「你們說這方青過來是不是來找許念念求複合的?」

「不能吧,不是雙方都說離婚了嗎?」

「那方青過來還能是為了什麼?總不可能是來錄歌吧。」

「鬼曉得,都多久不唱歌了,又搞多人運動,嗓子估計早不行了。」

方青和陸凱來到錄音棚,剛打開門,一陣女聲傳來,瞬間就受到了精神攻擊。

今天二人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嘔啞嘲哳難為聽。

究竟是誰在裏面唱歌,怎麼能這麼難聽?

簡直就是魔法攻擊!

裏面一個異常疲憊滄桑的男人望了過來,嘴裏叼着根沒有點燃的煙。

他看到陸凱的時候雙眼放光,彷彿看到了救世主——

「陸哥,救救小弟吧!」

這一嗓子給陸凱嚇了一跳,搓了搓手臂,東北腔都出來了:「咋回事兒啊?誰擱裏面呢?」

男人一張臉比苦瓜還皺巴:「許念念來這兒錄宣傳曲,我負責修音。」

訴苦之後才看到旁邊站着的方青,草草打了個招呼。

聽到許念念的名字,陸凱心中暗罵,這個女人怎麼陰魂不散的。

他餘光掃了眼方青,大哥沒什麼反應,甚至還朝他點點頭。

他懂!

他就說,他大哥早放下了。

他大哥,大氣得很!

只是。

他聽了會兒,面露為難。

這唱的,還真是,一點兒聽不出原本的調子,全是創新。

八匹馬都拉不回來的調子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正準備讓許念念先停下來。

卻沒想到裏面的許念念抬頭看到方青之後,臉色巨變,摘下耳機,停止了錄歌。

她今天打扮的格外美艷,妝容精緻,紅唇瑩潤,胸前飽滿,緊身長裙凸顯的腰肢纖細,臀丘挺翹,腿長且緊實,單論外貌,也真算得上是一線女星里的佼佼者。

「方青?」順着許念念目光往外看,楊思慧又眯起眼睛,目光不善。

「念念,方青來找你求饒了,你可千萬不能原諒他!」

「哼。」

冷哼一聲,沒有回答,許念念昂首挺胸,臉上有些得意的朝外走,楊思慧見狀也跟在了她身旁一起走出去。

方青?他怎麼變成這樣了?

真好看。

這是許念念心裏泛起的第一個念頭,恍惚間,她回想起了自己剛認識方青的時候,那個在舞台上綻放着耀眼光芒的男人。

強壓下心頭的雜念,心頭不屑。

好看有什麼用,還不是人人喊打。

「方青,現在知道來求我們家念念了?早幹嘛去了,還發微博倒打一耙,你真不是個男人!」

楊思慧雙手環抱在身前,臉上滿是嘲諷之色。

許念念聽到這話,臉上的得意更甚了幾分,她在一旁做足了高冷女神的姿態,就等着方青跟自己低頭求饒。

不就是離婚了嗎,那麼多人離婚之後還對前妻那麼好,怎麼偏偏方青不行。

自己不過是讓他消失幾個月配合一下自己的工作,他竟然就拉黑了自己的電話和微信。

現在來求饒?晚了!

自己是絕對不會再原諒他的。

不過,自己畢竟還是心軟,如果他願意刪掉澄清的微博。

然後再發一條承認對不起自己的微博,順便求求自己的話,她也不是不可以重新考慮一百萬的事情。

對於楊思慧的這引人發笑的蠢話,方青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也沒搭理。

這些年的大起大落,這兩天的沉浮,已經讓方青的心境有了一個提升,所以即使是面對在旁人眼中美到不可方物的許念念。

他也只是表情淡漠的跟對方眼神交匯了一下後,轉頭問陸凱:「還有其他的錄音棚嗎?」

陸凱有些為難,表情帶着歉意:「大哥,我只能用這一間。」

「方青,你裝什麼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