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被老婆陷害後,我靠聲望系統翻身全文閱讀 第2章_芙楓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昔日青春男聲冠軍出軌#爆

#一線小花許念念老公方青同時劈腿多人#爆頂

#心疼許念念#

#方青滾出娛樂圈#

……

「嘖嘖嘖貴圈真亂,放個屁股,有整瓜的TT我!星星眼」

「噁心噁心,我之前還粉過方青,太噁心了,對得起誰啊他這樣?」

「方青不是素人嗎?哪兒來的粉絲?」

「青春男聲冠軍出道,後面因為結婚跟公司違約才糊掉了。唉,真的禍害歌,人出事了就算了,希望這歌別下架。祈禱祈禱」

「不是,許念念都這麼好看了,男的還出軌?還多人運動?這下知道了嗎姐妹們,男的對不起你,和你是誰沒關係,他們基本盤就爛。」

「心疼勞模念寶,一年幾乎都待在橫店拍戲,老公還出軌,還和那麼幾個人都進了酒店。」

「出軌男真的有夠噁心的,還一下子劈腿多人。」

「支持念念,離婚後好好搞事業!年糕永遠支持你!以後走花路獨自美麗!」

「出軌男方青滾出娛樂圈!」

……

京城,民政局內。

手指機械地滑動着手機屏幕,方青面露苦澀。

熱搜上的這些事情他根本就沒有做過。

可看着微博上清清楚楚的時間線,還有那些曖昧不明的照片。

如果他不是當事人,恐怕都要相信謠言了。

但是婚內出軌,哪怕在離婚冷靜期,方青也做不出來這種事情。

他和妻子結婚源於一場意外。

方青出道後出了兩首爆款歌,手上又接了幾個重量廣告,公司就給開了慶功宴。

宴後他不知道怎麼就着了道。

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身邊躺着當時還是個龍套的許念念。

在方青一籌莫展之際,許念念告知她懷孕了。

方青從小家庭和睦,不想放棄自己的孩子,便和許念念結了婚。

許念念孕期十分懂事,產檢都是自己去的。

只是孩子最終還是沒生下來。

許念念懷孕三個月的時候方青跑完通告。

回到家後就被告知,許念念一個人在家沒站穩摔了孩子也沒了。

因為這件事,方青一直對許念念心存愧疚。

以他當年的天賦實力和人氣。

娛樂圈內很多舉足輕重的老前輩都說過,華語樂壇能否衝出世界,方青或許是契機。

但是,剛沒了孩子的許念念說自己需要陪伴。

於是,方青推掉工作,專心陪伴悉心照顧她。

那個時候,同為青春男聲一起出道的幾個好兄弟,還會時常約着一起聊音樂,找靈感,彈旋律寫歌。

只是,許念念說希望方青心思都在自己身上。

兄弟們來家裡聚會的時候,她就開始擺臉色。

約着一起登頂樂壇的大家,後來也漸漸地走散,很少再聯繫。

很快,許念念又說想出去工作,讓方青介紹導演和演藝資源。

方青就四處求人低聲下氣的拉資源。

不知道為她跑了多少次劇組才讓她的事業有所起色,自己同公司的人也不知道麻煩了多少次。

只是,她卻不許自己出去工作,說什麼以方青的耀眼程度,周圍肯定是鶯鶯燕燕,自己需要安全感,方青都照做,甚至缺席了一場很重要的跨年直播晚會。

導致公司跟自己解約,天價的違約金讓父母的廠子瞬間破產,身為妻子的許念念沒有幫助一點,甚至說跟她沒關係,誰讓方青當初簽約不仔細看合同。

後來,方青被軟封殺,逐漸糊了,也幫不到她了。

或許,這就是許念念提出離婚的原因吧。

此時,看着照片上自己格外清晰的臉,方青心中隱約有了猜測,但又不敢確定。

「先生。」

「先生!」

「女士。」

「您二位確定要離婚嗎?」

方青陡然清醒,嘆了口氣,沒等他回話,旁邊的容貌美艷,妝容略顯憔悴的許念念便開口道:「確定!」

工作人員抬頭看了一眼,又問了方青。

「那先生?」

「確定。」

很快,離婚證便遞到二人手上。

「噠噠噠」

拿完離婚證,緊身牛仔褲包裹着圓潤袖長腿的許念念在前面踩着高跟鞋走得飛快,由於保養得當,接近三十的她還像是少女。

不過,她似乎很急。

方青就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面。

民政局門口。

攝像機噼里啪啦,刺眼的光讓方青有點兒恍惚。

哪裡來的記者?

他一瞬間明白過來,看着前方似「搖搖欲墜」的許念念,手腳發冷,眉頭皺起。

不然怎麼會這麼巧,兩個人全程低調行事,剛離完婚這麼快這麼多記者都過來了?

許念念的經紀人楊思慧護着憔悴到「幾乎走不穩」的許念念走在前面。

方青也順勢塞在了人群中跟在後面,他個子高大,能在人潮中跟上二人的腳步。

饒是這樣,一個個話筒都杵到了方青臉上,恨不得能塞進方青嘴裏。

「方青,你婚內劈腿多人的消息是否屬實?」

「方青,你做出這種事情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的老婆和粉絲?」

「方青……」

粉絲,方青臉上閃過一刻嘲弄,他哪兒還有粉絲啊,自從缺席直播晚會,前公司營銷出,鋪天蓋地的耍大牌黑料席捲後。

他就沒什麼粉絲了,加上隱退這麼多年,試問還有多少人記得當年那個意氣風發的他?

此刻他有些苦中作樂的想,一直在圈裡不溫不火,這也許就是他結婚後最火的時候了。

方青和許念念被送到了路邊的黑色保姆車上,楊思慧出去應對這些記者,臨走前給許念念使了個眼色,讓她按照之前商量好的來,就打打感情牌,事情讓方青認了算了。

先是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方青率先開口:「微博上的事情你知情嗎?」

話是這麼問,但是他心裏早就有了答案。

許念念原先的『憔悴』已經恢復,看了方青一眼,有些不滿,但想到和楊姐的約定,她開口了。

「你也知道我在上升期,總要……而且楊姐那邊我也拗不過,這些事情對你的影響不會很大,過幾個月就不會有人提了…….」

「總之,方青,就這樣吧。」

就這樣吧,算是默認了嗎?

方青心中惱怒,目光投向許念念。

他往下一掃,看到對方平坦的小腹,又想到了那個沒緣分的孩子,強撐着讓情緒平靜下來。

方青嘆息一聲,淡然道:「其實要離婚,沒必要用這些手段,孩子的事情是我有愧於你,現在你想要離開,我也不會糾纏。」

許念念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和心虛,假懷孕的事情她一直瞞着方青。

可她隨後想到去「產檢」時表哥的保證,底氣足了下來,眉頭微蹙:「方青,你非要這樣說話嗎?為什麼要質疑我的決定,你又不會損失什麼。」

許念念之前生氣的時候也是這樣,眉頭擰起,一定要等到方青認錯,方青看着許念念的臉,明明和之前沒什麼差別,但他卻感覺到無比陌生。

永遠都要你是對的,永遠都是弱勢方?

不會損失什麼?

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還不夠嗎?

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和他同床共枕了幾年的妻子嗎?

方青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楊思慧應付完記者,回來就看到這幅場景。

即使作為許念念的經紀人,她也挑不出來方青的毛病,不然也不會想到借位製造黑料讓兩人離婚。

而且還能為許念念反哺一波熱度!

「方青,我們念念現在是圈裏面炙手可熱的一線女星,各種大導邀約,檔期排的滿滿當當,各種大牌代言,光代言費加起來也有上億了,而你……」

她降下車中隔板跟前面司機說了聲開車,等到中間的隔板升起後便開始了她的威逼利誘:「念念心地善良,願意給你一百萬分手費,條件是你凈身出戶,哎,見好就收吧,別再纏着念念,耽誤人家的前途。」

哪怕知道兩人的目的,楊思慧輕笑落在方青耳朵里的時候也是刺耳至極。

「好了,楊姐,方青知道該怎麼做。」

許念念一直等楊思慧說完才開口,她心裏也是覺得方青配不上自己。

現在的方青,已經跟不上她的腳步了,他不配繼續跟自己並肩前行。

「凈身出戶可以,我也不需要你的錢。」

方青悵然一笑,只覺得這些年得付出餵了狗。

許念念聞言,細眉緊皺,好幾年了,方青一貫對自己百依百順,她已經習慣高高在上做方青的主宰者,現在他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自己的決定?

「方青,別再逞強了,不要這一百萬,現在的你靠什麼生活?」

「我真搞不懂你到底在驕傲什麼?你以為你還是當年的冠軍,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人問問,不掛着我許念念丈夫的名頭,還有多少人認識你?!」

許念念眉梢緊蹙,俏臉漲紅,目光犀利而又嚴肅,似乎馬上要看到方青示弱,認輸。

「呵呵,不牢你費心,這些年,虧欠你的,我想我也都還完了。」

「以後,也別再有牽扯了!」

方青也不在意許念念的反應,人生如此,好聚好散,敲了敲關上的隔板,朝前面司機說了聲:「師傅下個路口停下車。」

「啊?」隔板隔音效果很好,司機只聽到有人在說話。

「方青,你為什麼總是這樣自以為是,我明明是為了你好!」許念念皺着眉頭,呼吸急促。

「好了,念念,男人不都死要面子嗎,你就讓他自作自受唄,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看看外面現在什麼形式。」

「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後悔回來求你的。」楊思慧安撫着許念念,看向方青的白眼裡滿是厭嘲諷。

方青並不搭理兩人,只想快點兒下車,於是放大了聲音:

「我說!前面!路口!停下車!」

「好!」司機這下聽得清清楚楚。

「呲——」輪胎的摩擦聲響起。

至於下車後聽到許念念喊自己的名字,方青全當沒聽見,自顧自地向前走着。

走在路上,方青有一搭沒一搭地踢着剛剛發現的石子兒,輕嘆口氣:「也算是還我自由了。」

他抬頭看着眼前天空,夕陽西下,餘暉正好,明天應該是個好天氣。

就在這時,一道機械音在方青耳邊響起——

「離婚成功。」

「聲望系統加載中……」

「叮!聲望系統綁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