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我要做千金大小姐 重生我要做千金大小姐重生第一計劃:助父成龍2在線免費閱讀_芙楓小說
◈ 重生我要做千金大小姐重生第一計劃:助父成龍1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我要做千金大小姐重生第一計劃:助父成龍2在線免費閱讀

我出生在一個90年代,一個三線城市邊緣的小鎮里。

大家或許會覺得,90年代就是三線城市的小鎮邊緣,會隨着三十年的發展,在未來成為一線城市。

但你錯了,大錯特錯!

我不僅沒機會拆遷,沒成為收租二代,出生的地方,還從90年代的三線城市,一舉跌落到十八線鄉下。

這一切都要從我四歲時,城裡的一個招待所,一樁叫火燒芹菜的名菜說起。

那年國企偷稅猖獗,全國嚴查,我出生的城市是其中之一。

眼看所有證據封存,就要提交上去,一把火,特派查稅小組,死了大半。

原先國家特批的經濟特區,一夜高鐵改道機場換地。

沒滅族,已經是我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了。

失去先機,我接受到的教育,成長的環境,自然也隨之下滑。

跟大多數社畜一樣,我沒考上清華北大,不是985,211,沒有本科學歷只有大專文憑,沒有一技之長,還沒車沒房。

在這個錢越來越難賺的年代,奔三的年紀,存款只有五位數。

沒有房貸,沒有車貸,沒有婚姻家庭和子女後代帶來的負擔,我已經是同齡人里的幸運兒了。

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底層的認知壁壘被打破,資本的地下操作被揭穿,接連醒悟的人越來越多。

我也是這批人里,最早覺醒的。

沒負債纍纍,沒過早踏入婚姻墳墓,也沒買車沒買房。

在身邊的朋友戀愛腦被pua,一個接着一個昏頭,踏入婚姻的墳墓。

我腐門老手,顏控戰士,頭腦清醒智性戀,非常不好騙。

在身邊的姐妹,婚後一胎接着一胎,被婆家壓榨生育價值,失去自己所有私人空間。

我提前感受到了婚姻和生育帶來的苦難,提前感受到,只有單身才能享受的快樂。

在身邊的兄弟,出軌嫖娼亂搞賭博,掏空父母家底創業,失敗後一身債務,還要還車貸房貸。

我已經對買車買房失去了想法,並且整個人陷入低消費慾望的狀態。

而最讓我痛苦的是,在經歷了,被兄姐壓榨,做免費勞動力,被父母pua,給哥哥姐姐帶孩子做保姆。不到20歲,我就知道了生育的代價,帶孩子的疲倦,人性的劣根性。

所有親人都把你當作一個可用價值,不斷索取並加以利用。

我因此開始恐婚恐男恐孕。

這樣的結局就是,我醒悟了。

脫力原生家庭,自己租房獨居,結果成了我的圈子裡,獨善其身,無債一身輕的自由人士。

可是!!

我好不容易熬出了頭,竟然重生了!

阿西吧!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奔三的年紀,還是朵牡丹。

上輩子我一次戀愛都沒談過,就嗝屁了。

或許老天爺接收到我的怨氣,讓我重來一次。

可和大多數人一樣,我的童年非常難熬,我的青春期也非常難熬,畢業以後的生活更是難上加難。

別人重生,買車買房搶佔先機各種投資,甚至附帶金手指,我重生還要從吃奶熬起!!

沒錯,我是胎穿。

誰好人家重生,是回到自己媽媽的娘胎里啊!

上輩子已經夠我熬的了,現在又要把以前刷過的主線,全部走一遍,我真的會謝。

與其從頭來一遍,不如我現在就用臍帶,繞頸自盡。

我們這些底層人的人生,是早已被安排好的複製粘貼,我們是npc,我們的人生隨意可以被抹除,且無人會為我們搖旗吶喊。

重來一世,我要活的好,還得在家人無底線的壓榨,和打壓貶低下,一步步打拚,這太難了。

憑上一世學到的知識和人生的經驗,我大概率只能前期網絡寫小說,中期搞服裝設計,後期直播帶貨賺錢。

但這樣的賺錢方式,都得等到成年以後,那我成年之前,上一世吃過的苦,還不得再吃一遍?

幼兒園就被爸媽扔在寄宿學校,被霸凌到小學畢業。

初中因為父母支付不起,城裡的私立寄宿學校昂貴學費,選擇了鄉下農村的免費公立中學。

初中是我童年記憶里,為數不多的快樂記憶,我交到了很多朋友,也沒再被霸凌。

但初中,父親公司生意不好,父母天天吵架,並將所有怒火發泄到唯一一個,在他們身邊的孩子身上,那個孩子就是我。

後面我沉迷網絡,考不上高中,去讀了中專。

中專就更慘了,雖然去了嚮往的大城市讀書,但我在學校再次被霸凌孤立。

放學回家還要洗衣做飯,照顧家裡創業的哥哥們的生活起居,做免費保姆。

哥哥結婚後,我還得幫忙帶孩子,直接成了免費的月嫂。

好不容易熬到畢業工作,以為可以自己養活自己,再也不用看別人臉色,更是被創業的姐姐姐夫哄騙着,當廉價勞動力使喚。

我從出生到大學畢業,到踏入社會工作,在老家在羊城的家,甚至沒有屬於自己的房間。

一百多平的三房一廳,我從一開始跟我姐住最小的房間,到後來跟哥哥創業公司的女員工睡一張床,五個女孩子擠在次卧。

一張床和一個地鋪,就是我整個青春期的居住環境。

直到兩個侄子上幼兒園,不需要人照顧後,被親哥哥從家裡趕出來,我都沒有一個人,單獨的擁用過一個房間,或者,一張床。

我一個人拖着三個行李箱,從幾萬一平的高端小區,搬到了密不透風,不見天日的城中村。

期間全家沒有一個人站在我身邊,替我說話,替我難過,甚至父母還讓我體諒大哥的脾氣不好,讓我理解這段時間生意失敗的大哥,心情不佳。

我推不動三個行李箱,想請姐姐開車幫我搬家,她卻罵我:「想讓別人怎麼對你,你就得怎麼對別人。」

她當時陰陽我,我甚至都沒反應過來,事後過了好幾年才明白過來,她當時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原來她一直怨恨我,在我發現自己是廉價勞動力後,辭職不幫她看店,害得她招不到人,每天工作到很晚,熬的特別辛苦。

我那時候才反應過來,原來我在他們眼裡是可以利用的,免費的,保姆月嫂員工。

後面我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孤孤單單過了十年,漸漸想明白了一個道理。

因為我太單純了,他們不願意教會我對社會的生存知識,只是為了更方便他們壓榨我的價值。

我有利用價值的時候,他們當然需要我,會對我好一點。

但我要是沒有利用價值,還試圖反抗,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合在一起,打壓我,瘋狂貶低我。

我在他們兩的聯合打壓下,渡過了青春期和成長期,甚至連他們的妻子和丈夫還有孩子,都一起瞧不起我。

甚至我的親生母親,在被我拒絕安排婚姻後,從此把我當成死人一樣無視。

無數次被忽視後,我終於醒悟,原來她只是恨,養我這麼大,卻不能把我拿去換彩禮,才表現出對我的冷漠和怒意。

這就是我的家人,我同一個肚子里出來的親姐姐親哥哥,生我養我的親媽。

上輩子老娘好不容易熬出頭,自己在外面租房子,自己賺錢逍遙快活,不用負擔他們強加給我的生活成本。

到頭來,他們反而在有車有房的情況下,一個負債纍纍,一個被婆家壓榨。

現在想想,這大概就是報應吧,對自己的親妹妹壓榨到毫無價值,再趕出家門,一朝因果反噬,全報復回來。

現在重來一次,我可不走老路,我更不想辛辛苦苦做個打工的社畜,沒有任何快樂可言。

在上一世,經歷過信息爆發的網絡時代,無數年輕人明白了,吃虧不是福,苦是吃不完的,再拚命也發不了財。

我作為新時代年輕人,不想努力也不想奮鬥,只想躺平。

我曾經問過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有一天重生,你會怎麼做。

她說:「什麼都不做,直接開擺,反正我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未來是什麼樣的。我從出生開始就住城中村,一直到三十歲也是住在城中村,我甚至三次輟學,差點都拿不到中專學歷的證書。」

「大男子主義酒鬼的保安爹,舊時代重男輕女的農村媽,我的人生從一開始就是一灘爛泥,重來一遍也改變不了什麼,所以重生對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可我不行,我不允許自己擺爛,在看遍網絡那些富家少爺,富家千金的日常炫富。

做千金大小姐,做一個混吃等死的富二代,成了當代社畜,最大的夢想。

社畜的夢想是統一的,與其認真學習,拚命刷題,望自己成鳳,不如望父成龍,靠爸爸在90年代,完成資本累積。

現在的我是個吃奶的北鼻,等上20年,成年後再創業,我對上一世的記憶還能剩下多少?

記憶總會隨着時間的推移慢慢消失,現在擁有的未來30年信息差,等到我這一世成年,又能記得的多少?

這個遍地是黃金的90年代,我才剛剛出生。

在那個股票牛熊的00年代,我只是被爸媽放在寄宿學校,沒有任何拒絕抗議能力的小學生。

在最後房地產爆發的10年代,我只是個每天只能上下學,世界裏只有讀書學習,沒有然後發言權的初中生。

就算我天前知曉什麼題材會打爆,從15歲開始寫小說,至少是十五年後才能實現。

那這15年里,該吃的苦,該受的壓榨,我還是避免不了。

所以助父成龍,是我重生一次,改命最好的計劃。

在這個男主外女主內的時代,我爸已經是個創業成功的人士了。

在家裡他的話就是聖旨,他一聲令下,不管家裡的孩子和叔叔嬸嬸多不情願,都得去完成。

但現在我只是個剛出生的嬰兒,要怎麼助他成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