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妾財的兩個婆子坐了一整日的馬車才到了永寧,腰酸背痛的兩個人強打起精神在衚衕里打聽馮家宅院,連着問了幾戶人家都吃了閉門羹,正納悶的時候卻看見了不遠處的牌匾,正是馮家宅。

拍了門與小廝說是京城凌家老夫人派來的,卻被小廝拉了臉趕了出去,丟出一句話還甩上了門。

「你們還敢登門!老爺已經帶了太太和大爺去京城了,你們快走吧!」

為了他先前放了婆子進門,馮老爺賞了他十板子,現在是怎麼都不會讓凌家人進門了。

兩個婆子愣在門前,這算是怎麼回事,馮家連買妾財都不要了?就這麼急着趕去京城了?!

馮家人可不知道還有後面這一撥人,他們賃了輛牛車就往京城趕,雖然牛車比馬車慢得多,但花的錢不多,現在馮家所有銀子湊在一起也不過三兩多,哪裡捨得花在這個上面。

程太太坐在乾草堆上,被牛車顛得頭昏腦漲,張嘴就想吐:「到了京城在哪裡安頓才好,咱們手裡的銀子怕是不能住邸舍了!」

馮老爺嗤了一聲:「自然是住在你妹妹府上,這都是她那好兒子做出來的事,她得讓人好好伺候我們!」

居然一文錢不花就想騙走他女兒,真是豈有此理,就是逛青樓也要給嫖資,他居然想白嫖!

程太太局促地縮着身子:「這,這怕是不好吧,凌家終究是大戶人家,還是自家親戚……」

「放屁!」馮老爺口水都要噴出來了,「什麼狗屁親戚,想騙我就不行!」

騙他女兒身子可以,騙他錢不行!

……

凌承遠不知道馮家人已經奔他而來了,他從外邊回來已經是暮色四起了,他穿過前院的垂花門,就要往曉園去。

發生了那一夜的事,他在猶豫今夜要不要過去陸雲煙房裡。

本來想着還在新婚,雖然瞧不上陸雲煙的身份,但總要給她這個正房夫人一點臉面,冷她幾天再碰她,沒想到她居然索性讓他回東廂房去住,還當場收拾了來賠罪的靜柔,這是擺明是在使性子。

雖然說他不反感女人為了嫉妒使點小性子,玩弄點小聰明,但是不能太過分了。

他今夜就再給陸雲煙一次機會,如果她老老實實來求自己,就給她個台階下,跟她回去西廂房。

至於她如果不來……不可能不來,陸雲煙出身商賈,好不容易嫁到凌家來,以後還要依靠他這個丈夫,又是衷情於他,怎麼敢跟他置氣下去。

回到東廂房,他特意吩咐玉蘭不用關上房門,自己坐在外間信手翻着經史,時不時抬頭瞥一眼門外,等着陸雲煙過來賠罪。

只是從傍晚等到夜深還不見人來,他也越來越不耐煩,丟開書捲起身在房裡踱步,揣測着這個女人到底要幹什麼,難道還沒鬧夠。

正氣惱着陸雲煙的不識好歹,門外傳來問話聲:「大爺在房裡嗎?」

外邊伺候的丫頭答着話:「在房裡呢,可是要通傳?」

凌承遠頓時坐直了身子,來了,果然來了,這回他可要好好教訓教訓陸雲煙,讓她知道他凌承遠的夫人,凌家的宗婦是怎麼做的!什麼叫賢惠體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