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豪門主母不幹了 陸雲煙凌承遠 第7章_芙楓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上一回我帶了信回去,想請我父親幫着問一問,可是又擔心他問不明白,終究是婚事,他也不好張口。」陸雲煙慢條斯理說著,看也不看着急的程老夫人母女倆。

程老夫人頓時急了:「那怎麼辦,總要知道個准信才行呀。」

要是靖海侯府已經給世子定了親,那隻能算了,但凡有一絲希望,她都得讓陸家幫忙說和,只要女兒嫁進靖海侯府,還怕凌家日後沒有出頭之日!

凌玉錦雖然聽到婚事紅了臉,但還是忍不住豎著耳朵聽陸雲煙說話。

陸雲煙看着她們這副模樣,微微笑了:「我想着,過幾日我父親要來京城盤點鋪面,倒不如我見他一面,當面說得明白,再托我二娘幫着出面打聽打聽,這樣更謹慎些。」

程老夫人眼前大亮,連連點頭:「這樣好,不會鬧出什麼誤會來,也能問個明白。」

她對陸雲煙越發滿意:「好孩子,你辦事周全細緻,什麼事託付給你我再放心不過。」

提起陸子胥要來,又堆滿笑說著:「親家老爺要來,我們可要好好招呼着,不能怠慢了。」

凌玉錦也討巧的上前與她說著笑話。

只有陸雲煙心裏暗暗冷笑,前一世為她們費盡心思張羅,她們不但不念好, 還因為婚事沒成怨恨上自己,這一世敷衍了事,她們倒還覺得辦得好。

等到陸雲煙要告退的時候,程老夫人還是忍不住多說了一句:「既然打算要納妾,還是早些辦了吧,這樣拖着也不好。」

她是在擔心馮靜柔的肚子,那可等不得。

陸雲煙宛然一笑,屈了屈膝:「是,媳婦省得。」

出了榕園,四喜輕聲道:「夫人,真要從外邊買人回來伺候大爺?」

陸雲煙閑庭信步地走着,欣賞着花池裡的錦鯉:「自然是真的。」

「可是那樣的人怕是不容易找到,大爺和表姑娘只怕是等不及了……」

陸雲煙伸手摺了一枝木香,輕輕嗅了嗅,嘴角的笑容恬靜:「放心,我已經有人選了。」

她有一個絕佳的人選,只等着合適的時機了,凌承遠一定會滿意的。

…………

換了衣裙,陸雲煙帶着四喜和八寶出了凌家,往京城街市上去了。

陸家在松江也是高門大戶,雖然是商賈起家,但陸子胥對陸雲煙的教養並不遜色於京城的世家。

不但請了慕容先生教她詩書禮樂,又親自教她經商打點營生,從小她就經常換了男兒裝隨父親去各處鋪面盤點對賬,連同身邊的人也都跟着見過不少世面。

可看着京城熱鬧繁華的街市,四喜和八寶還是忍不住驚嘆着,悄悄撩開一線帘子左右看着,跟車的婆子都忍不住笑了:「姑娘們規矩些吧,讓人瞧了要鬧笑話的。」

二人這才戀戀不捨地放下了帘子,卻是眼睛亮晶晶地望着陸雲煙:「夫人,咱們這是去哪?是要去買衣料首飾,還是去脂粉鋪子?」

陸雲煙透過搖搖晃晃的馬車帘子,看着外邊陌生又熟悉的街市,目光越發冷清:「去南城棗花衚衕。」

四喜和八寶還沒覺得有什麼,跟車的婆子倒是吃了一驚,那地方住的可沒有什麼像樣的人家,大都是些干粗活打零工勉強度日的,夫人剛從松江府嫁過來,怎麼會想着要去那裡?

馬車停在了棗花衚衕里破舊的宅院前,這裡半開着門,還沒進門就聽到裏面高聲的叫罵聲,是一把粗魯又尖銳的女人聲音,正扯着喉嚨噴着髒話。

「……小娼婦!破落戶出來的賤人!你還以為自己是官家小姐呢,在我這裡裝模作樣,還敢挑三揀四,你娘已經養不活你才會把你打發到我這裡來,老老實實幹活還有你一口飯吃!」

「你要是再敢不聽話,現在我就給你賣到群芳院去!」

接下來是嚶嚶哭泣聲,聽得四喜和八寶面面相覷,膽怯地縮了脖子:「夫人,這,這是……」

陸雲煙吩咐了婆子幾句,婆子愣了一下,心裏卻是狂喜起來,這是夫人交代的第一樁差事,只要辦好了,日後還怕沒有出路!

她連聲答應着,快步過去拍了拍那扇破爛的門:「有人在嗎?」

門裡走出來一個粗布短襦挽着袖子的中年婦人,擰着眉上下打量着外邊:「你們是誰?」

婆子笑着與她招呼:「大嫂子,我們夫人來這裡訪親戚,不巧已經搬走了,實在是口渴,想向你討杯水喝。」

「也不白喝你的水,這是一點心意。」她塞了十個大錢過去,客客氣氣地說著。

那婦人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歡喜地一把接過來,探頭多看了幾眼馬車:「你們等着,這就送過來。」

送水出來的卻是一個年輕的姑娘,身形窈窕,模樣清秀文弱,端着碗水過來,羞怯怯地與婆子說話:「這是我舅母讓送過來的。」

目光卻是忍不住往馬車這邊瞟了過來,看到凌家高大的馬匹和雕花車架,連馬車帘子都是珠紗繡花的,忍不住盯着移不開眼去,眼裡是說不出的羨慕和委屈。

她直勾勾盯着的樣子也被陸雲煙看到了,嘴角不由地漾起個輕淺的弧度,傳聞里說的果然沒有錯。

等婆子向那姑娘道了謝,再回到馬車邊時,陸雲煙隔着帘子吩咐:「給一張帖子給她,讓她好生收着,有什麼事可以憑着帖子來見我。」

婆子越發摸不着頭腦,眼前這位送水的姑娘模樣倒是不錯,可出身低賤,又是萍水相逢,夫人怎麼會對她這樣上心?看着這架勢,怕是這一回來就是奔着這姑娘來的。

她也不敢多問,取了一張凌家的帖子送到那姑娘面前:「我們夫人看着姑娘模樣出挑,心底也好,讓我把這個送給姑娘,若是日後姑娘有什麼事要幫一幫,倒是可以憑着帖子去求見夫人。」

姑娘驚訝地看着那張帖子,再看看放下帘子的馬車,始終看不見馬車裡的人,但那張帖子就在眼前,真真切切的不是在做夢。

她正愣神的時候,身後又傳來舅母的喝罵:「小浪蹄子,你又在找着由頭偷懶,送個水就要這麼久!沒看見還有那麼多衣服等着要漿洗嗎?!」

一個激靈,她驚醒過來,忙接過那張帖子飛快地塞進自己的懷裡,嘴裏喃喃道謝,又看了幾眼馬車才轉身進去了。

四喜不明白,驚訝地問陸雲煙:「夫人,那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給她帖子呀?」

陸家在燕京可沒有親戚,夫人怎麼會突然來這裡,又給一個素不相識的人一張帖子呢?這種種就像個謎團一樣讓她們幾個都想不明白。

陸雲煙看着那姑娘揣着帖子進去了,輕輕呼出一口氣,靠在馬車背上露出了笑容:「她呀,是個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