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豪門主母不幹了 陸雲煙凌承遠 第6章_芙楓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第二天一早,陸雲煙依舊照着規矩來給程老夫人請安,程老夫人特意讓人多準備了一份早飯,讓她跟着自己一起吃。

「你才剛進門,就幫着打點府里的事,要多仔細自己的身子,」程老夫人一邊說著,一邊讓羅媽媽端了碗紅米粥過去,滿目慈愛:「以後這府里還要靠你撐着呢。」

半句也沒有提前一夜的事,就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語氣慈祥又溫和。

這若是換了尋常婆媳,恐怕媳婦都要感動一番,能得到婆婆這樣細緻的關心,可是不敢想的。

陸雲煙卻是道了謝接過粥慢慢吃了一口,心裏自嘲地笑了笑,從前她也是被程老夫人的小恩小惠給感動了,一直以為她對自己這個兒媳婦十分看重,對她的話也是樣樣聽從,到最後卻被她送去莊子上等着活埋。

程老夫人看她小口吃着粥溫順的樣子,滿意地笑了起來:「把身子養好了,早些給我添個嫡孫。」

看陸雲煙抬頭,程老夫人笑得更是眉眼彎彎:「別人生的終究都是庶出,還是你給我添個嫡出的孫子才好。我這把年紀了,也不盼着別的,就想早點抱孫子,你可別讓我失望哦。」

說完還寬慰似的拍拍陸雲煙的手。

要不是陸雲煙重活了一世,怕是真要相信程老夫人一心盼着自己生個孩子了,只可惜她是從地獄裏爬回來的惡鬼,對眼前的一切看得太透徹。

前世自己到死都沒能生下個孩子,雖然凌承遠很少進她的房門,但終究是有過夫妻之實,她到處尋醫問葯也沒能懷上身子,以為真的是自己運氣不濟,直到最後病得不生不死的時候,埋她的婆子才說漏了口風。

原來是程老夫人嫌棄陸家是商戶出身,不願意讓嫡出的孫子身上流着陸家的血,竟然讓人悄悄給陸雲煙下了極重的紅花,毀了她的身子,讓她一輩子也當不了母親。

看着程老夫人虛偽的笑臉,陸雲煙按捺着心痛,別開臉去:「老夫人,我是來說給大爺房裡挑人的事的。」

程老夫人當她是新媳婦害羞了,笑着順着她的話:「你打算挑了誰,有看中的人嗎?」

在她看來,從凌家隨便挑一個模樣不錯伶俐些的丫頭收在房裡就是了,不用費什麼功夫去挑選。

陸雲煙卻是正色道:「我想着這事馬虎不得,畢竟大爺如今中了探花,已經在翰林院里任庶吉士,又深得各位相爺的看重,日後的前程自不必說,所以這身邊挑人還得仔細些,日後若是能生下個一兒半女,也要親娘是個體面點的才好,免得帶累了後輩子孫。」

這話說得在理!程老夫人也不禁點頭:「若是能有出身清白,知書達理的留在身邊伺候是最合適的。」

這樣她的孫輩才能越發有出息,不會被沒見識的親娘教壞了。

想到這裡她忽然想起了馮靜柔,她這沒進門就懷上了身子,讓自己和承遠還得替她遮掩,不然傳出去壞了凌家的名聲,那孩子也會被人瞧不起,這樣的親娘怎麼能教好孩子。

想着她心裏對馮靜柔又多了一份惱恨鄙夷。

陸雲煙自然留意到了程老夫人眼中的不悅,也知道她在想什麼,只是假裝看不到一樣,繼續說了下去:「現在府里伺候的丫頭雖然都是老實的,可見識和出身還是差了點,若只是當個通房丫頭倒是合適,可要做正經姨娘,終究是差了些許。」

程老夫人想了想:「那你打算怎麼辦?」

「不如讓人去打聽打聽,有那些出身清白人家,規矩教養大的,家道敗落了總要尋個出路,咱們出些銀錢買回來,豈不是比別的強?」

程老夫人當然也覺得好,只是這樣的人一時也難找,還得慢慢尋訪。

陸雲煙笑了:「也不急於一時,使了人花些時間去打聽打聽,找到了就把她和馮家表妹一起抬進門,也是雙喜臨門了。」

程老夫人一下子噎住了,心裏卻是急了,這怎麼能行,別的不說,就馮靜柔那肚子也等不起呀,誰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買到合適的人呢!

可是她想再要說,陸雲煙已經笑眯眯喚了管事媽媽進來吩咐了:「……不怕多花銀子,只要人模樣好,知書識禮守規矩,家世清清白白不會壞了大爺的名聲就好,快些讓人去打聽。」

又轉頭與程老夫人說著:「老夫人放心,這銀子若是公中不夠,我自己貼補些就是了,也要給大爺尋個可心的人回來。」

話都說到這一步,程老夫人這個做婆婆的還能說什麼反對的話,只能幹笑幾聲,誇讚她:「還是你賢惠大度,當初我就是瞧着你樣樣都好,才會替承遠做主娶了你回來。」

婆媳正說著話,凌家二姑娘凌玉錦過來給程老夫人請安了。

「嫂嫂也在呀,」凌玉錦見到陸雲煙,歡喜地上前拉住她的手:「有兩日沒見到嫂嫂了,也不去我那坐一坐。」

程老夫人笑着拉她坐下:「這才幾日沒見,你又纏着你嫂子。」

羅媽媽在旁邊湊趣說著:「明明是姑嫂兩個,卻跟嫡親姐妹似的好。」

凌玉錦掩着嘴笑:「我就喜歡嫂嫂,比我大哥好多了。」

程老夫人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眼看着要議親的人了,怎麼還這麼沒個正形,還不規規矩矩坐好了,仔細讓你嫂嫂笑話。」

凌玉錦聽到議親兩個字,這才收斂了些,坐直了身子悄悄望向陸雲煙這邊。

「雲煙呀,上一回讓你娘家幫着打聽的事怎麼樣了?靖海侯府世子可曾說了親事了?」程老夫人和凌玉錦兩雙眼睛盯着陸雲煙不放,巴巴兒等着她的回答。

靖海侯爺霍冠與陸雲煙的父親陸子胥是故交好友,意氣相投,常常在一起下棋喝酒。

程老夫人知道了這個關係,就催着讓陸雲煙去打聽世子霍無雙定下親事沒有,竟然想着能藉著陸家的關係,把凌玉錦嫁進侯府去。

當然這是痴心妄想,靖海侯世子是什麼身份,開國勛貴之後,又是自幼隨父親領兵戍守西北,年紀輕輕就是戰功赫赫,要不是公侯世家出身,說不定早就手握將印鎮守一方了,怎麼可能看得上凌家這樣家世的姑娘。

可是上一世的陸雲煙傻呀,她為了凌玉錦對自己的那點親熱,和程老夫人的託付,想盡辦法促成這樁婚事。

後來婚事沒談成,靖海侯與父親也來往少了,陸家白白得罪了靖海侯府,還被程老夫人和凌玉錦怨恨了許久,都覺着是她壞了這門親事。

想想自己都覺得可笑,到後來凌玉錦嫁給了順天府同知府董家二爺,時時回娘家來,卻始終對陸雲煙沒有半點好臉色,還跟馮靜柔沆瀣一氣,攛掇着程老夫人和凌承遠磋磨她。

就這樣的人,現在盼着她幫着說親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