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豪門主母不幹了 陸雲煙凌承遠 第4章_芙楓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晚上凌承遠來了陸雲煙的房裡。

這還是新婚以來,他第一次主動進房,在這之前就連新婚夜都是被程老夫人逼着過來的。

「你今天為什麼不肯接靜柔敬的茶?」凌承遠臉色難看,坐在陸雲煙的面前,語氣沉沉地質問。

陸雲煙正修剪着自己的種的西府海棠,用銅剪子一點點剪掉枯黃的花葉,聽他進來說話,頭也沒有抬,像是沒看見他一樣。

「陸雲煙!」凌承遠忍無可忍,動了怒了:「我在問你話!」

陸雲煙這才把剪刀放下,讓八寶打了水來洗了手:「我與母親商量了,挑個好日子給馮家表妹行納妾禮,先請人去馮家送買妾財,再擺上幾桌宴席請親朋來熱鬧熱鬧,這才不會委屈了她。」

凌承遠愣了愣,他沒想到陸雲煙真的去與自己母親商量納妾的事了。

他原本以為是陸雲煙嫉妒心起了,臨時反悔不肯讓馮靜柔進門,才會找了說辭不肯接茶。

一時間,他不禁有些尷尬,蹙了蹙眉:「你怎麼……算了,由你拿主意吧。」

這樣也好,至少馮靜柔進了門不會有太多非議,畢竟他跟陸雲煙剛剛新婚一個多月,現在就納妾,難免外邊會有人說些什麼。有陸雲煙出面,這事情就好辦多了。

陸雲煙溫順地垂着眼,沒有更多的表情:「這院子里總要添人的,我想着把她們安置在東廂房那邊,爺覺得可好?」

曉園的東廂房是凌承遠平日里住的地方,讓妾室住在那邊,豈不是讓他更方便了?換了是誰都不會這樣安排,她這個正房夫人是怎麼想的,怎麼會這樣安排?

凌承遠發覺自己怎麼也看不透眼前的人了,前幾日還為了他要讓馮靜柔進門難過不已的人,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這是真心答應了,還是慪氣故意這樣說,想要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可是還沒等他多加猜測,陸雲煙已經開口送客了:「這幾日天涼,爺也不能一直睡在小榻上,不如還是回東廂房去歇着吧。」

從兩人成婚開始,凌承遠就不願意碰她,顧忌着剛成婚的緣故,他就算進了房門也一直睡在暖閣外的小榻上,從來不肯靠近陸雲煙,只因為嫌棄她是商戶出身,一身銅臭味。

原本今天他進門是想說如果陸雲煙肯老老實實接納靜柔進門,他也給她個體面,睡到床上去,讓她成為名副其實的正房夫人,可沒想到還沒等他說,陸雲煙居然開口讓他去東廂房住,這算是趕他走?

凌承遠回過神來,羞憤難當,怒沖沖地起身:「那再好不過,我也不想留在這裡看見你!」

說完甩了帘子頭也不回地走了。

四喜和八寶聽到聲音慌忙進來,看見的就是走遠了的凌承遠,嚇了一跳,上前小心地問着:「夫人,這,這是怎麼了?」

陸雲煙輕笑一聲,全然不在意:「沒事,他今天回東廂房去歇着,不用給他準備被褥了。」

這樣真好,房裡只有她自己住,不用輾轉反側,不用事事替他考慮,不用顧忌他的喜好,她大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心情頓時輕快了起來。

可是兩個丫頭心情卻是有些沉重,夫人嫁進門也有些時日了,別人不知道,她們這兩個貼身伺候的可是清楚,凌家大爺一直沒有碰過她,今天好不容易主動過來了,怎麼還要回東廂房去了。

「好了,你們就別愁眉苦臉的了,今天誰當值的,快把外邊收拾了,我要看話本子。」陸雲煙語氣輕快地說著,嘴角微微帶着笑。

前一世她為了讓凌承遠能夠滿意,殫精竭慮地為凌家付出,像一根綳得緊緊的弦,現在終於把一切都放下了,沒有人再吵着她,她可要好好輕鬆一下,做自己喜歡的事,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四喜和八寶互望了一眼,無奈地答應着下去了。

外間的燈都滅了,只在碧紗櫥里點了一支蠟燭,陸雲煙趴在床上翻着話本子,這還是她在閨中時候就愛看的,現在再看居然已經隔了一世,更是覺得新鮮有趣。

值夜的八寶卻沒有這份閑適,她想着這一天的事,不由地替陸雲煙擔憂不已,也是睡不着了,像攤煎餅一樣在小榻上翻來覆去。

「夫人,過幾日咱們老爺要進京來盤點鋪面,要不要把這件事跟他說一說?」她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陸雲煙卻是搖頭:「再等等吧,讓父親知道了又要擔心了。」

八寶悶悶應着,卻輕聲說著:「可是凌家大爺與夫人剛成婚不到兩月就要納妾,這也太不守規矩了,誰家納妾不得是成親一年之後,哪有這樣的……」

她越說聲音越小,就怕陸雲煙聽了心裏難過,畢竟沒聽說過剛娶親就要納妾的,有頭臉的人家都拎得清楚,妾室只是為了繁衍子嗣才收進門來的,誰也不會當個正經主子。

陸雲煙翻了一頁話本子,抬起頭來:「那你覺着凌家大爺是個什麼樣的人?」

八寶沒想到她會這樣問,呆了一瞬,才結結巴巴說著:「夫人嫁過來之前,咱們老爺說了,凌家大爺才學出眾,模樣也俊,還中了金榜探花,是極好的人,可是……」

可是他對自家夫人為什麼那樣無情,冷漠到連她們這些下人看着都覺得難過不忍。

陸雲煙嘴角的笑輕忽縹緲,淡到幾乎沒有:「或許別人看來他是極好的,但我只覺得噁心可怕。」

她的聲音也很低,低到只有自己能聽清楚,八寶在那邊豎著耳朵好半天也沒聽明白,還在納悶夫人莫不是睡著了,怎麼說著說著就沒了聲音。

「夫人,表姑娘在院門外跪着了,說是要給夫人賠不是。」

四喜隔着窗,在廊下呵斥小丫頭:「這都什麼時候了,憑她誰來都不要理會,還能為了那麼個人擾了夫人的清凈不成!」

小丫頭委委屈屈:「東廂房那邊也知道了,大爺這會子怕是已經起身過去了。」

八寶忙翻身起來,要伺候陸雲煙起身:「大爺都過去了,只怕那位又要鬧一場了。」

陸雲煙卻是沒有半點要起來的意思,只是冷冷喚了四喜:「去榕園,把這事稟告老夫人,讓羅媽媽過來。」

馮靜柔可是程老夫人的姨甥女,大半夜就敢來砸門鬧騰,那索性都不要睡了,都起來看看這場鬧劇,她倒要看看程老夫人要怎麼收拾馮靜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