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豪門主母不幹了 陸雲煙凌承遠 第10章_芙楓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等到門外的丫頭被叫進來,是馮靜柔身邊伺候的菊葉,手裡提着個小食籃,見到凌承遠的時候還紅了臉,低着頭話都不敢多說一句。

凌承遠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平時在靜柔那裡不怎麼留意這個丫頭,今天看起來模樣倒還算清秀。

提着食籃的菊葉卻是心跳如小鹿亂撞,悄悄抬眼偷看一眼凌承遠,又怕他發現,聲音細細小小:「聽說大爺吃了酒回來,表姑娘讓奴婢來送些醒酒湯……」

打聽到凌承遠邀了翰林院的同僚一起出去吃酒的消息,馮靜柔就顧不得什麼老實養胎的話了,也忘了那一晚的教訓,又花了十幾個大錢請廚娘幫着做了這碗醒酒湯,讓菊葉趁夜悄悄送到曉園來。

她知道陸雲煙讓凌承遠回了東廂房住了,這就是給她留了機會。

只要她的遠哥哥肯天天去見她,就像當初在永寧時候那樣,她不信遠哥不急着抬她進門。

可是凌承遠並沒有半點高興,反而在聽說是表姑娘讓人送來的時候皺緊了眉頭,冷冷呵斥:「胡鬧,一點規矩都沒有了,誰讓她送這些過來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夜的鬧騰讓他心裏留了陰影,又或是怕真有人拿着這個鬧出去,被御史參一本,壞了他的前程。

他這時候早就忘了當初跟馮靜柔私通旖旎的艷事,只是一門心思惱怒馮靜柔的自作聰明。

又或許惱怒的是來的人不是陸雲煙,這讓他說不出心裏是什麼滋味。

菊葉被嚇得險些哭出來,連忙提着籃子就要退出去,卻又被凌承遠叫住了。

難掩沮喪的凌承遠站起身來:「走吧,我去看看她。」

這是陸雲煙自己不知好歹,就不能怪他不給留臉面了。

……

凌承遠夜裡又去了荷香榭的消息很快送到了陸雲煙這裡,送消息來的婆子這回都把嘴撇到耳朵根了。

「真是不知羞,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整日里妖妖佻佻,想盡法子勾引爺們,聽着都覺得髒了耳朵。」婆子一臉不屑,「還打發菊葉悄悄進的園子。」

陸雲煙聽到菊葉這個名字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讓丫頭取了賞銀給婆子,吩咐她不要聲張,還是回去好生聽着消息,婆子磕了頭歡天喜地地去了。

「上一回那樣罰了,還敢再來,這表姑娘是鐵了心要進來當姨娘了。」八寶低聲說著。

陸雲煙微微笑,嘴角漾起兩個小小的酒渦:「她早晚也是要當姨娘的,只是看她能不能稱心如意地進門了。」

過了午間,程老夫人剛剛午睡起來,就聽見外邊吵吵嚷嚷的,拉了臉叫了羅媽媽進來:「外邊這是鬧什麼,一點規矩都沒有。」

「曉園丟了東西了,夫人讓人閉了門在園子里找呢。」羅媽媽已經聽丫頭們說了。

程老夫人頓時動了氣,臉色不好看起來:「丟了什麼要這樣興師動眾的,青天白日的還能有賊進她房裡去不成?!鬧成這副樣子,外人要以為咱們凌家是什麼賊窩呢!」

狠狠將手裡的茶碗往桌案上一磕,冷冰冰地:「去把她叫過來,果然是出身低賤,眼皮子淺,為了點蠅頭小利就鬧得人盡皆知,這樣的人怎麼能當凌家的主母和宗婦!」

可等陸雲煙一來,她還是吃了一驚。

「你說丟了啥?鐲子?!」

陸雲煙一臉愧疚:「是那隻赤金嵌寶鐲子,老夫人讓人送去作小定禮的那隻。」

「說來也是我大意了,昨兒晚間我帶着兩個丫頭在園子里乘涼,嫌那鐲子太沉墜手,取了放在亭子里的石桌上,等到記起來再回去找的時候就不見了。」

「我想着左不過就是園子里幾個伺候的,就讓她們去問一問,誰知道一個個都推三推四,都說沒見過,那麼個鐲子還能自己長腳跑了不成!這才讓人閉了門在園子里查找。」

她後面的話程老夫人哪裡還聽得進去,心裏跟剜了塊肉似的隱隱作痛,那鐲子是凌家家傳的首飾,是當年程老夫人進門的時候,程家還富貴的時候,太夫人傳給她的,原本還指望着陸雲煙嫁進門來,再想辦法討要回來,沒想到現在就丟了!!

她這下子是徹底急了:「查,好好查,自家的園子丟個針頭線腦的都能找到,還能平白不見了一個鐲子!」

羅媽媽連忙答應,快步出去親自點了婆子去曉園查找,別人不知道,她可是心裏清楚,當初送去給陸雲煙作小定的首飾,都是程老夫人打算以後留着給女兒凌玉錦作陪嫁的,那是一件都不能少的!

陸雲煙就坐在程老夫人房裡,這時候她只要安靜地等着,羅媽媽會想辦法查個明白的。

等了一個多時辰,晚飯前的時候,羅媽媽才急急忙忙趕回來,臉色卻是有些怪異,見了程老夫人和陸雲煙,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給程老夫人端了盞茶上來。

陸雲煙看出來她的意思,起身笑着跟程老夫人告辭:「還得回去查一查,盯着她們些。」

程老夫人也沒留她:「去吧,有什麼事讓人告訴羅媽媽。」

等陸雲煙走了,羅媽媽才急急地說著:「那些丫頭婆子的房間都抄了一遍,都是乾淨的,沒有多出來的東西。」

程老夫人眉頭一跳:「陸家陪嫁過來的也查抄了?」

羅媽媽點頭:「都查了,沒發現有不對的。」

「那是怎麼回事?那麼大的鐲子,還能憑空消失了?!」前一夜丟的鐲子,怎麼也不能就被送出去了,應該還在凌家大宅里。

羅媽媽臉色難看地湊近前去:「只是看門的婆子交代了,昨兒晚上馮家姑娘使了人進了曉園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