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死後,她就能母憑子貴,在侯府稱王稱霸橫着走了,連侯爺侯夫人都得千依百順哄着她。

這樣的日子,它不美好嗎?

回到姜府,姜雲韶拉着章嫣然的手說,「三嫂,你去見娘吧,我先帶殊兒去客棧,他一個人偷偷跑出來,我沈家的爹娘肯定急壞了。」

章嫣然點頭,「好,那我讓他們把馬車趕到府門口,你們坐馬車去,等會兒跟大哥一起回來。」

姜雲韶應了。

她和沈雲殊在府門口等了等,就有人趕着馬車來了。

姜雲韶帶着沈雲殊上了馬車,直奔客棧。

馬車疾馳,忽然拐了一個彎。

姜雲韶身子一偏,一縷頭髮就掉下來了。

她抬手摸了摸,發現了不對勁。

「我簪子呢?」

她在髮髻上摸了又摸,沒摸着,扭頭看沈雲殊,「看到我簪子了嗎?」

沈雲殊眨巴着大眼睛,「沒看到,是不是掉你後邊了啊?姐姐你挪挪地兒,我幫你找找!」

說完,他立刻伸手將姜雲韶推開,跟小狗狗一樣趴在地上這裡摸摸那裡摳摳,努力幫姐姐找簪子。

找了一圈,他撓着頭望着姜雲韶,「沒有啊姐姐,馬車裡沒有,你是不是掉其他地方啦?」

姜雲韶慢慢將散落下來的那縷頭髮重新盤起來。

同時,也在慢慢回想簪子可能掉落的地方。

等盤好了頭髮,她也猜到了七八分。

她眯着眼,緩緩說,「多半是掉在孟世子那裡了。」

沈雲殊立刻「哦」了一聲,嘿嘿笑道,「那肯定是的,是的是的,姐姐你在他懷裡滾來滾去的,肯定簪子就滾掉啦!」

姜雲韶抬手敲了一下沈雲殊腦門,「你這小嘴巴可真是會說話啊,姐姐什麼時候在他懷裡滾來滾去了?明明是你不中用跌他身上了,連累我跟你一起摔倒,然後他不堪重負便把我扒拉來扒拉去的,我可沒有滾來滾去啊。」

沈雲殊噘着小嘴,「你又說我不中用……」

下一刻,他忽然捧着臉頰笑得像一朵太陽花,「沒錯呀!我就是不中用呀!誰讓我有個這麼厲害的姐姐呢!又會武功,又能殺人!我願意一輩子活在姐姐的光芒里,只要姐姐你願意為我遮風擋雨,我可以一輩子都做個混吃等死的沒用之人呀!」

姜雲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是什麼絕世小可愛呀!

她摟着這個可愛的弟弟,低聲說,「姐姐當然想一輩子寵着殊兒,為殊兒遮風擋雨,可是姐姐終歸要嫁人的,以後有了姐夫管着姐姐,姐姐就不能寵殊兒一輩子了——」

沈雲殊難過地噘嘴,緊緊抱着姐姐,哼唧道,「那姐姐就不嫁人。」

姜雲韶說,「不行,按大岐律例,女子年滿二十不嫁人,罰銀百兩,父母會被拉去官府教訓,官府還會強行為女子婚配,所以姐姐不嫁人是不行的,與其等官府到時候給我挑個歪瓜裂棗逼我嫁,不如趁早自己挑,你說是不是?」

沈雲殊難過得淚珠子都在眼眶打轉了,「嗚……」

姜雲韶捏了捏他小臉頰,又愉快地話音一轉,「不過呢!姐姐可以嫁個短命之人!等他駕鶴西去,姐姐就給他守一輩子寡,姐姐又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