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要命了娶我後病秧子長命百歲了在線閱讀 第8章_芙楓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孟星河莞爾,「沒事,不沉。」

姜雲韶偷偷看了一眼孟星河。

心說,不沉才怪,不沉你會將我從右邊扒拉到左邊嗎,明顯就是把你壓壞了,你承受不了了……

還嘴硬。

姜雲韶嘴角染笑,又跟孟星河道謝,「今天多謝世子爺溫柔收留我弟弟,他迷迷糊糊找錯了地方,打擾世子爺了。」

孟星河又笑道,「也沒事兒,小傢伙挺可愛的,一點也不煩人,沒打擾到我。」

他撐着搖椅兩側站起身來,優雅走至姜雲韶跟前,伸手溫柔捏了捏沈雲殊的臉頰,「以後經常來玩。」

沈雲殊抬頭看着這個高大的哥哥,哥哥距離他們那麼近,投下的陰影好像將他跟姐姐擁入了懷裡。

他眨眨眼看了看自己漂亮的姐姐,歪着腦袋軟綿綿問孟星河,「哥哥,你是在邀請我來玩,還是在邀請我姐姐呀?」

孟星河聞言,看向姜雲韶。

姜雲韶對上孟星河眸底的笑意,她飛快看向沈雲殊,笑道,「當然是邀請你啊,你不是被孟哥哥抱着睡了一覺?這可是不得了的交情。」

沈雲殊側眸看姜雲韶,煞有介事道,「可是姐姐你也被孟哥哥抱抱了呀!」

「噗——」

姜雲韶咬牙想打弟弟的時候,孟星河在一旁笑出了聲。

沈雲殊還不知危險,微抬下巴,跟孟星河一本正經地說,「哥哥,你請我的話,我就來,你要是想請我姐姐,那不行的哦!我姐姐這麼漂亮,不可以跟你們玩的,你們會喜歡她,然後跟我搶她的!」

孟星河又笑了。

姜雲韶害羞得都不敢看他了。

她咬牙看着沈雲殊,「沈雲殊!別胡說了!求你了!」

沈雲殊傲嬌地哼了一聲,「我才沒有胡說!我的姐姐就是招人喜歡!以前村裡那些人都這樣!誇我可愛,誇我乖,天天來找我玩,玩着玩着就問我想不想要一個姐夫,就找媒婆跟你提親!哼!我才不要!」

孟星河又笑了。

姜雲韶聽着耳邊低沉悅耳的笑聲,不禁又尷尬又頭痛。

她伸手捂住沈雲殊這張要人命的小嘴,「你給我閉嘴吧!別胡說八道丟人現眼了!孟世子跟他們能一樣嗎,孟世子不是那種庸俗膚淺見色起意的人!人家是見過世面的人!」

「嗚嗚嗚……」

沈雲殊委屈眨着眼睛,甩着腦袋想扒拉開姐姐的手,同時還嗚嗚嗚說著大家聽不懂的話。

「嗚也沒用!你不許說話!」

姜雲韶瞪他一眼,緊緊捂住他嘴巴剝奪他說話的機會,只給他留一個出氣的鼻孔。

搞定了臭弟弟,姜雲韶轉頭抱歉地跟孟星河說,「世子對不住啊,童言無忌,莫見怪!我這就帶這胡說八道的小子回去了!」

她再次行禮,「今日多謝您,謝謝!」

說完,她就抱着在她懷裡搗亂作怪的弟弟,猶如逃命般快步走向章嫣然,「三嫂!我們回去吧!」

「……好。」

章嫣然暈乎乎看了這一場意外引發的臉紅心跳,直到姜雲韶來到跟前,她才回過神。

她跟孟星河行過禮,就轉身快步跟姜雲韶一起離開了。

一行人呼啦啦離開,世子院里,又恢復了之前的寧靜。

小廝三七見孟星河靜靜望着一行人離去的方向,忍不住湊到他身邊八卦起來。

「世子爺,這個姜家四姑娘竟然生得這麼美,真是沒看出來啊,他們老薑家居然生出了個天仙一樣的女兒!哎喲喲,我已經能預見姜家的門檻都被媒婆爭着搶着踏破的場景了!這四姑娘,怕是要引起那些大家閨秀好一陣嫉妒議論了!」

身邊人的聒噪,讓孟星河收回了視線。

他重新坐回搖椅上。

剛坐下,他就被什麼東西硌了一下。

他側過身,伸手將身下的東西拿起來。

一枚漂亮的梅花簪映入眼中。

他手指摩挲着梅花簪。

應該是方才那姜姑娘被他摟着腰從右邊扒拉到左邊來時,這簪子從髮髻上脫落下來了。

三七也看到了他手裡的東西,連忙一拍大腿,「哎喲姜姑娘的簪子掉了!小的這就去幫您還給姜姑娘!」

說完,他就伸手要去拿。

孟星河淡淡瞥了一眼三七,「本世子還是第一次見你對女子如此殷勤。」

三七嘿嘿直笑,「小人也是第一次見姜姑娘那麼漂亮還溫柔的姑娘呀!能給美人效勞,那是多大的榮幸呀!」

他一邊說,一邊繼續伸手去拿簪子。

誰料,孟星河手腕一轉,就將簪子合於掌心攏入了袖中。

「……」

三七傻眼地望着孟星河,「世子,您幹啥?您不是差這點銀子的人吧?人家君子拾金都不昧,您這,您這區區一根銀簪子都不想還給姜姑娘了?人品有瑕啊!」

孟星河懶得搭理這個蠢貨,「就你多事兒,我自己不會還她?」

說完,他示意三七去燒水給他熬藥。

三七被剝奪了向美人獻殷勤的機會,癟着嘴不高興地走到一旁,點燃小火爐,燒水煎藥。

孟星河在搖椅上悠閑搖晃,側眸看着院門,他眼前浮現出了姜雲韶裊裊婷婷站在那裡的畫面。

看了幾息,他強迫自己收回視線。

他拿起書準備繼續看,可一垂眸,又不自覺看向了自己左邊胸口的位置。

他眼前浮現出姜雲韶被他摟着腰,被迫趴在他胸前,紅着臉頰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的畫面……

一息……

兩息……

三息後,他忍不住再次將藏在袖子里的梅花簪拿出來把玩。

梅花簪上的淡淡清香鑽入鼻中,他想起姜雲韶跟沈雲殊說的話,不由彎起了眉眼,嘴角也略翹了兩分。

他輕嘆,「三七啊,原來你家世子也沒那麼清高,他也不過是個庸俗,膚淺,見色起意的人啊……」

三七正在燒水,聽到世子爺這沒頭沒尾的話,他疑惑地看過來,「啊?世子您說什麼?」

孟星河笑了笑,「沒什麼。」

他低頭將梅花簪翻來覆去看了一遍,便準備再次收起來。

庸俗又怎樣。

膚淺又怎樣。

一見人家就喜歡又怎樣。

他一個將死之人,沒有喜歡人家的資格。

剛把簪子放入袖中,孟星河忽然發現了不對。

這簪子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