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要命了娶我後病秧子長命百歲了在線閱讀 第6章_芙楓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孟星河垂眸驚訝地看着小娃娃。

怎麼會有個可愛的小娃娃鑽狗洞跑到他院子來?

他噙着笑,微微彎下腰,微涼的手指落在小娃娃髒兮兮的腦袋上輕輕點了兩下,「你是誰家小孩兒?」

小娃娃見這個哥哥很溫柔,一點也不凶,頓時膽子大起來了。

他站起來一邊摘腦袋上的枯葉,一邊乖乖回答,「我是沈家的小孩兒,我叫沈雲殊,我五歲了哥哥。」

孟星河笑問,「幹嘛鑽我家狗洞呢?」

沈雲殊歪着腦袋望着孟星河,忽然,他上前兩步抱住了孟星河的腿。

他軟乎乎地撒嬌,「哥哥,我來找姐姐的,你帶我去找我姐姐好不好?」

孟星河仔細回想了一下,確定他們府里沒有什麼姐姐。

他問沈雲殊,「你姐姐叫什麼?」

沈雲殊說,「我姐姐叫沈雲韶,哦不對!她現在被你們姜家找回來啦,她改名叫姜雲韶啦!她今天剛到你們家,哥哥你見過她了嗎?」

孟星河聞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小孩兒原來是隔壁姜家剛找回來的四小姐養父母家的弟弟。

找錯地了。

他溫柔捏了捏沈雲殊的小臉蛋,指着隔壁說,「小孩兒,隔壁才是姜家,這裡是孟家。」

沈雲殊獃獃的睜大眼睛,不敢置信,「不是吧?我,我那麼努力刨開堵住的狗洞,我費勁了好久好久,居然找錯了地方?」

孟星河含笑,頷首,「嗯,你白費勁了。」

沈雲殊的小臉頓時垮下來了。

他低頭看着腳邊的狗洞,委委屈屈,猶猶豫豫地說,「那,那我又鑽出去好啦,我再沿着巷子往前走幾步,去鑽姜家的狗洞。」

孟星河看着灰撲撲的小孩兒,不由想到了自家可愛的表弟。

他伸手輕輕揪着沈雲殊的後襟,「別鑽了,這麼漂亮一個孩子,鑽得灰頭土臉的,不好看了。」

他指了指旁邊那堵牆,「我們家跟姜家就隔着一堵牆,我讓人扛梯子來,你翻牆過去好了。」

沈雲殊驀地抬頭望着孟星河。

哇!

這個哥哥這麼仗義的嗎?

他頓時笑得彎起了眼睛,抱着孟星河蹭了又蹭,「嗚嗚嗚哥哥你人好好啊!我要是有兩個姐姐的話,我一定送一個給你做媳婦!」

孟星河樂了,故意逗他,「那你把現在尋找的這個姐姐送我做媳婦不行嗎?」

沈雲殊眨了眨眼,搖頭慢吞吞地說,「不行哦,我現在這個姐姐超好的,她是我一個人的,不可以送給哥哥!我娘要是再給我生一個姐姐,我就把那個送給你!」

孟星河笑出了聲。

他捏着沈雲殊的臉頰說,「那你這不是擱這兒跟我畫餅嗎?說得好像對我挺仗義的,實際上你根本就沒姐姐可送我,你呀你,小小年紀就會忽悠人了是吧?」

沈雲殊撲到孟星河身上咯咯直笑。

孟星河牽着沈雲殊的小手,來到搖椅邊坐下。

沈雲殊見旁邊桌上有圓溜溜的小茶壺,立刻說,「哥哥,要喝水。」

孟星河點頭,拎着小茶壺給他倒了水,然後一邊摟着他喂他喝,一邊喊小廝來。

小廝三七從書房裡跑出來,一眼就看到自家世子摟着個乖巧精緻的小娃娃在喂人家喝水,三七都愣住了。

他詫異道,「世子,您這是從哪裡拐來的仙童娃娃啊?」

孟星河輕笑,「天上掉下來的。」

沈雲殊樂得直笑。

這一笑就嗆到了,嗆得直咳嗽。

「咳……咳咳……」

「快過來,我拍拍。」

孟星河見他捂着小嘴巴咳得要哭不哭的,立刻放下茶杯給他拍着小背脊。

等他不咳了,孟星河這才跟三七說,「去讓人搬個梯子來,這是隔壁姜家四小姐的弟弟,咱們送他去隔壁。」

三七連忙轉身找人去了。

沈雲殊乖乖依偎在這個好溫柔的哥哥懷裡,嘴裏軟綿綿的哼哼唧唧。

他剛剛咳得好難受的呀,一難受他就想趴在哥哥懷裡要人家哄哄,「哥哥,難受,你哄哄殊兒……」

孟星河低頭看着哼哼唧唧往他懷裡拱的小娃娃,眉眼含笑。

現在的小孩兒都這麼不認生的嗎?

剛見他,就拱到他懷裡要他哄啦?

「好,哥哥哄殊兒,哥哥哄哄就不難受了,乖……」

經常哄自家表弟的孟星河很嫻熟地抱着沈雲殊哄,他人溫柔,嗓音更溫柔,沈雲殊特別有安全感。

於是等小廝三七帶着人扛着梯子來的時候,沈雲殊已經靠在孟星河懷裡睡著了,還小豬似的打着小鼾。

三七稀罕地看着這個小娃娃,輕聲說,「世子,他是小豬轉世嗎?這還沒一刻鐘呢,怎麼就趴你懷裡睡着啦?」

孟星河指了指沈雲殊小靴子的泥,和小袍子上劃破的口子,慢悠悠說,「小傢伙應該是瞞着家人偷偷跑來找他姐姐的,走了很遠的路,又累又渴,方才還問我要水喝呢,這不,有人一哄他,又累又困的他就睡著了。」

三七恍然大悟。

他說,「那小的去姜家通知他們來接人?」

孟星河點頭,「行,這小東西一個人偷偷跑出來,他父母不定多着急呢,去告訴他姐姐一聲。」

「好嘞。」

三七應了一聲,立刻轉身離開。

等三七離開,孟星河便摟着沈雲殊,緩緩躺平身子靠在搖椅上。

他修長的手指握着一本書翻閱,大長腿伸長,足尖微微一點地,搖椅就在斑駁樹影下輕輕搖曳起來。

趴在他懷裡的沈雲殊在這樣輕緩的搖動里,滿足地咂咂嘴,好像回到了小嬰兒睡搖床的時候,小嘴巴都無意識翹了起來。

一刻鐘後。

得到消息的姜雲韶在章嫣然的陪伴下急匆匆來到侯府。

拎着裙擺剛一跨進世子院,木樨樹下那靜謐如畫的一幕就落入了她黑潤的眼眸。

她停下腳步,遠遠望着那摟着她弟弟悠閑靠在搖椅里的病弱世子爺。

劍眉鳳目。

鼻正唇薄。

英俊的五官好像刀刻一般,雖然因為身染重病而顯得過於瘦削,可依然不掩他曾擁有的絕世好風華。

斑駁的光影,溫柔落滿他一身蓮青色的錦緞長衫,可這樣的溫柔,卻也敵不過他翻閱着書還輕輕慢慢拍哄着懷中小孩兒時的溫柔。

似乎是察覺到有人注視,孟星河驀地抬頭看向院子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