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要命了娶我後病秧子長命百歲了在線閱讀 第5章_芙楓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不等姜雲韶說完,姜世榮就怒氣沖沖道,「姜雲韶!你在說什麼胡話!你三嫂是後宅婦人,怎麼能請外男進府,做這等不清不白之事?」

姜雲韶驚訝地瞥了一眼姜世榮。

她問道,「不清不白?哪兒來的不清不白?三哥哥你不是說了么,你和柳姑娘雖然白天一起摘花,晚上一起賞月,可是你們之間清清白白呀,沒道理你和柳姑娘做這種事兒就清白,我三嫂嫂找一個公子哥哥來做與你們同樣的事兒就不清白了吧?」

她微笑看着姜世榮氣得蒼白的臉,「三哥哥,你做人這麼不講道理的嗎?」

姜世榮氣得吹鬍子瞪眼。

章嫣然則目瞪口呆。

她望着這個美麗溫柔的妹妹,真的有些傻眼。

偷偷看了一眼姜世榮難看的臉色,章嫣然忽然忍不住想笑。

她飛快低下頭藏住笑意。

妹妹霸氣!

這些話她身為妻子不能說,說了夫君會以為她當真有了二心,只能由旁觀者來挑明,這個妹妹啊,簡直是她的嘴替,是她的救星!

姜雲韶看了一眼姜世榮,又慢悠悠說,「三哥哥,你別怪我說話難聽,人家夫婿是死了,可人家哥哥沒死吧?她怎麼就無依無靠無處可去了?人家來京城是來投奔她哥哥的,不是來投奔你的,她哥哥走了,你不應該找人護送她上路去找她哥哥,讓她們兄妹團聚嗎?你倒好,把人家接到你府里名不正言不順的住着,且還不是小住三五日,是沒名沒分的長住下去,你真以為人家喜歡過這種寄人籬下的日子嗎?」

姜世榮愣了愣。

不喜歡?

他瞧着柳姑娘好像挺喜歡住他們家的啊。

他看了一眼姜雲韶,努力壓制着脾氣,溫聲道,「我當然想過送她去柳兄那裡,可柳兄如今在千里之外的嶺南,那一路都很偏僻,多山賊猛獸,她一個弱女子,路上出事怎麼辦?」

姜雲韶勾唇,「三哥哥,是你擔憂她路上出事,還是她跟你說她害怕去嶺南?她一個弱女子可以從她老家孤身一人千里迢迢來京城,如今不過是再一次千里迢迢去嶺南尋她哥哥,怎麼就不行了?」

「……」

姜世榮再一次沉默。

「說得好!」

一旁,章嫣然忍不住給姜雲韶鼓掌,高興得臉頰都紅撲撲的。

姜世榮側眸狠狠瞪了一眼章嫣然,然後幽怨地看着姜雲韶。

他委屈地說,「韶兒,你變了,你剛回來就罵三哥,三哥疼你,不想跟你吵架,三哥自己出去靜靜。」

說完,他就不高興地甩手走了。

姜雲韶看着姜世榮的背影,愣了愣。

這個哥哥對妻子有點渣,可是在兄妹感情里,他還挺可愛的。

她忍着笑,握着章嫣然的胳膊,揚聲慢悠悠說,「三嫂嫂,咱們話又說回來,柳姑娘她年紀輕輕就失去了夫婿孤零零一個人,的確挺可憐,挺招人疼的……」

走到門口的姜世榮停下腳步。

他豎耳偷偷傾聽。

誰料,姜雲韶話音一轉,「三嫂嫂你要不要也學一學柳姑娘的可憐招人疼?你瞧,你生得這般美麗,你要是和離了,整天以淚洗面,也一定多的是公子哥心疼你,邀你去他們府上長住,白天溫柔陪你摘花釀酒,晚上陪你看星星看月亮。」

「……」

姜世榮氣得狠狠瞪了一眼姜雲韶,黑着臉,掀開珠簾氣憤走掉了。

看着他甩袖離開,章嫣然再也忍不住了,握緊姜雲韶的胳膊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

章嫣然用力抱緊姜雲韶的胳膊,高興得眼睛亮亮的,「四妹妹,你真的好好,我好喜歡你!」

姜雲韶莞爾,「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應該的。」

她這話讓章嫣然笑得越發歡快了,「哎呀!我上輩子積了什麼德了,怎麼能有個這麼可愛的妹妹呢!」

姜雲韶對嫂嫂嫣然一笑。

她側眸看着姜夫人,笑着問道,「娘,女兒懟了您的寶貝疙瘩,您不會怪女兒多嘴多事吧?」

姜夫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怎麼會怪?

她喜歡死了女兒的性情!

伸手捏了捏姜雲韶的臉頰,姜夫人歡喜的低聲說,「他算什麼寶貝疙瘩,你是咱們家老小,你才是娘的寶貝疙瘩!你儘管罵他,反正他沒腦子,還好你大哥二姐不像他,不然娘得愁死……」

說完,姜夫人就跟章嫣然一左一右拉着姜雲韶坐下來,拉着她噓寒問暖,拉着她問各種問題,恨不能將這些年缺失的母愛,一下子全都給她。

……

隔壁侯府。

清凈的世子院西南角。

碧綠的木樨樹下,放着一張竹編搖椅,搖椅上鋪着柔軟的狐毛墊子,純白,沒有一絲雜色,價值萬金。

此刻,病弱清瘦的世子爺孟星河正清閑躺在上面。

裊裊茶香中,他手肘輕輕搭着搖椅兩側扶手,修長的手指握着一本泛黃的古籍靜靜翻看。

因舉着書,他手臂微抬,蓮青色的錦緞袖子滑落,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來。

那手腕,瘦得能看清肌膚底下的青色經脈。

他是真的病了,且,時日無多。

可他並未因此悲觀厭世,他每日淡然清凈,從容烹茶觀書。

他有着入骨的溫柔,他不會因為他的生命只剩下最後一段短暫歲月,就放縱自己變成一個或暴戾或悲觀絕望的人,讓身邊的人陪他一同陷入無盡折磨里。

距離他不遠,有一堵靠巷子的牆,牆下面有一個狗洞。

此刻,狗洞里有東西在動!

孟星河側眸。

他放下書,靜靜看着狗洞那裡的動靜。

兩息後,他伸手抓着搖椅扶手,優雅站起身。

虛弱的他,用比正常人慢的速度,一步一步走到狗洞邊上。

他背脊靠着光影斑駁的牆壁,溫柔低着頭,好整以暇等着洞里的小狗狗鑽出來。

下一刻,一個玉雪可愛的小娃娃灰頭土臉鑽出來。

小娃娃沈雲殊抬起頭機靈掃視四周,想看看這裡是不是他姐姐姜雲韶的院子,然後,猝不及防跟狗洞邊上的孟星河對上了視線。

「……」

他抬手擦了擦臉上的髒東西,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一臉無辜地望着孟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