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要命了娶我後病秧子長命百歲了在線閱讀 第3章_芙楓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丫鬟巧娘說,「聽聲音像是三少夫人。」

姜雲韶安心了。

是她嫂子啊,那嫂子口中所說之人跟她應該沒什麼關係了。

她低聲問,「三嫂嫂方才說的是誰,你知道么?」

巧娘抬頭看了一眼姜雲韶,有些為難。

姜雲韶挑眉,「怎麼,我是外人,不能聽?」

巧娘慌忙行禮,「不是的不是的!奴婢這就告訴四小姐。」

巧娘抬頭看着姜雲韶,低聲說,「三少夫人說的應該是三公子身邊的紅顏知己,柳小姐。」

姜雲韶微微皺眉。

她那個三哥都成了親了,身邊還有個紅顏知己?

巧娘繼續說。

「三公子當年去安州書院念書時有一個交情很好的同窗柳公子,一來二去就認識了柳公子的妹妹柳小姐。柳小姐生得美麗,性子又像水一樣溫柔,三公子很喜歡柳小姐,可惜柳小姐早已心有所屬,沒多久就嫁了人,三公子只好遺憾回京,與夫人給他定下的三少夫人成了親。半年前,柳小姐的夫婿病故了,柳小姐便進京投奔她的舉人哥哥。巧了,她哥哥入了一位大人的眼,早幾天就去千里之外做主簿了,她在京城無親無故無處安身,走投無路之下,她找到了三公子,三公子就將她帶回府里安頓……」

說到這兒,巧娘偷偷看了一眼姜雲韶,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姜雲韶聽得正起勁,微抬下巴,「繼續說,你以後多半是要跟着我的,咱們主僕之間,有什麼就說什麼。」

巧娘乖乖點頭,又往下說。

「三公子當初就喜歡柳小姐,只是郎有情妾無意,如今柳小姐的夫婿病故了,孤苦伶仃一個人,三公子便格外憐惜柳小姐,時常給柳小姐買東西哄她開心。雖然三公子說是替他好友柳公子照顧柳小姐,可是……可是他和柳小姐這兩個月着實過於親近了,白天一起摘花釀酒,晚上一起坐在長廊看星星看月亮。有幾次夜裡,三少夫人去尋他,他還訓斥三少夫人猜疑心重,打擾了柳小姐的清凈……」

說完,巧娘看着珠簾,輕嘆,「這般下來,三少夫人忍不下去了也是正常……」

姜雲韶聽完,不由在腦海中勾勒出了那位三哥哥的形象——

渣。

而且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那種渣。

對外面的女人憐香惜玉,對家裡的妻子卻冷酷無情。

如果他真的已經放下了那位柳小姐,只把人家當朋友的妹妹來對待,那就不應該跟人家走得太近,不該白天黑夜都湊在一起,讓枕邊人寒心。

如果他真的放不下柳小姐,那麼就索性把柳小姐納妾,也好過如今這樣打着朋友的幌子幹着曖昧的事,平白噁心了三嫂嫂。

畢竟啊,他要是把柳小姐納做了妾,那三嫂嫂不論怎麼鬧,不論怎麼教訓小妾都理直氣壯是不是?

可如今他和柳小姐這樣在三嫂嫂眼皮子底下曖昧不清的,三嫂嫂卻連吃醋教訓小妾都沒立場,還要反過來被他訓斥小肚雞腸心胸狹隘猜疑心重。

這噁心事兒,擱誰身上誰不委屈呢?

姜雲韶想進去湊熱鬧。

她示意嬤嬤別通報,然後搭着巧娘的手,一步步裊裊婷婷走上台階,來到珠簾前面。

她聽到屋裡傳來清潤的男子嗓音——

「娘,她章嫣然不可理喻瞎胡鬧,您怎麼也跟着不講道理?我都說了一萬遍了,柳姑娘是我同窗好友的妹妹,她哥哥不在,她夫婿又去世了,她無依無靠的我不管她誰管她?昨天章嫣然把她氣跑了,她沒錢只能住最便宜的客棧,那裡魚龍混雜,她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怎麼向她哥哥交代?」

聽到這話,姜雲韶笑了。

她纖纖玉手撥開珠簾走進去,慢聲道,「那三哥想怎麼跟她哥哥交代呢?莫非想與三嫂嫂和離,娶了那柳姑娘,以妹夫的身份去向她哥哥好好交代?」

「……」

姜雲韶突然闖入,一屋子人全都同時抬頭看向了她。

看到一身白衣裊裊婷婷美若天仙的姜雲韶,他們誰也沒認出來。

可是看到扶着姜雲韶的巧娘時,他們瞬間猜到了姜雲韶的身份。

這丫鬟是跟着大兒子一起去南州游龍鎮接四女兒的!

所以眼前這姑娘,就是他們家四女兒!

姜夫人激動站起來,「韶兒……」

她紅着眼眶一步一步走向姜雲韶,顫聲道,「你是我的韶兒嗎?」

姜雲韶打量着姜夫人。

她這個親生母親,長得端莊,面容和善,看向她時滿眼都是歡喜。

她彎唇一笑,欠身行禮,「娘,我是姜雲韶。」

姜夫人聽着這一聲「娘」,眼裡涌動着淚光。

她顫抖着手,抓着姜雲韶的胳膊,「快起來,快起來……」

她扶着姜雲韶起來後,伸手輕輕摸了摸姜雲韶這張陌生的臉頰,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姜雲韶。

「韶兒!娘終於把你等回來了,你終於回到娘身邊了!」

姜雲韶乖巧任由母親抱着她。

她下巴靠在母親肩上,伸手輕輕拍着老人家的背脊,溫柔哄着老人家。

「娘,您別哭,別難過,女兒這些年在養父養母家裡並沒有吃苦,他們待女兒如珠似寶,您看女兒如今這模樣,是不是也不像吃了苦頭的樣子?」

姜夫人悲傷地搖頭飆淚。

女兒怎麼會沒有受苦呢?

她聽找到女兒下落的人說,女兒養父母家在特別窮苦的山溝溝里,住的是特別破的草房子,那個山溝溝里的人都是把女人當男人使,把男人當牲口使,每一個人都是在拼了老命的艱難活着!

她的女兒這些年肯定受大罪了,肯定滿手的繭子滿手的傷疤——

她一邊哭一邊抓着女兒的手摸了摸,已經做好了為女兒粗糙難看的大手哭上一場的準備,誰料,卻摸到了一手溫潤柔軟。

「……」

姜夫人愣了愣,有些難以置信的慢慢低頭看女兒的手。

女兒嬌嫩柔軟沒有一丁點繭子的小手映入她眼帘,她一怔,連哭聲都凝滯了。

她滑稽地張着嘴巴,陷入了詭異的沉默里——

等等……

不是說女兒養父母是山溝溝里的窮苦農民嗎?

那女兒這雙手怎麼會養得比她這個養尊處優的夫人還柔軟嬌嫩?

這哪裡像是一雙從小就在干農活的手啊,這分明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手啊!

姜夫人含淚重新打量女兒。

看着這個一點也不像粗鄙膽怯的鄉下村姑,反而氣度從容美麗大氣的女兒,姜夫人有些恍惚。

這……是不是信息有錯啊?她女兒的養父母,當真只是山溝溝里沒見過世面的憨厚貧苦老農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