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2)

>

沈雲殊得意地笑了。

他抿嘴一樂,正要拉着姐姐躲起來,忽然又聽到了房裡傳來爹娘的對話。

足以讓他心碎的對話——

「沈郎你等等,我瞧着外面太陽好毒辣啊,你身上的傷還沒好呢,曬太陽會難受的,你就別出去了吧。」

「嗯,美娘你也一樣,你看你的臉好不容易才捂白,你要是出去曬太陽,一定會把臉曬得黢黑!過兩天咱們去見姜夫人,你這個黑黢黢的養母豈不是要被人家白凈美麗的親生母親比下去?那多尷尬難堪?」

「對對對!沈郎你說得特別有道理!那我也不去了,我這張美麗的臉可比那臭小子重要多了,他丟就丟吧,我的臉不能丟。」

「就是!誰讓他自己瞎跑呢?丟了就丟了,咱們再生一個。」

「不再生也沒關係啊,咱們有小韶兒呢!小韶兒又乖,又能幹,她一點也不比咱那臭兒子差!」

「就是,來來來,咱們坐下來繼續吃點心,這點心好吃……」

「……」

門外。

沈雲殊張大嘴巴獃獃地站在原地。

他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議地望着緊閉的門。

裏面……

裏面真是他爹娘?

不是吧?

他這個寶貝兒子丟了,爹娘只着急了一眨眼的工夫就不管他了?

還說什麼兒子可以走丟,臉不能晒黑,臉不能丟,這是他親娘嗎?

怎麼可以這樣對他!

明明剛剛還說他是寶貝蛋,不到幾句話的工夫他就又成了臭兒子了?

他,沈雲殊,就這麼不值錢嗎?

沈雲殊超級委屈地握着小拳頭委屈巴巴地盯着門三息,眼裡湧出了淚花。

聽到房裡的人真的在挪凳子重新坐下來,還討論起了哪一種點心好吃,他眼淚再也憋不住了。

真的不出門找他了!

過分!

他真的被爹娘氣哭啦!

他超級難過,轉身就哭着撲進了姐姐懷裡,「嗚嗚嗚,姐姐,走,我們走,我們不要爹娘了,我們去流浪,我去討飯養活姐姐!」

「……」

姜雲韶差一點就笑出聲來了。

哎呀這個小可憐,他難道沒聽出來,爹娘是故意嚇唬他,故意想給他這個偷偷不辭而別的崽崽一個教訓么?

「走哇姐姐,我不要見爹娘了,他們把我丟了,我生氣了!」

沈雲殊還在拚命拽姜雲韶的胳膊,想帶姐姐跟他一起去流浪,去討飯。

姜雲韶看着弟弟跟憤怒的小牛犢一樣,一邊飆着淚一邊梗着脖子拚命拽她,她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她沖房裡笑着喊道,「爹,娘,你們鬧夠了沒有?你們再不出來,我可真要被殊兒拖着去討飯了啊,咱們一家四口下次可就要在乞丐窩裡相見了——」

「哈哈哈哈——」

房裡傳出了沈家夫婦的笑聲。

兩人很快走出來打開門。

爹爹一身黑色錦裳,濃眉大眼,一身正氣,赫然一副名門正派正直大師兄的模樣。

娘親一身同款的白色錦裳,妖妖嬈嬈,眉眼間透着一股子顛倒眾生的嫵媚,赫然一副魔教「妖」女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