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要命了娶我後病秧子長命百歲了在線閱讀 第10章_芙楓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沈雲殊一愣,眼睛刷的一下亮了,「好!」

他特別激動,「那這麼短命的姐夫,我們去哪兒找啊?」

姜雲韶低聲說,「孟家哥哥就是很不幸的短命之人,他活不了多久了……」

沈雲殊眼睛更亮了,「那我們……」

姜雲韶笑着說,「我們就把他拿下。」

沈雲殊連連點頭,「好!好的好的!就要他了!」

姜雲韶捏着他小耳朵,低聲說,「那你以後就多找他玩玩,你經常去找他,我就能跟着你一起去找他玩了。但是殊兒,你不可以讓他知道,咱們是因為他生了病才想要他做姐夫的——」

她摟着弟弟,慢慢囑咐,「孟哥哥他本來就活不久了,很可憐的,要是知道咱們跟他玩居然是在盼着他死,那他得多難過啊是不是?咱們就假裝是看上了他的英俊容貌和溫柔氣度,咱們開開心心哄着他走完最後幾個月,讓他含笑離開人世,好不好?」

沈雲殊乖乖點頭。

他也覺得孟哥哥好可憐。

那麼溫柔的呀,怎麼就活不長了呢?

他靠在姐姐懷裡,忽然他抬起頭說,「不對呀姐姐,咱們這樣不是在騙他嗎?」

姜雲韶拍了拍他腦袋,「不是,咱們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他被他未婚妻拋棄了,滿京城的大家閨秀呢又都知道他要死了不肯嫁給他,可他現在急需一個出身名門的妻子給他生孩子,我剛好可以替他做這件事,我可以成全他。而我呢,需要嫁人來應付官府律例,他的各方面條件剛好符合我的要求,他可以成全我——所以你看,我跟他是各取所需,我們不虧心,懂嗎?」

沈雲殊乖乖哦了一聲。

他撥弄着姐姐的耳環想了想,忍不住又說,「雖然姐姐說得很有道理,可我還是覺得在騙他……」

姜雲韶輕笑,「好吧,我承認,是有一點點欺騙他,不過我要是能跟他成親,再有個殊兒這麼可愛的孩子,那等他去世以後我肯定會好好撫養他的孩子長大,給他們孟家延續香火,這樣一來,我們是不是就沒有一丁點對不起他了?」

沈雲殊一愣,隨即釋然了。

他開心地說,「那姐姐一定要給孟哥哥生個好乖好聰明的娃娃,以後我跟姐姐一起養娃娃,把娃娃養得又可愛又能幹,這樣孟哥哥就能瞑目啦。」

姜雲韶低頭看着這小子,噗嗤笑出了聲。

她跟孟星河八字還沒一撇呢,殊兒就開始跟她討論怎麼養她和孟星河的小娃娃啦?

還天真無邪的說什麼讓孟哥哥瞑目,嘖,人家孟哥哥現在還沒死呢,瞑不了目。

「姐姐你快,摟着我,我要趴窗戶上看看外面,你摟着我,別讓我掉下去了……」

沈雲殊在鄉下生活了很久,終於又看到了這麼繁華的街道,他忍不住掀開車簾趴在窗戶上看,還撒着嬌要姐姐摟着。

「好。」

姜雲韶溫柔應了。

她靠着車壁,心裏想着那簪子的事。

她那簪子裏面有玄機,還有劇毒,也不知道孟星河有沒有發現……

若是發現了,孟星河會怎樣看她這個隨身攜帶殺人利器的女子呢?

他會不會被嚇破膽,對她徹底沒興趣了呢?

嘖……

好歹也是個世家子弟,應該沒那麼慫那麼廢吧?

若是那孟星河當真那麼慫,不敢惹她,那她就只能去尋找下一個有權有錢長得好看的短命鬼了。

「哇!姐姐快看!你快看啊!」

「……嗯?」

沈雲殊神神秘秘的嗓音,喚回了姜雲韶的思緒。

姜雲韶傾身,順着弟弟指着的方向看過去。

一瞬間,官府門口張貼的一張巨大型的通緝令落入她眼眸——

江洋大盜鬼面雙煞……

罪惡滔天,一月前又殺朝廷命官江州知府……

取二人首級者,賞萬兩黃金……

「姐姐!」

沈雲殊眨巴着大眼睛撲閃撲閃地望着姜雲韶,在她耳邊得意地說,「我們爹娘的腦袋好值錢呀!」

他抱住姜雲韶的腦袋,又低聲哼道,「可是,江州知府明明是姐姐你去殺的呀,關爹娘什麼事?他們早就金盆洗手啦!這群廢物!大廢物!抓人都抓錯啦,活該他們一輩子抓不到!」

姜雲韶輕笑出聲。

她摟着激動得不得了的弟弟,勾唇又看了一眼那通緝令,便將車簾放下。

她向弟弟豎起一根手指,「噓,這是咱們家的秘密。」

沈雲殊點頭,捂着小嘴巴低聲說,「我知道的啦,我不會跟外人說的,我才不會害我爹娘和姐姐丟掉性命呢!」

頓了頓,他幽怨地瞅着姜雲韶,哼哼起來,「爹娘和姐姐都壞,都不肯告訴我這個秘密,要不是我自己偷偷發現了,你們肯定要瞞着我一輩子啦!」

姜雲韶失笑。

她用額頭抵着弟弟的額頭,柔聲說,「我們不是存心想瞞着殊兒,誰讓殊兒年紀太小了呢?我們怕殊兒說漏嘴了呀,我們是打算等殊兒十歲了就正式開祠堂告訴你的……」

沈雲殊噘了噘嘴,「哼!」

姜雲韶摟着弟弟,跟弟弟一同回憶起了半年前那個夜晚。

那天深夜,爹娘把弟弟哄睡下以後,就跟她一起來到祠堂。

爹娘領着她給祖師爺上了香,對祖師爺宣告她已經將爹娘的本領全都學了去,可以出師了,從今以後爹娘就要金盆洗手,再也不沾血腥。

然後,爹爹就豪氣地拿出了一個鑲嵌着寶石的大金盆,往裏面倒了半盆子熱水,又拿出一籃子不知何時準備的娘最喜歡的薔薇花瓣撒裏面,開始跟娘一同洗手。

在她蹲一旁托腮羨慕爹爹對娘的寵愛時,哐當一聲,有人推開了門。

她和爹娘同時扭頭看去,就看到本該睡着的弟弟抱着他的小老虎布偶單手叉着腰,威風又得意地沖他們大笑。

她們驚呆了。

娘詫異問他,我不是給你喝了安神葯嗎?

弟弟他特別得意地說,沒想到吧,我全都吐出來啦!你給我喝那麼苦的葯,都不甜甜,我能乖乖咽下去嗎?你一轉身我就吐床底下啦!

她跟爹娘不禁沉默望着狡猾的小崽崽。

失策了。

看來下一次要給他下藥的時候,要準備甜甜的葯才行。

得意的小崽崽在他們三雙眼睛注視下大搖大擺走進來,指着那個大金盆問他們,我躲在外面聽好久了!你們一直在說金盆洗手金盆洗手,這個金盆洗手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她和爹娘絞盡腦汁忽悠弟弟。

誰料,弟弟居然不上當!

弟弟他叉着腰說,你們不要當我傻,你們不告訴我,那我可要出去問別人啦,我要問問他們,我爹娘大半夜不睡覺偷偷金盆洗手,他們是在幹什麼壞事!

……弟弟這威脅,真的是蠻嚇人的。

因為金盆洗手,真的不是正經人會幹的事。

一說出去就保准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