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甜誘,嬌媚宿主笑,主神心在飄被挖心的白月光03在線免費閱讀

甜誘,嬌媚宿主笑,主神心在飄被挖心的白月光04在線免費閱讀

思九偷偷看了眼陸川,小聲問道:「大人,你對他做什麼了?」

它好像看到大人做了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有做。

胡宥輕描淡寫回道:「沒什麼,就是讓他這輩子一入睡就要感受剜心之痛而已。」

思九(ʘ̆ωʘ̥̆‖)՞

思九後知後覺,它吵着大人睡覺,沒被大人當場拆了,真是幸運。

至於另一個出主意的張娜,胡宥暫時沒有精力去找,她體內這麻醉劑是才打進去的,要化解得幾個小時,她可不找罪受,先回去休息。

出了這家私人醫院,站在大門口,觀察周圍場景,尋找回自己家的路線。

她出國三年,也才回來,雖有記憶,但這個城市變化有點大,她一時還有些茫然。

來見陸川時,想着和他說清楚,除了手機什麼也沒帶,可現在,手機也不知道被陸川扔在哪裡了。

身上的病號服讓她看起來有些弱小可憐又無助。

「大人,思九幫您導航地址吧!」思九開始獻殷勤,謝大人不拆之恩。

「嗯。」

獻殷勤成功的思九立馬開啟導航功能,給大人指路。

胡宥順着腦海里的路線,像是剛進城的小村姑,左右看看,前後瞧瞧,一邊往前走,時不時還按按太陽穴。

突然,一輛低調卻不失格調的汽車從她身邊開過去。

胡宥往路邊躲了躲,突然透過車窗縫看到了一抹毛茸茸。

胡宥腳步一頓,怔怔看着駛遠的車,手指摩挲着,好可愛,想摸,還和她的同族很像。

看到毛茸茸的驚喜讓她一時都忘了麻醉劑帶來的昏睡感。

胡宥正雙眼放空,想像着自己摸上那抹毛茸茸的感覺,沒有注意到,剛才那輛車又慢慢地倒退了回來。

只有一條縫的車窗搖了下來,一張稜角分明的帥氣的臉和一個可愛的毛茸頭一起出現在車窗邊。

「需要車嗎?」

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響起,直鑽進胡宥的耳朵里。

胡宥的注意力卻被男人抱着的可愛的狐狸犬所吸引,雙眼亮晶晶看着它,手指微動,想摸。

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看你穿着病號服,有需要幫忙的嗎?」

胡宥這才回過神來,目光落在男人的臉上,揚起一抹自然的淺笑:「我可以摸摸它嗎?」

淡淡的笑,明明很自然,陸司鈺卻覺得它勾人攝魄,風都是熱的,心都加了速。

他是個淡漠的性格,除了必不可少的工作需求,很少主動和人接觸。

然而,剛才不經意的一瞥,那抹單薄的身形莫名讓他想靠近,於是就讓司機把車退了回來。

更意想不到的是,原來不止那抹身影讓人心疼,她的笑還會讓人心顫。

陸司鈺壓下三十年不曾有過的悸動,平淡又小心機地回道:「上車嗎?讓你抱它。」

胡宥欣喜笑道:「那就謝謝了。」

她拉開車門,一上車就伸手把狐狸犬抱住,輕輕地摸着讓人舒服的毛茸茸,神色溫柔又滿足。

(小可愛們,現實生活中不要隨意上陌生人的車哦!)

陸司鈺心下震驚,他的小九和他一樣,很淡漠,很少讓外人觸碰,沒想到被第一次見面的她這樣抱着,竟然一點兒也不反抗,還很享受。

胡宥抱着狐狸犬,像抱着孩子一樣放在自己腿上問道:「小可愛,你叫什麼名字?」

陸司鈺迅速接話:「它叫小九,我叫陸司鈺。」

被搶了話的小九:=_=,主人真討厭,人家又沒問你。

胡宥雙眼又亮了亮:「小九,好親切的名字呢!」

陸司鈺:「……」

他輕咳一聲,又道:「我叫陸司鈺。」

胡宥微笑着轉頭,禮貌地報了自己的名字:「哦,你好,我叫胡宥。」

陸司鈺含笑點頭,心裏默念,宥宥,真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