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少爺,不要……」

望着鏡中陌生無比,清俊無儔的五官,許寧怔怔出神。

卻聽身後傳來少女嬌滴滴的聲音。

他扭頭一看,只見一位侍女打扮,身材傲然的少女,此時正被五花大綁,雪白的俏臉緋紅一片,衣衫凌亂不堪,白花花的嬌軀暴露在空氣中。

什麼鬼?

他瞳孔微微收縮,看着眼前的一切感到不可思議。

我這是做夢,睡迷糊了?

難不成……我穿越了?

身為一名網文愛好者,對於穿越這種戲碼並不陌生。

他清楚記得自己穿越前,還躺在宿舍里看一本名叫《劍神至尊》的玄幻小說。

第五十章神劍一怒,得知自己青梅竹馬被許家人擄走,龍凌天一怒之下殺上許家,滅許寧,救姚靈兒

小說劇情剛到**階段,看得他無比興奮,熱血沸騰!

誰知下一秒他竟然穿越了!

難不成連老天都看不慣他的九九六的社畜日常?所以幫他重開了一把?

他看了一眼面前滿臉嬌羞的侍女,據他剛融合的記憶所知,原身今日獸性大發,正準備**這個剛來的侍女。

美人已經綁好了,此時上還是不上?

正當他陷入猶豫之際,門外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循聲望去,一名隨身侍衛走進來。

「稟公子,姚靈兒已經接回來,老爺說明天就能過門。」

還有這種好事?

等等,姚靈兒?

許寧腦袋嗡嗡作響,瞳孔一縮,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這裡是我家,是許府?」

許寧的臉色逐漸難看,腦中原身的記憶也隨之復蘇。

原身是這本小說前期反派,同時是幕後大反派玄聖女帝的忠誠小弟,姚靈兒更是主角龍凌天的青梅竹馬!

原身許寧,仗着家世欺男霸女,無惡不作,是妥妥的紈絝子弟!

按照正常劇情,明日他將姚靈兒過門時,龍凌天將會血洗許府,將他一劍刺死,擄獲姚靈兒的芳心!

「人家穿越都是主角模板,偏偏就我穿越到反派身上!除了長得帥出身好,我就只有給主角打臉的份兒啊!」

「再者說了,姚靈兒過門給我當小妾,那是姚家想巴結許家,這才把女兒倒貼給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跟我有什麼關係!」

「明明是龍凌天搶妾為先,憑什麼殺我!憑什麼要滅我許家!」

許寧吐槽着,腦中不由浮現一道身着青裙,嬌小動人的清純少女。

這可是屬於他的女人,憑什麼要讓給龍凌天!

更何況,姚靈兒在原著中可是萬載難逢的玄靈之體,世間頂級鼎爐體質,若能得到她修為可一日千里!

念至此處,許寧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龍凌天,我的女人你別想動!」

「就算是主角又如何,一樣弄死你!」

他深吸口氣,腦中開始謀劃如何對付龍凌天。

原著中這個時期的龍凌天已突破造化境,身邊還有一位聖法境強者的魂念。

此間修為分凡境七轉、歸元境、造化境九變、天尊境、聖法境、不朽境、大聖境、真仙境八大境界,寧家老祖也不過才聖法境罷了。

此外龍凌天左右逢源,各大不朽道統、長生世家的老一輩,賞識他的不在少數,真要打起來這些人肯定不會坐視不理。

「對付主角,必須得一棒子打死才行!」

「不能給他任何反撲的機會,否則後患無窮!」

許寧喃喃自語,此時他的記憶已經融合的差不多了。

大敵當前打消了他玩弄侍女的心情,吩咐人將侍女送走後,旋即離開卧居,朝許府主屋走去。

他堂堂族長嫡子,能調動的能量極為驚人。

許家,京城第一世家,幅員遼闊,底蘊恐怖。

許府內的靈氣之濃郁幾乎化作霧靄,不時可見奇珍異草,瑞獸祥雲,道韻流轉間恍如仙境。許府方圓百里被彌天大陣籠罩,貿然靠近者必死無疑。

許家存世萬載,是玄聖女帝親信,有十二位天尊坐鎮,還有一位聖法境老祖,縱觀整個玄聖天域也是足可排進前十的大世家。

許寧走在族院里,時不時有美艷動人的婢女恭敬地彎腰行禮,如果仔細觀察就不難發現,這些婢女都有歸元境修為,既是侍女又充當護衛。

他來到恢弘大氣的主屋內。

屋內,暖風吹拂,傳來鶯鶯燕燕的嬌笑聲。

一位身着華服的中年人正矇著眼,正跟一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妾玩抓貓貓。

妥妥反派無疑!

「見過少主!」見許寧到來,頓時有美妾打招呼。

中年男人這才扯下蒙眼布,咳嗽一聲轉移話題道:「寧兒,去見姚家那小丫頭了嗎?是不是如傳聞一樣美貌?」

說著,他還衝許寧擠眉弄眼,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

你個老不正經……許寧白了他一眼。

眼前此人正是他的父親,許峰!

「父親,我們馬上就有大敵了!」許寧正色道。

許峰瞳孔一縮,收斂臉上的笑容:「此言何意?」

說著,他揮手打發走了四周的美妾。

「姚靈兒有個青梅竹馬叫龍凌天,他雖只有造化境,但身邊有一位聖法境強者殘魂!」

「明日大婚,他必將殺上我許家!」

聽到這話,許峰微微頷首,他沒有問許寧是怎麼知道此事的,而是正色思考起來。

「聖法境強者殘魂……我知道了,明日我讓十二天尊列陣。」

許寧點頭又搖頭,眸中有寒芒一閃而逝。

「還不夠!」

身為一名合格的老白讀者,他深諳玄幻小說的套路,很清楚想真正殺死主角,就必須得有足以碾壓主角的戰力。

只有一棒子打死主角,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你的意思是?」許峰微微皺眉,感覺兒子有些大題小做了。

誰料許寧語出驚人!

「今晚讓老祖出山,隨時待命!吩咐族人點酒擺宴,明日請女帝賞花!」

按照原著的劇情,龍凌天身邊那位聖法境強者的殘魂已復蘇大半,作者還留了伏筆,那位聖法境強者遠沒看上去那麼簡單!

而且,原著中還提及主角的血脈非凡……

甚至有許多大勢力的強者都被主角的天賦吸引,一直關注主角想收主角為弟子,一旦主角出事,他們定不會坐視不理!

總之,主角的底牌眾多,彷彿套娃一般層層相扣!

這些變數都是許寧要考慮的因素!

單憑一個聖法境老祖恐怕壓不住陣,只有讓玄聖天域最強者,不朽境強者玄聖女帝出馬,方才有萬全的把握!

許峰倒吸一口涼氣,眸底閃過一抹驚懼!

讓老祖出關也就罷了,竟還要宴請女帝!

那龍凌天只是個默默無名的小人物,為何能讓自己兒子如此忌憚?

他張了張嘴,覺得這事純屬殺雞用屠龍刀,剛想拒絕。

可當看到自己兒子楚楚可憐的眼神時,嘴裏卻說不出話來。

「唉,罷了!為父都依你!」

他嘆口氣,答應了兒子的「無理取鬧」。

聽到這話許寧長舒口氣,心裏頓時踏實了,不由生出幾分感動。

反派的爹對待兒子,那是真的好!

不像某些正派父子,動不動就父辭子笑!

「等着吧龍凌天,我已在此布下天羅地網,就等你上鉤了!」

「我會守護姚靈兒,保護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