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北境,鎮北城,天蒙蒙亮。

十八艘靈力飛舟浩浩蕩蕩,從晨曦的地平線上升起,轟轟而至。

許寧雙手背負,居高臨下俯瞰鎮北城,眉宇間透着高高在上的淡然。

一襲青裙的姚靈兒陪在他身邊,抬手輕捋耳畔髮絲。

她俏臉略顯蒼白,顯然昨日的事情讓她深受打擊。

察覺到她的異樣,許寧伸出手,輕輕握住她的柔荑:「怎麼?還在想龍凌天的事呢?」

「夫君……」她臉上蒼白更甚,美眸中閃爍着複雜的情緒。

她身為有夫之婦,居然還想着別的男人,別說是許寧,就算她自己都覺得羞愧難當。

至於龍凌天?

自從大婚當日,許寧讓她看清龍凌天的真面目後,她對龍凌天已無任何念想,甚至充滿厭惡。

她本以為龍凌天是自己的如意郎君,可如今看來,龍凌天不過是個虛偽狡詐,覬覦她玄靈之體的小人罷了!

這樣的現實,令她心碎!

經過這兩日的相處,她發現許寧並不像傳聞中那樣,是個玩物喪志的紈絝子弟,恰恰相反,許寧雖老謀深算,但對她還是極好的。

昨日洞房花燭夜,她雖心有不甘卻也做好了獻身的準備。

但,許寧卻沒來。

不知是看出她的不甘,還是根本就瞧不上她。

許寧露出如沐春風的微笑,伸手將她輕輕攬入懷中,柔聲安慰。

「靈兒,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會讓你受到半點委屈。」

面對許寧的溫柔,她嬌軀輕輕顫抖,莫名的情緒湧現心頭,不由將俏臉埋在許寧懷中,淚水簌簌而下。

許寧望着懷中哭得梨花帶雨的姚靈兒,嘴角不由勾起冷笑。

失戀的女人是最脆弱的,他是姚靈兒的夫君,又是富二代兼高富帥,拿下姚靈兒這樣的清純少女自然是水到渠成!

「夫君,對不起!」好半響,姚靈兒才開口道。

宿主收服氣運之女姚靈兒,姚靈兒今後會為宿主凝聚氣運

聽到系統提示音,許寧先一愣,旋即心中湧現喜意。

他不過是看姚靈兒傷心,想安慰一二罷了,沒想到竟觸發了這樣的機制。

這還真是意外之喜!

「這麼說來,豈不是只要多收集氣運之女,就能有取之不盡的氣運值?」他忍不住咋舌。

就在這時,突聽遠處傳來一道暴喝。

「來者何人,還不止步!」

這聲音裹挾着雄渾的靈力,饒是隔着千丈都能清晰聽到。

放眼望去,只見遠處黑壓壓的城池上空,出現一位身着紫金華袍,氣息如淵似海,彷彿與周遭天地融為一體的中年人。

赫然是一位天尊!

在他身旁有兩位少女,皆是國色天香,一位身姿妙曼,長發如瀑,一位嬌小可人,雙馬尾搖曳間散發著青春的氣息。

三人身後是一片身着漆黑甲胄的士兵,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盡頭。

在看到兩位少女時,許寧瞳孔微微一縮。

兩女竟都是大氣運之人,雙馬尾有四道紫氣,長發有八道紫氣!

宿主發現氣運之女

彷彿為了應證他的猜想一般,系統提示音突然響起。

「氣運之女?眼前這兩人都是?」他在心中問道。

氣運之女與氣運之子相輔相成,只能有一位

系統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

許寧微微皺眉,通過系統的回答,他推測到一個信息。

氣運之女只能有一位,龍凌天的氣運之女是姚靈兒,那麼這兩女中必有一位屬於其他氣運之子!

「你們是何人,也敢擋我的去路。」他一步踏出,淡淡開口。

中年人見許寧年輕,修為不過才造化境,滿臉不屑:「我乃宇文家家主,宇文無極!」

「你們貿然接近我鎮北城,若不給我個交代,就休怪我無情!」他語氣咄咄逼人,言語間儘是嘲弄。

昨日女帝鎮殺宇文無雙的事情,還沒有傳到這裡。

見狀許寧啞然失笑,衝下人使了個眼色,立刻有下人拿着女帝諭旨上前道。

「奉天承運,女帝詔曰:北境軍大將軍宇文無極,串通北冥神域,背叛玄聖仙朝,朕痛恨入骨,憤不能平,遂賜連坐家族!」

「許寧年少有為,堪破宇文無極詭計,特封許寧為北境大將軍兼任抄家主使,清剿宇文家殘黨,取代宇文無雙,欽此!」

這話彷彿驚雷乍響耳畔,令宇文無極臉色劇變。

他臉色陰沉,眉宇間陰翳得彷彿能滴出水。

對於自家叛變的事情,他一清二楚,更是知道自家老祖昨日率二十位天尊前往京城,準備將許家滅門當投名狀。

但無論如何他都無法相信,老祖竟會隕落在許家,當即先聲奪人道。

「哼!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謠傳女帝聖旨!欺君罔上!」

「北境軍聽令,隨我滅了這群叛軍!」

他大吼着,體內靈力狂暴運轉,天尊境的恐怖威壓如煌煌天威,猛地一步踏出到數百丈外,對着許寧凌空一掌劈落!

姚靈兒嬌軀一顫,下意識擋在許寧身前。

許寧臉上淡然不變,「玄冥二老,出手吧!」

今日的情況他早有預料,否則也不會向家族調動六位天尊當護衛。

宇文世家雖強,但在京城一戰中損失了老祖與二十位天尊,駐守鎮北城的戰力根本不可能抵擋六位天尊。

他話音剛落,一黑一白兩道人影擋在他面前,驟然出手!

轟!

隨着一聲轟然巨響,可怕的威能激蕩八方,前一刻還不可一世的宇文無極直接倒飛而出,吐血不止。

「不好!這幫叛軍有備而來,」宇文無極咬牙切齒,他從懷中取出一枚令牌大喊:「護城結界,開!」

隨着話音落下。

鎮北城四周顫抖起來,一道無形結界籠罩整個鎮北城!

看到結界出現的剎那,玄冥二老臉色一變,欲要阻攔,齊齊催動至強一擊轟擊在結界上!

足以毀天滅地的驚人一擊,落在護城結界上只是蕩漾起一陣無形漣漪。

玄冥二老臉色無比難看,連續出手對結界一陣猛轟,卻根本無法攻破結界!

結界內的宇文無極冷哼一聲,抹了把嘴角的鮮血,朝許寧投來不屑的目光。

「此乃四象護城大陣,根本不是爾等亂臣賊子能擊破的!死心吧!」

他說罷扭頭就走,準備回到族內動用秘法帶族人逃離鎮北城。

無奈之下,玄冥二老只好回到靈力飛舟上,撲通一聲跪在許寧面前請罪。

「少主,老朽大意,錯失良機,釀下此等大禍,還請少主責罰!」一身白袍,仙風道骨的玄老開口道。

以宇文世家的底蘊,肯定有辦法全身而退。

屆時,許寧清剿叛黨的任務失敗,以女帝眼中不容沙子的性子,輕則死罪,重則誅族!

許寧臉上依舊是那副運籌帷幄的淡然,緩緩搖頭。

「不必自責。」

他早就料到宇文世家會動用護城大陣,故而在出發時向女帝求來了破界法旨。

此法旨可破解玄聖仙朝境內的所有護城陣法,專門用來對付像宇文世家這樣占城為王的叛黨!

只見他從懷中掏出一卷捲軸,猛地往空中一擲,捲軸立刻鋪開化作十餘丈,其上有神光浮現。

當這神光照耀到護城結界上時,頃刻間,結界光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

這一幕,看得城內的宇文無極目眥欲裂。

「宇文叛黨還不跪下伏法,來人給我全部拿下!投降可免一死,反抗者就地格殺勿論。」

許寧雙手背負,俯瞰身下的鎮北城。

誅殺亂黨,築京觀,封狼居胥,這樣才符合他的反派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