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亡大廈第六章 鬼武士在線免費閱讀

死亡大廈第七章 一線生機在線免費閱讀

幾人走入了古寺。

古寺地形很複雜,各種不知道名字的小寺廟,還有一些小巷,如果在這裡發生追逐戰,那絕對很刺激。

任飛現在不打算單獨行動,便和剩下八個人談起了合作,剛開始還不清楚情況,人多就很好,萬一觸動鬼,還能跑的比隊友快,他可不想一個人遇到鬼。

現在的線索就是找到鬼的本體,任飛根本沒有想過存活到任務結束,根據他這幾天的打聽,鬼的實力到了任務結尾會提升的很厲害,可能原本二星的任務,到最後十幾分鐘難度會到達四星往上。

曾經有一個老哥,用各種道具加上瘋狂賣隊友,苟到了任務最後五分鐘,結果鬼完全解封,利用瞬移把他秒殺。除非是迫不得已,不然任飛絕對不會拖到任務結束。

還好任飛不知道現在自己的任務其實是四星任務,已經超出了一星會員的極限難度。

幾人慢慢地往寺廟深處走,就在他們路過一個小房子時,發現裏面有一個身着古裝,拿着武士刀,披着紅色披風的怪人。

「可能是任務里的鬼!」任飛立刻後退,躲到了一個垃圾桶後面蹲下,剩下的幾人也都找地方藏身,那個手持武士刀的怪人慢慢站了起來,披風那一面的後背朝着幾個人,忽然,武士猛地回頭,武士刀指向了一個沒找到好位置,躲在一個石墩子後面露出腿的年輕男人。

武士刀瞬間出鞘,一抹刀芒飛出,直接劈向了那個年輕男人,男人大驚,一個翻滾,竟然躲開了刀芒,刀芒速度並沒有快到讓人看不清,這估計是任務對鬼的限制,任飛暗自慶幸。

男人大叫道,「快拿鏡子照他!」青銅鏡現在在那個之前被王剛調戲的瘦弱女白領身上,她拿出鏡子剛準備使用,便被任飛搶了過來。

「別用,觀察一下情況!」任飛倒不是擔心這個女白領被青銅鏡吸血,而是想看看這個武士鬼的殺人邏輯和移動速度,感知範圍,以便於之後拉開安全距離。而且,如果鬼武士移動速度快到離譜,那這青銅鏡照耀的五秒鐘也不重要,最後還是死。如果速度不是很快,那就還都有機會逃出去!

男人看到沒人幫自己,便指着眾人說道「那裡有人!你去砍他們!」

鬼武士沒有管男人的話,接着一刀,一道刀芒飛出,這下男人沒躲開,被刀芒劈到了大腿,一瞬間皮開肉綻,慘叫了起來,可能因為吃了不少身體強化葯,這一刀沒傷到骨頭,男人一邊打滾一邊想站起來。

鬼武士把刀入鞘,接着,一連串刀芒朝着年輕男人飛去,他的背上,腿上,腰上,瞬間出現大量斬痕,血流不止。

因為幾處動脈被斬破,大量失血,男人很快開始感到頭暈,失去了爬起來的力氣,鬼武士又是一道斬芒,他的脖子上出現一條血線,頸動脈被斬破,血流如注。

鬼武士看都不看他的屍體,直接開始原地轉圈,轉圈時還拿着武士刀,刀一會指向這一會指向那,轉了一會,鬼武士慢慢朝遠處走去,並沒有發現躲起來的幾人。

當任飛幾人來到年輕男人屍體前時,他已經咽氣了,任飛忽然覺得有點說不出的奇怪,但想了半天又不知道是什麼,很快就放棄了,於是拿出手機拍了屍體幾張照片,打算有空時再思考。

「鬼武士可以一個小時獲得一次我們的位置,所以我們要精確把握好時間,快到一個小時的時候立刻找一個適合藏身逃跑的地點!」一個商務精英打扮的人說道,他叫李海峰,雖然看得像一個商務精英,但其實只是一個汽車銷售,他有模有樣的分析了起來,語言能力很強,把幾個人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但說半天還就是找好藏身地,不要露頭。

任飛很快沒了興趣,他不再打算押寶在這幾個人身上,準備看看到時候金教授怎麼幫助他們,金教授好像有聯繫他們的道具儀器。

任飛摸了摸口袋裡的紅魔之瓶,這玩意不怕被偷,永久道具都是綁定的,他人無法偷走,忽然,一個念頭出現在任飛大腦中,他打算用紅魔之瓶除掉其他幾個人,吸收掉這些人的生物能量,之前除掉王剛只用了一小部分紅魔之瓶儲存的能量,而且加上他使用不熟練,用的量還多了,如果控制好時機,他有信心團滅這些人。

但很快這個念頭就被他排除了,金教授要是知道他有直接秒殺這麼多人的能力,怕是要用手段來刁難他,雖然他對紅魔之瓶有信心,但金教授是四星級別的老會員,絕對有大量底牌,恐怕自己不是對手。

任飛還是打算先自己思考,然後觀察鬼武士的行動邏輯。

任飛反覆在大腦里復盤着之前年輕男人被鬼武士斬殺時的情景,又想了想上次任務自己被龐天宇割喉的情景,一對比,他覺得,這次鬼的攻擊力,是不是…太弱了?

對!攻擊強度很弱,相比於一把裁紙刀瞬間殺人的龐天宇,這個鬼武士又是武士刀又是彪形大漢,而且可以斬出刀芒,像武俠小說電視劇里的劍氣刀芒,都是可以瞬間斬首的,但看看年輕人身上的傷痕,都沒有傷害到骨頭,只是因為幾處動脈被斬斷,流血過多而死,而且,第一道刀芒竟然被躲開了,明明攻擊看起來威猛無比,但傷害卻不足為奇,哪怕是一個經過訓練的軍人,殺剛才那個年輕人也是可以幾下搞定,一個鬼武士,竟然足足花了三分多鐘才讓年輕人死亡?

為什麼攻擊強度弱呢?難道因為二星任務嗎?不對,可能是鬼的能力還被封印,任飛只能暫時這樣想。

很快,一個小時就快到了,鬼武士即將定位他們,任飛握緊了紅魔之瓶,他不打算用紅魔之焰對付鬼武士,肯定無法殺死鬼武士,不如留下來到關鍵時刻使用。

鬼武士的身影很快出現在一個小巷裡,刀緩緩出鞘,一道斬芒襲來。

幾人立刻打滾,躲開了這道斬芒,鬼武士也接着出刀,很快,一個教師打扮的男人,開始體力不支,幾次都差點被斬中,鬼武士也發現了這一點,攻擊也開始指向他。

這時,商務精英打扮的男人拿起任飛手中的青銅鏡,照向鬼武士,鬼武士立刻不動了,但剛剛斬出的刀芒還在飛行,擦破了男教師的額頭。

接着,一個身強力壯的黑衣年輕人,拿起斬鬼劍沖向了鬼武士,他之前被鬼武士的斬芒斬擦中了臉,出現了一條長疤痕,毀容對他來說是致命打擊,他紅着眼睛沖了過去。

但鬼武士離幾人比較遠,一直都用斬芒攻擊,不近身,就在小夥子舉起斬鬼劍朝鬼武士頭上砍去的時候,鬼武士沒拿刀的手直接捏住了年輕人,一用力,年輕人被捏住地方的脊柱和血肉直接爆開,腦袋直接耷拉了下來,鬼武士接着把年輕人像扔炮彈一樣朝任飛幾人扔了過來,速度之快,甚至都出現了音爆聲。

年輕黑衣小伙的屍體徑直砸在了一個紅衣紅鞋子大媽的身上,任飛清楚的聽見了脊柱爆裂的聲音,兩人一起飛出去好遠。那一聲撞擊聲,讓任飛都呆住了,大媽直接倒地不起,瞬間死亡。

這力氣!任飛敢肯定,剛剛的速度已經接近音速,這個鬼武士哪裡是攻擊力弱啊?簡直是個殺人機器!

任飛想都沒想,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遠處跑去,幾個人也嚇得連滾帶爬,瞬間死的只剩下五個人了。

鬼武士的速度忽然提升,一蹬地面,就像武林高手一樣,往前瞬間推進了十幾米,抓起一塊岩石,接着又是一道音爆聲,任飛在鬼武士抓起石頭的時候已經使用了紅魔之瓶,在身後覆蓋了一層很厚的紅魔之焰,岩石在觸碰到火焰後立刻變成灰燼,甚至都沒變成岩漿!

鬼武士在那裡愣住了,接着,又舉起一個垃圾桶,幾人立刻躲到了一個小房子里,垃圾桶發出一陣音爆聲,砸在門口,木地板直接爆開了一個口子。

如此巨力,已經超出了地球生物的極限,任飛感覺,哪怕來一支軍隊,被鬼武士殺完也只是時間問題。

剩下五個人氣喘吁吁跑了好久,鬼武士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身後。任飛捂住了胳膊,之前垃圾桶砸過來時一道飛濺的木片劃傷了他的胳膊,他正往上面塗抹藥水。

商務精英打扮的男子再也不淡定了,拿起一個奇怪的儀器,按了幾個按鍵,金教授的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

商務精英男把事情說了一遍,不過沒有說任飛殺死王剛的事,其他幾個人也補充了一點,金教授沉思了起來。

「鬼武士估計會攻擊他第一個看到的人,第一次才會不管你們去攻擊那個男人。」金教授沉重的聲音傳了出來。

「不對啊,二星任務鬼怎麼可能有這麼恐怖的力量和殺人慾望,你們也沒有觸發什麼禁忌啊!」金教授疑惑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樣,這隻鬼可能是一隻沒有任何情感和記憶的殺人機器,你們盡量把他當做一個機器,逃跑的時候分開逃跑去,看看鬼會去追誰,這樣可能會發現鬼的殺人優先級別。」金教授在那頭揉了揉眉頭說道就結束了通信。

「怪,很怪,一個二星任務怎麼可能有這種沒有情感和記憶,只知道殺戮的鬼?我翻遍了所有權限內的檔案,也沒有這種類似的情況,一星二星三星的鬼都是以路人或者某種身份出現,和會員進行交流,只有觸發了禁忌才會殺人。」金教授不解的自言自語。

「除非…不對的,那樣不可能!」金教授似乎想到了某種情況,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果是這樣,他們必死無疑!」

金教授在辦公室沉思了良久,笑道:「如果是我,這個任務也不算難,可惜了,估計上面有人看你們中的誰不爽了吧,那我也沒必要幫助你們了!免得惹到上面那些老東西。」金教授說完,捏碎了那個通訊器,走出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