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亡大廈第一章 大廈在線免費閱讀

死亡大廈第二章 暗算在線免費閱讀

(第一個副本比較簡單普通,可以跳到第四章看)

任飛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心裏就像是吃了屎一樣難受。

作為M市的名牌大學畢業生,面試了數家公司,都因為各種原因被婉拒,甚至還有一個HR把他的簡歷隨手丟進了垃圾桶里。

任飛失魂落魄地走進了一條街,他需要散散心。

忽然,手機里收到了一條消息。

是當地的一家公司給他發來了面試通知,讓他晚上去面試。

任飛也不記得自己海投了多少家簡歷了,只當是找了個保底工作,簡單的看了一眼,是個做機械零件的公司,他也算是專業對口。便回了家打扮了一下,準備晚上去面試。

面試地點在M市城中村的一座大廈一樓,任飛覺得,這個地點有點奇怪。但想到自己的能力,覺得這種小公司也正適合自己。

他很快騎車到了大廈,剛下電瓶車,他就被大廈的樣子震驚住了。

這是一座看上去至少有20樓的大廈,大廈的樣子很高端,就像一些互聯網大廠的大樓一樣。這麼大的地方,他在M市上了四年大學卻從來不知道。

任飛懷着忐忑不安的心進了大廈,門自動關上了,任飛沒注意,一個淺紅色的感嘆號標記,出現在了他的右胳膊上。

任飛按照上面的要求進入了一個辦公室,裏面一個人也沒有,他剛剛坐下,準備等HR來,這時,辦公室的投影儀忽然自動亮了,上面出現了一行字:新人考核任務

「新人考核任務」即將發放。

新人考核任務,主要考核新人面對各種情況的反應能力,分析能力,推理能力,觀察能力,以及判斷能力,以解密任務的形式進行。

一個電子音傳來。

任飛大驚失色,他從來沒見過這樣面試的,一個面試官都沒有,這是什麼意思?至少讓他做一下準備吧。

這個時候,任飛感覺到大腦里出現了一段奇怪的記憶,像是被強行插入進去的,感覺很不真實。

一陣眩暈感出現,任飛立刻昏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他出現在一個教學樓里,裏面沒有人,只有一個黑板,上面寫着一些字。

血大廈新人考核任務:在你的宿舍里安然度過一個三天的小長假,你的舍友可能會傷害你,也可能會幫助你,也有可能殺死你!活過三天,到第三天晚上八點,可以回歸大廈。你可以離開宿舍,但你的舍友也可以。

難度:二星,單人任務

任務失敗將會被抹殺。

任務提示:1.千萬不要暴露你現在的現實身份,血大廈將賦予你任務臨時身份「小飛」,若被舍友發現你的現實身份,將會立刻被殺死。倘若沒有暴露身份,舍友不會直接殺死你。

2.在你的五位舍友中,有一個不可能會傷害你,他會在你遇到危機時保護你,但不會超過兩次。

3.除了你的舍友外,對於學校其他人,只要你不暴露真實身份,他們不會傷害你,但也不會保護你。千萬不能傷害他們。

4.切忌直接動手傷害舍友,但是你可以暗地裡下手

5.晚上十點到早上七點必須在宿舍樓里。

6.不得離開校園

7.倘若發現鬼的原本身份,並把原本的鬼帶進衛生間,任務將立即完成

任務開始,任飛大腦里忽然出現了這樣一段文字。

血大廈,只要你完成大廈的一個個任務,你將會獲得現實生活中,你完全想像不到的好處。任務失敗,失敗者將會徹底從世界上消失,甚至連名字都不會留下。

任飛的大腦里出現一大堆血大廈相關的東西,他反應了過來,自己這是見鬼了,被綁架進了鬼的地盤,來到這個鬼地方為鬼辦事來了。他沒有懷疑,因為這些記憶的原因,使他不會懷疑這個大廈的真實性,現實也的確如此。

「先去宿舍看看。」任飛順着新記憶里的地形,找到了自己的404宿舍。分析任務的事情,他打算過會再說,他現在感到十分害怕,連腿都在抖。

宿舍樓就是很普通的大學宿舍樓,任飛環顧了四周,沒發現什麼不對勁,便走進了自己的宿舍,宿舍是六人間。

剛進門,一個大大咧咧的胖子就喊道。

「小飛,終於回來了啊,來,一起打會遊戲吧」

在任飛的記憶里,這個胖子叫王銀,喜歡打遊戲,但其他的記憶,似乎沒有,對於其他舍友也一樣。

那個眼睛斯文男,叫何駿,是個化學系學霸,動不動就愛往實驗室跑。

一個肌肉男,穿着一副體育生打扮的叫韓啟航,擅長運動,曾經拿過省里的跆拳道獎項。

還有一個社恐的白皙胳膊小男生,叫馮天天,平時就喜歡一個人躲在宿舍看電腦看手機,沒別的愛好。

還有一個舍友出去玩去了,名字叫龐天宇,是個富二代,天天花天酒地的,不是去夜店就是去KTV,活的很瀟洒。

這些是任飛記憶里多出的全部舍友信息。

任飛答應了王銀胖子,坐在了座位上,準備和他們打會遊戲,順便套些話。

剛剛掀開筆記本電腦,準備打遊戲,任飛赫然發現自己鼠標上,滾輪和左鍵之間的縫隙處,插着一個刀片,上面似乎還發出綠光!

任飛嚇得差點喊出聲,他看了看幾個舍友,他們都很正常,還在催他上號。

任飛不動聲色的取下刀片,拿了一張紙包住,準備到時候出去研究研究。

這很顯然某個舍友放的,因為他現在才進來,沒有觸發任何禁忌,只能這樣傷害他。

和舍友打了會遊戲,任飛故意套了些話,比如他們早上下午幹了什麼,也試探了一下自己的信息。

原來,他所扮演的小飛,早上是去自習了,一直到晚上才回來。其他的都是些沒啥用的信息,看樣子,從舍友嘴裏沒法直接問出來信息,還得自己找。

任飛借口上去操場跑步出了寢室,剛出去,他就拿出了那個刀片,卻沒發現上面的綠色到底是什麼毒。走的時候他特意注意後面有沒有人跟着,直到他下了樓,才發現後面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尾隨着他。

任飛並不慌張,他拿出手機,裝作看時間,其實是自拍了一張,那個人臉上裹着黑布,身材正常,肯定不是胖子和肌肉男,便首先排除了王銀和韓啟航。

其他人為什麼要跟蹤自己呢,難道他想知道自己要去做什麼?又或者,想暗算自己?

一邊走一邊想,任飛來到了操場上,他假裝去跑步,卻一個轉彎藏在了操場旁邊的一輛車後面。

那個黑衣人沒找到他,便走向了操場前面的食堂,很快就出來了,估計是去找任飛,發現沒找到就出來了。

任飛立刻跟上了他,想看看他到底是誰,是想去幹什麼,或許可以得到一些線索,如果不是,那他跟着自己的目的是什麼呢?

那個人沒有回宿舍,而是去了實驗樓,任飛很緊張地跟在後面,生怕被看到。

實驗樓有些黑,現在又是傍晚,沒什麼人,黑衣人沒有發現任飛。

黑衣男進了一個儲藏室,便沒有出來,任飛想進去,因為他還沒有觸發被直接傷害到條件,也就是暴露身份,他和舍友只能暗地裡傷害,他哪怕是直接跟蹤舍友,他也沒法立刻傷害自己。

但他還是沒進去,因為任務才剛開始,他覺得還是穩一點觀察情況再說。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黑衣男拎着一個背包走了,任飛等黑衣男走後,進了那個儲藏室。

剛進去,就發現儲藏室里,竟然有一具不全的男性屍體!

屍體已經面目全非,身上有很多處疤痕,看着像是被匕首一刀刀捅死的。

而且,屍體不完整,缺失了一部分。

任飛叫了幾個人,想讓他們看看,順便打聽一點消息,結果那幾個人和看神經病一樣看着他。

「壓力太大可以去醫院看看,別在這裡說晦氣話。」

原來他們都看不見屍體!

任飛只能自己上前查看,事情關乎到自己能不能完成任務,能不能活下來,他只能硬着頭皮上去看。

這時,一個聲音在他身後傳來。

「小飛,你在幹啥呢?」

任飛猛地回頭,發現正是黑衣男,原來任飛被嚇傻了,沒注意到身後黑衣男回來了。

黑衣男直接扯下來了自己的頭罩,竟然是出去瀟洒的龐天宇!

任飛嚇得差點坐在地上,但想到舍友沒法直接傷害自己,便大膽問:「你殺人了?」

龐天宇拍了拍手,「你跟蹤我幹嘛?不就是殺了一個人嘛。」

任飛剛想說話,但是立刻停住了嘴。

任務要求:不得暴露身份。

好險,任飛想,倘若他繼續質問龐天宇殺人的事情,很可能暴露身份,因為,這裡的舍友,都不是正常人!

任飛回想起來之前宿舍里的幾個人,雖然看着正常,但幾個人身上,都有一股輕微的腐爛味道,他還以為是誰腳臭,現在想想,是這些人都不正常,搞不好都是些經常殺人的貨。

龐天宇哈哈大笑,「來來來,幫哥把屍體搬回去,剛剛我送回去了一部分,分割開後帶回去方便一些,放我包里方便。別怕臟,又不是第一次了。」

任飛強忍着嘔吐的衝動,問道「你把他帶回去做什麼?」

龐天宇白了任飛一眼:「吃啊,上次我們抓得那個還沒吃完呢,剩下一大堆骨頭」

任飛只能假裝不在意,看着龐天宇把屍體分開帶了回去。

任飛在回去的路上,感覺胃裡酸水翻滾,強忍着才沒有讓自己吐出來,不然就暴露了。

回到宿舍,龐天宇剛剛放下背包,就忽然轉頭問任飛:「你是誰?你不是小飛!」

任飛嚇了一跳,龐天宇的臉色瞬間變化,抄起一把裁紙刀就撲了過來,這速度,比獵豹都快上好幾個檔次。任飛感覺一股巨力,脖子一涼,便沒了意識。

醒來的時候,任飛躺在宿舍的床上,舍友在有說有笑的吃着火鍋,地上還有一大堆人體屍塊。

大腦里出現一串提示:已觸發一次死路, 因為某位舍友的保護,你被搶救了下來。

同時,在啃着一條人腿的龐天宇抬頭看着任飛笑到:「小飛,你身體真是差啊,和你開個玩笑,你就發燒成這樣。」

任飛摸了摸脖子,上面有一道被縫合的傷口,看來,是自己暴露了身份,導致龐天宇對自己下了殺手,應該是自己詢問龐天宇為什麼要把屍體帶回來,導致身份暴露。

但現在看來,自己被那個不會傷害自己的舍友保了下來,而且還有一次被保護的機會,再有,就是死亡了。

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推斷出自己什麼話可以說,什麼話說出來會暴露身份

幾個人估計都不正常,可能都打算傷害自己。

任飛只希望這幾個惡魔不要讓自己下來和他們一起吃「火鍋」,還好,舍友看他身體不好,也沒讓他下來。

十點之前,任飛下來去衛生間方便,便回到了寢室,在上廁所的時候,他把手機藏在了宿舍,開了錄音,想看看舍友背後會說什麼。

回來之後,任飛上了床,卻發現,自己的枕頭上,插着一根亮着綠光的針!

任飛敢肯定,這絕對有毒,他偷偷拔出了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