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薄厲爵推着兩個行李箱重新回到了柒柒家門口,他熟練的輸入門鎖密碼。

「滴滴,密碼錯誤。」

他又輸入了一遍密碼,「滴滴,密碼錯誤。」

薄厲爵眼神瞬間陰森的可怕,眸中閃過殘暴的詭光。

屋裡的柒柒聽到門口輸入密碼的聲音,頓時如臨大敵,知道薄厲爵回來了。

她躲在屋裡,不敢發出任何聲音,聽着門口一直傳來密碼錯誤的聲音,她知道薄厲爵在不停的試密碼。

密碼不停錯誤,最後密碼鎖自動鎖定了,不能輸入密碼了。

薄厲爵一下爆發了,他開始瘋狂砸門,「嘭…嘭…」震耳欲聾,牆上的灰刷刷往下掉。

屋裡的柒柒無助的捂着耳朵,躲在牆角,瑟瑟發抖。

她眼眶中盈滿了驚恐的淚水,一旦薄厲爵破門而入。

那她的下場,絕對會比對門的那個女的還慘一百倍。

砸門聲持續了十來分鐘,慢慢趨於平靜,最近徹底安靜了下來。

屋裡屋外都靜悄悄的。

柒柒縮在牆角,環抱着發抖的身體,即使外面沒了動靜,她也不敢動。

過了好久,身體都麻痹了,柒柒這才顫抖着從牆角站起來。

她挪動麻痹雙腿,來到堵在門後的冰箱處,拉開冰箱門,拿出一瓶冰水,咕嚕咕嚕灌下了一整瓶水。

發脹的腦袋瞬間清明了不少。

柒柒放下空瓶,吐了一口濁氣,她視線瞄到門上的貓眼處,她頓了頓,然後輕手輕腳爬上了堵在門後的飯桌上。

眼睛湊上貓眼,看了出去,看到空蕩蕩的走廊空無一人,柒柒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正要收回視線,貓眼處突然懟上來一隻灰朦的眼睛。

「啊……」

柒柒直接從飯桌上摔了下來,她顧不上疼痛,爬到沙發後面躲起來,眼淚不停的從慘白的小臉流下。

薄厲爵沒有離開,他還在門口。

「嘭…嘭…」新一輪的撞門聲響起,能看出門口的薄厲爵異常狂躁,嘴裏不停發出低吼聲。

他似乎非常想破門進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久到柒柒以為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了,外面終於安靜了下來。

她全身緊繃的身體鬆懈了下來,靠在沙發上,被汗濕的衣服貼在身上,讓她打了一個冷顫。

她沒有去換衣服,保持着同一個姿勢很久,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咕嚕咕嚕…」肚子叫了起來。

柒柒這才有反應,她扶着沙發站了起來,看向安靜的大門,她感覺到門口的薄厲爵走了,獨屬於他的凌厲陰森氣息消失了。

籠罩在頭頂的霧霾終於散去了。

「咕嚕咕嚕…」肚子又叫了起來。

柒柒拉開冰箱門,拿出一罐八寶粥,打開吃了起來。

吃着八寶粥,拿出手機,查看了一下官方通報,並沒有任何新的消息,還是那條居家不要外出,等待救援的通報。

柒柒眼中滑過失望,她退出官方網頁,點開「滴滴」響不停的業主群。

這個業主群有幾百號人,都是本小區的業主。

信息大量刷屏,全是求救的信息和一些求物資藥品的信息。

「我老婆發高燒了,誰有退燒藥的,借我一些。」

「發高燒?卧槽!會不會感染病毒了。」

「我家狗糧沒了,誰家有狗糧的,我花十倍價格購買。」

「神經病,很多人都沒東西吃了,你還惦記着狗有沒有東西吃,還不如殺了分給大家吃肉。」

「27棟的,你有沒有人性,狗是我兒子,你怎麼不把你自己殺了分給大家吃肉。」

「誰來救救我,我家門口一直有喪屍在撞門,我家的是木門,快要撐不住了,誰來幫我趕走喪屍,重金酬謝。」

就在這時,903的業主艾特了柒柒,正是她下面的一層。

「小姑娘,你沒事吧?我剛才聽到你上面響了很久,是發生什麼事了?需要幫忙嗎?」

「沒事。」柒柒簡單的回復了一句。

「那就好,我還擔心了好久,小姑娘,你那裡有沒有吃的,能不能分一點給我,我們家人多,食物吃的太快了,你一個女孩子,也吃不了太多東西,你從陽台上扔到我陽台上也方便。」

柒柒吃完最後一口八寶粥,把空罐子扔進垃圾桶里,又翻出一包鹽焗雞腿,撕開包裝咬了一大口。

手指在手機上輕敲,「沒有吃的,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了。」

她雖然廢材,但不是傻,說什麼要幫忙,恐怕要食物才是真的吧,要不然她這上面鬧那麼大動靜,真要幫忙早就上來了。

柒柒回復完,便退出了群聊,也不管903怎麼想。

啃完香噴噴的大雞腿,柒柒洗了下手,便開始清點剩餘的食物。

因為她不會做飯,加上她拔了智齒,臉腫着不想出去,所以她囤了不少乾糧,也算因禍得福了。

雖然這幾天也消耗了一些,但幸好還剩下不少。

有大半箱牛奶,速沖麥片和芝麻糊各一袋,裏面都各有十小包,散裝麵包稱了一大袋,八寶粥十來罐,自熱米飯,自熱火鍋各五個,鹽焗雞腿三包,還有不少薯片辣條果凍海苔之類的小零食。

她胃口小,省着點吃,應該能撐一個月。

希望到那時,能等到救援吧。

柒柒把食物全部裝進一個紙箱里,找了個隱秘的地方藏了起來。

做完這些,柒柒打了一個哈欠。

今天早上起的太早,再加上遭遇了薄厲爵驚悚的一幕,這會放鬆下來,竟有些困了。

困了就睡覺,柒柒也不管現在是白天,上床睡覺去了。

樓下,903的業主生氣的把手機砸在沙發上,在群里問了一圈,竟然沒人肯讓出點食物。

「鄰里之間如此冷漠無情,他們怎麼不被喪屍咬死。」

「老公,沒有嗎?這麼大的小區,怎麼可能一點食物都借不到?」女人着急的問道。

「我們家的食物還能吃幾天?」男人問道。

「還有一斤多的大米,冰箱里幾個雞蛋,一顆白菜,就這些了。」

「這點食物都維持不了兩天,都怪你這婆娘,每次買米買菜摳摳搜搜,現在好了,家裡根本沒有存糧。」

「你每天給那麼二三十塊買菜錢,哪裡買得了什麼。」

「你還有臉嫌我給錢少,家裡里里外外都是我開支,你呢?每天就是知道躺家裡啥也不幹,只知道吃白食。」

女人多日來的委屈在這一刻爆發,怒喊道:「我吃白食?我嫁到你家裡,當免費保姆二十多年,伺候你爸媽,伺候你,伺候你一對兒女,我有閑過一日嗎?當保姆還有工資,我呢?得到了什麼?」

「你他娘的,你還敢吼我,要不是老子娶了你,你還在農村養豬放牛呢,哪有這麼好命來城裡住這麼好的房子,真是養不熟的白眼狼。」

「就你這人渣,我呸…要不是你騙了我,我會嫁給你這個老男人,會給你一對兒女當後媽嗎?天天以為自己很牛逼,其實就是一個秒射男,估計你前妻也是因為這個離開你的吧。」

「你個狗娘養的,今天看老子不打死你。」男人猛地衝過去,揪住女人的頭髮就開始拳腳相向。

以前從來不還過手的女人,也開始反抗了,指甲不客氣的往男人臉上招呼,牙齒也死死咬住他的手臂,恨不得咬下一塊肉來。

「啊啊…你個瘋女人,快放開我。」男人被咬的嗷嗷叫,拳頭不停打在她腦袋上。

周圍的東西傢具噼里啪啦,驚動了房間里的兩老和一對兒女。

四人出來一看,看到打架的兩人,特別是老太婆,看到娶回來的女人竟然敢咬她兒子,頓時滿臉怒意,手裡的拐杖就往女人身上招呼。

「造反了,你一個外人竟敢在我家造反,還不放開我兒子。」

「啊啊……」女人被拐杖打的痛叫連連,她開始抱着頭閃躲。

卻被男人一腳踢倒,隨之而來的是更厲害的拳腳。

「你個狗娘養的,真是反了,看我不打死你,打死你……」

女人蜷縮起身體,忍受着男人的暴行,紅腫的眼睛從縫隙中看到從小帶大的一對兒女正在一旁一臉冷漠的看着。

女人自嘲的笑了笑,果然人渣的種,即使掏心掏肺都是養不熟的。

這場暴行持續了三十來分鐘,女人趴在地上滿身是血,奄奄一息。

「餓她兩天,讓她知道這個家誰是主人。」老爺子威嚴發話。

「兒子,彆氣了,女人不聽話,打一頓就好了,快回房睡覺,讓她在這裡反省反省。」

一家人各自回房間,留下女人凄涼的躺在地上,自生自滅。

女人雙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直到這一刻,她才明白,原來她這二十多年,就是一個笑話。

「外人,哈哈……」

滿嘴是血的女人突然笑了起來,竟不由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她盈滿恨意的眼睛投向上了幾道鎖的大門,隨後用盡全身力氣朝門口爬去。

身下的血蔓延出了一條血路。

她沒有絲毫猶豫,一一打開了門鎖,當大門徹底打開,她心裏竟然沒有一絲恐懼,甚至有解脫之意。

看到外面聞聲而來的喪屍們,她笑了,把大門拉的更開 ,放喪屍們進來。

喪屍撲到女人身上啃食撕咬,地面上噴濺上了鮮血。

喪屍嘶吼聲交雜着啃食聲,令人忍不住汗毛倒立。

房間里的一家人聽到聲音,走出了房間,便看到了大量喪屍衝進家門的畫面。

一家人頓時嚇白了臉,慌張想退回房間,可是已經來不及,喪屍已經衝上來了。

腿腳不利的老兩口首當其衝,被兇殘的喪屍撲了個正着。

他們努力朝男人伸手求救,「兒子,救命。」

男人怕極了,驚慌失措的帶着一對兒女往門口逃去,不顧身後父母的求救。

老兩口眼睜睜的看著兒子逃走,蒼老的眼流下來懊悔的眼淚。

「畜牲。」

下一秒老兩口的身體被喪屍們撕裂了,鮮血流了一地。

濃重的血腥味吸引更多的喪屍往這邊趕來。

男人拿着一張凳子,不停擊打攔路的喪屍,想要逃出去。

「滾開,給老子滾開,你們這些畜牲,都去死吧。」

這時,身後傳來一對兒女的呼救,男人回頭,這才發現一對兒女被喪屍堵上了,

「爸,救救我們,我們不想死,你快救救我們。」

男人看着就在眼前的大門,又回頭看了一眼兒女,咬了咬牙,「爸去找人來救你們。」說完扭頭就往門口沖。

兒子知道父親這是要拋棄他們了,恐懼籠罩心頭,身體里爆發出一股力量,「啊…」他撞開了圍過來的喪屍,拉住了父親。

「爸,帶我出去,我不想死。」

誰知父親竟然無情的一把推開了他,「啊啊……」他被身後的喪屍撲倒在地。

男人聽着身後兒子的慘叫,不顧一切的往門口沖,逃出門口,喜悅還沒湧上心頭,一隻冰冷的大手掐住了他脖子。

「嗯…」男人掙扎不停,臉憋着通紅,「放…開我。」

薄厲爵陰冷的面容紋絲不動,單手掐着男人吊了起來。

「咳咳…」男人腳懸空,窒息的感覺讓他奮力掙扎,可怎麼也掰不開那隻如鐵鉗般的大手 。

一股黃湯順着他褲管流下,尿騷味瀰漫在空氣中。

薄厲爵眸中閃噁心,一把甩開了男人。

男人摔在地上,大口喘息,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陰影遮頭,他抬頭望去,驚恐的瞳孔倒映出喪屍張着血盆大口咬下來的畫面。

「啊啊啊………」

樓上的柒柒從睡夢中驚醒,她從床上坐了起來。

聽着樓下傳來的跌宕起伏的慘叫聲,她瞬間驚出了一身冷汗。

當視線掃到沒關玻璃門的陽台,她心裏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連忙下床衝去陽台關玻璃門。

就在玻璃門要關上的時候,一隻漂亮的大手伸了進來,冰冷的扣住了她的手腕。

柒柒身體一震,看着玻璃門被拉開,薄厲爵的高大身影出現在眼前。

她的眼眸驚恐的放大,瞬間盈滿了恐懼的淚水。

(抓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