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棄婦秀米:蘸着眼淚畫笑容第2章 新婚之夜獨守空房在線免費閱讀

棄婦秀米:蘸着眼淚畫笑容第3章 秀米的愛情結晶在線免費閱讀

白建業跑到陸芳芳家,陸芳芳的父親把白建業給轟了出來。

都知道白建業和秀米從小就訂的娃娃親,他都有未婚妻的人了,還敢上門來騷擾女兒。

陸芳芳被父親關了起來。

白建業多次上門哀求,得到的,就是一頓譏諷與臭罵。

漸漸地,陸芳芳也不再反抗,跟白建業說分手。

白建業傷心欲絕,多次乞求未果,只能拖着疲憊的腳步回了家。

回到家,他躺在床上,眼睜睜地望着天花板,一天又一天。

第三天,他爬了起來,不甘心再一次去陸芳芳家。

陸家父母看見他又來了,這次他們毫不客氣。

拿出了一盆水,全潑在白建業身上。

終於,白建業拖着絕望的腳步,又回了家。

這次,他對父親低下了頭,順從地讓父母把聘金和喜帖送到秀米家。

本以為自己可以忘記陸芳芳和秀米結婚,誰知道拜堂的時候,看到穿着大紅喜服的秀米,他便想起了跟陸芳芳的誓言來。

他曾經對陸芳芳說過: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這麼快自己便違背了誓言娶了秀米。

結婚當晚,他沒有進同房。

等親友們都回家後,父母也都睡下,他在廳堂打起了地鋪。

本打算睡到凌晨,自己偷偷溜回房間,瞞過早起的父親的。

誰知道新婚之夜鬧洞房鬧得太晚,自己也累了一天,一覺睡到被父親從睡夢中提了起來。

看到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兒子,父親氣不打一處來,拿起自己的旱煙槍,使勁地抽。

就這樣,他才不得不進入新房睡覺。

看到秀米掀起了紅蓋頭,他連看都沒看秀米一眼,便脫了鞋爬上了床合衣睡下。

秀米獃獃地看着躺在床上用喜被蒙住頭的新婚丈夫,她不明白自己哪裡做錯了。

天已發白,桌上的兩支紅蠟燭燃了一夜已剩下一點殘根。

滴在燭台上的紅色燭淚,像極了此刻秀米滴在心上的淚的顏色。

她眼裡噙着淚,看了床上的丈夫一眼,退出了新房,細心地把房門合上。

公婆已經起床了,她趕緊過去給他們請安,倒洗臉水。

公爹白敬亭憐愛地看着她說:「米,你自己去洗漱吧,不用管我們。」

秀米擠出了一絲笑容,對公爹說:「你們先洗好,我再去洗。」

秀米在家排行老小,上面有兩個哥哥。

大哥比她年長十九歲,二哥也比她大了十六歲。

父親將近四十,才生了這個掌上明珠。

秀米從小備受哥哥們的寵愛,父母更是把她捧在手心裏。

白建業的父親白敬亭,雖然成分不好,可是他卻是村裡唯一的教師。

少時家境優越,年輕時飽讀詩書的他,曾經考到縣城最好的中學。

秀米爹,與白敬亭是同學。

秀米爹,也是村裡少有的文化人。

他們惺惺相惜,感情深厚。

白敬亭自從生了白建業後,便沒再生了。

秀米五歲那年,白敬亭第一次看見秀米,立馬被眼前如瓷娃娃般的小人吸引住了。

抱起秀米,愛不釋手。

白建業八歲,俊美聰明,秀米爹也是看在眼裡,喜在心頭。

就這樣,兩家人便給他們定了娃娃親。

秀米的家,離白建業的家有十幾里地。

秀米家靠近縣城,物質豐富。

家裡的哥哥們又在縣城做點小生意,秀米從小,衣食無憂。

而白建業,家裡在離縣城十幾里地的小鎮邊的村上,靠父親每月那點微薄的薪水過活。

他高中時,跟村裡的女同學陸芳芳一起考上的縣中學。

在縣城求學期間,秀米知道未婚夫離自己很近,可是白建業一次也沒到秀米家來過。

秀米也嘗試偷偷跑到中學門口去偷窺,可是他們都是住校,學校管理又嚴格,跑了幾次,連白建業的人影都沒見着過。

後來聽說白建業高考落榜了,在家萎靡不振了一段時間。

其實在聽到白建業高考落榜的那一刻,秀米是鬆了一口氣的。

她自己只讀到初中,沒考上高中就輟學了。

她怕白建業一旦考上了大學,會嫌棄自己是個初中生。

這下好了,他落榜了,她也配得起他了。

當白家拿來了聘禮和完婚日子的喜帖時,秀米興奮得夜夜睡不着覺。

馬上就要嫁給自己夢寐以求的男人了,秀米每天都數算着日子,盼着早日嫁入白家。

出嫁那天,天悶熱得讓人焦躁。

天剛蒙蒙亮,白建業就騎着單車到了家門口。

他穿着潔白的襯衫,灰色的褲子,黑色的皮鞋,偉岸又挺拔。

三七分的頭髮正好有一縷垂在一邊眼鏡上,讓他那俊美的臉龐多了一絲魅惑。

蓋着薄薄的紅蓋頭,穿着紅色嫁衣的秀米坐在車後架,一隻手緊緊地拽着他那件白色的襯衣,一隻手捂住了紅頭巾。

單車走在崎嶇不平的路上,一路顛簸。

秀米不時觸碰到白建業的身體,她的臉上飛起了紅雲。

單車在公路上騎了一個小時,秀米坐在後面,熱得渾身都是汗。

單車到了白家,他扶她從車後架下來,透過薄薄的紅蓋頭,她看到他那件白色的襯衣後面,也**一大片。

拜好了堂,秀米安靜的坐在新房,等待白建業來揭蓋頭。

這一等,便是一天一夜。

途中,婆母送來了兩次食。

秀米掀開一角蓋頭,迅速地把自己填飽,又迅速地坐回了原位。

一天一夜,她從期望到盼望,又從盼望到失望,最後從失望到絕望。

第二夜,白建業回房睡了。

秀米脫了外衣,只穿上紅色的肚兜鑽進了被窩裡。

她把被子蓋住了身體,露出了頭,眼巴巴地看着挑燈夜讀的白建業。

也不知道到了幾點,秀米實在是太困了,當她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

只見白建業和衣捲縮在床尾,身上沒有蓋被子。

秀米委屈地扁了扁嘴,下了床穿好了衣服。

看到還睡得香甜的白建業,她拉過了一個被角,蓋在白建業的身上。

接着她躡手躡腳地走出了房間,輕輕地把門帶上。

今天的公婆臉上都溢着幸福快樂的笑容,秀米要強顏歡笑。

誰也不知道,此刻她的內心早已淚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