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獄代行人第8章 惡魔也只配為我提鞋在線免費閱讀

地獄代行人第9章 猩紅騎士在線免費閱讀

「說吧,你們會長現在在哪?」解除了猩紅魂甲的葉文鋒對着那老頭的靈魂發問,隨着那血紅色的靈魂發出嗡嗡怪叫之後,葉文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如果真是這老頭靈魂所述,那麼按照葉文鋒現在在頂樓第三十一層來看,殺到老頭靈魂所說的秘密地下室負二層也用不着多久。

想罷,葉文鋒再次使用魂甲附體,霎時之間恐怖的威壓隨着那再次爆射出來,那驚人的煞氣爆發的同時,血玫瑰俱樂部整棟樓的玻璃也隨之同時粉碎,路過之人無一不被驚嚇而逃,站在三十一層的葉文鋒此時正如死神降臨般宣告着整個俱樂部成員的死亡,猩紅的鎧甲不斷散發出恐怖的能量,彷彿要把這空氣撕裂一般。

「我倒是要看看,是什麼資本能驅使你們有能力視人命如草芥。」葉文鋒冷哼一聲,走向了電梯,冷靜地按下了第30層的按鈕。

「所有俱樂部成員迅速進入警戒狀態,立刻放下工作,迅速前往俱樂部一層部署防禦,大樓內已經被一名身穿紅甲的未知身份男子進攻!再次警告,這不是演習,這不是演習!」一道急促而慌張的聲音從廣播傳來,向著整棟大樓,站在電梯里的葉文鋒也自然是聽到了這個警戒聲,此時的葉文鋒嘴角已經裂開,獰笑起來,「跑?現在知道跑了?」

「叮咚!三十層到了!」隨着機械的電梯提示音響起,瘋狂地按着按鈕的冒險者們都欣喜地認為是電梯提前到了,正當電梯那冰冷的大門緩緩打開,葉文鋒的威壓瞬間再次爆發,此時歸屬於血玫瑰公會的冒險者們看到了這身穿紅色鎧甲的男人站在這裡,頓時回想起剛剛廣播所描述的「紅甲犯人」,而他們卻只是些C級冒險者,這好像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啊!

想到這裡,眾人士氣大跌,看見全副武裝的葉文鋒,再看看自己的同夥全是手無寸鐵的C級冒險者,乍一看像是在以卵擊石,此時人群之中站出來一人對着葉文鋒顫顫說到:「大,大,大哥!不要殺我們,我們只是……」話還沒說完,只見一道紅光閃過,那人腦袋應聲落地,身體倒下的同時,眾人不禁開始亂叫四散開來。

只見葉文鋒足底猛地一用力,踏碎地面的同時,捲起陣陣狂風連帶着那群冒險者四濺開來的鮮血洗刷着血玫瑰俱樂部的第三十層,剎那之間,整個三十層的冒險者化作了攤攤血水,沒有人能看清這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有那血雨腥風過後的狼藉之上矗立着一個紅衣男子,準確的說那像是一位身穿紅甲的騎士。

隨着葉文鋒再次怒喝到:「臣服於我!」的同時,那攤攤血水之中浮現出許多渾濁的猩紅小點,不斷地向著葉文鋒心口處飛去,化作葉文鋒的能量,感受着被拘束的眾多靈魂,葉文鋒頓感大悅,那種沁人心脾的感覺湧上心頭,這是他能力恢復的象徵。

不過就此屠殺並沒有讓葉文鋒起興趣,他思索到:「莫非這血玫瑰俱樂部,就這點水平?」

他沒有立刻前往下一層,因為他知道根據廣播的說法,此時人群應該都已經聚集在了第一層,所以葉文鋒沒有立刻前去追趕,而是打開了黃泉面板,查看着吸收了近五百靈魂所帶來的新收益。

「當前宿主拘魂已達500,突破魂主境界,可持有能力數+1」

「您可以選擇以下您曾擁有的能力中任選其一:天鬼冥爪,破魂退刃,魔界之門」

「天鬼冥爪:化掌為爪,每次揮出利爪都將對目標靈魂造成傷害亦或是直接提取目標靈魂。」

「破魂退刃:魂甲狀態下,可運動靈魂聚集於手並在手臂處幻化成一柄利刃,使用該『退刃』可在攻擊目標的同時汲取目標血量。」

葉文鋒看着這三選一的界面陷入了沉思,這三個技能都是他曾經在地獄所擁有的,不過前兩個因為「太弱」,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第三個技能–魔界之門!

「確認宿主選擇:魔界之門,魔界之門:以靈魂為道具在宿主背後形成一道聯通地獄的大門,通過大門可暫時召喚來自地獄的魔物協助作戰!」

隨着面板的消失,葉文鋒背後突然顯現出一道暗紫色中蘊含著猩紅的大門,此時大門正敞開着,彷彿隨時準備聽候葉文鋒的命令,葉文鋒隨後向裡邊看去,之間魔界之門內的空間是一片猩紅,而大門中間對面的大陸上集結了數不清的魔物,此時的魔物們都朝着站在大門處往裡邊看的葉文鋒虔誠地跪下着,其中為首的那隻巨大而穿着暗紅色盔甲的魔物以晦澀的口音對着葉文鋒說到:「主人,我們隨時聽候您的命令!」

看罷,葉文鋒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轉身走向了電梯,而那魔界之門也隨着他轉身的同時關閉了。

「叮咚!地上一層到了!」又是一道機械的電梯提示音,而那電梯門外則是全副武裝的血玫瑰公會成員們,他們緊張的望着電梯門,而當那電梯門緩緩地打開的同時,那所謂的身穿紅色盔甲的「嫌疑人」正向外踏了一步。

來自血玫瑰俱樂部的冒險者之中一位身穿西裝的男子結巴地怒喊到:「還,還愣着幹嘛?干他啊!」話音剛落,來自各種等級且不同職業的冒險者們的進攻就向著葉文鋒衝去,不論是魔法師,還是神射手們的遠程攻擊都伴隨着前沖的近戰武者和戰士們進攻着葉文鋒。

「哼,雕蟲小技。」隨後葉文鋒輕輕一揮手,只見葉文鋒手臂所划過的痕迹出現了一道猩紅的光芒,只見那光芒好似一道裂痕,將所有的遠程攻擊都吸收在內,見到此情的各近戰冒險者們都楞住了,而後排的魔法師和神射手們更是不可置信:他只是一揮手就將我們所有的攻擊化解了?!我們之中最弱的也是B級冒險者啊!這怎麼可能?!

但是一身輕鬆的葉文鋒彷彿證實了他們的猜疑–他們的攻擊完全沒有起到作用,而那葉文鋒抖了抖肩膀,冷冷地說著:「你們都結束了吧,那就輪到我了。」話音剛落,葉文鋒身後再次出現剛剛那恐怖的魔界之門,隨着大門的打開,一道道驚人的煞氣不斷湧出,此時的俱樂部內彷彿置身冰天雪地一般寒冷,而在葉文鋒炙熱的目光之中,他伸手指向對面的冒險者們,喃喃地說著一些他們聽不懂的語言。

只見葉文鋒還沒說完,那魔界之門之中就探出一雙巨手,那比人還長的手硬生生將門拉大之後,爬出來了一隻渾身散發出猩紅氣息的魔物,只見那魔物還沒完全站穩,就直接沖向了人群。

「報告,我們,我們遇到了S級魔物!!!」可沒等那冒險者彙報完,那猩紅的魔物一揮手便將人群撕裂,剎那之間,整個俱樂部的一層陷入了死寂,不論是B級冒險者還是A級冒險者都無法抵抗這強大的能量。

「你做的很好,回去吧。」只見那魔物得到了葉文鋒的賞識,瞬間化作一條小狗一般哈拉着舌頭一臉不好意思地跳了回去那魔界之門中,隨着大門的關閉,葉文鋒也吸收完了那數百名冒險者的靈魂,看着這寬敞的大廳瞬間化作人間地獄,葉文鋒沒有一絲憐憫,因為這血玫瑰俱樂部的成員們不知道殺了多少無辜的冒險者。

回想起之前老頭靈魂所述,他們的會長就在負二層,而葉文鋒也因為處理這些違法冒險者而感到不耐煩了,隨即將那被魂甲附體的右腿高高抬起後猛地一踩,隨着塵土的飛揚,葉文鋒連誇兩層,直接來到了負二層。

在負二層中,擺滿了排排座椅,而座椅所面向的是一尊雕像,這裡的擺設就像是一座教堂,只不過那雕像葉文鋒是越看越眼熟。

「喂,我說你啊,還真有膽量找上我方正億來啊?」只見那雕像下站着一名紅袍男子,葉文鋒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被震驚到了。

不是因為什麼,而是在那紅袍男子身上竟有絲絲鬼神之力,而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也是於葉文鋒一樣的煞氣!這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他身上又怎麼會有?!

而紅袍男子看見葉文鋒那驚愕的表現,以為是害怕他而表現出來的,不禁大笑到:「怕了吧?就算你現在求饒也沒用,殺了我這麼多弟兄,今天你必死在我方正億的手下!」說話的同時,他猛地一蹬腿,爆發出恐怖的氣勢,向著葉文鋒襲來。

而葉文鋒見狀,只是伸手輕輕一拍,便一巴掌扇在了方正億的臉上,在空中的方正億被這一巴掌拍的變了個向,又到飛了回去,重重的砸在了牆上。

「你,你特么的!竟然敢扇我的臉?!小兔崽子我今天必要拔了你的皮!」隨後只見他從袖口中掏出來一個還在跳動的人類心臟,一口氣吞下後雙手合十,小聲念到:「阿彌諾斯,我的主,請再助我一臂之力吧!」

念完,他飛速在腳下畫出一道法陣,隨着那用鮮血畫出的法陣形成,一道暗紅的鬼影出現在方正億身後,那鬼影的樣子居然跟剛剛葉文鋒在血玫瑰俱樂部第一層所召喚的魔物長得一模一樣!

「阿彌諾斯,我的主啊,就是他,請您將他消滅吧!我會再向您貢獻更多的鮮血的!」只見方正億趴在那鬼影面前,而此時那鬼影也注意到了方正億所說的「敵人」所在,看見是葉文鋒的一瞬間,阿彌諾斯的鬼影瞬間踢開趴在他前面的方正億,屁顛屁顛地跑向葉文鋒,雙腳跪下地輕吻着葉文鋒的手背。

「你還有臉過來,好啊,我看你是背着我幹了許多壞事啊!」葉文鋒對着那鬼影沒好氣的怒喊到,而那鬼影被葉文鋒狠狠地踢了一腳後,抱着頭屁顛屁顛地又跑進了葉文鋒的魔界之門裡,「等我下次再收拾你丫的。」

而剛剛被踢到一邊的方正億看見這一幕,被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他十分確信他所看到的是真的,自己的惡魔頭領被葉文鋒當狗一樣訓的模樣絕對不是假的,因為他能感受到身上的鬼神之力在流逝,而他再也不敢說什麼了。

連自己的老大都如此不堪,他豈不是連葉文鋒的指頭都碰不到?!

「別想了,正如你所看到的,你所崇尚的惡魔,也只配給我提鞋。」葉文鋒冰冷的話語擊穿了方正億那最後一道心理防線,此時的方正億再也沒有會長的風範,而是拖着那破爛的紅袍爬向葉文鋒,懇求着葉文鋒能放過他一馬,只要放他一馬,他什麼都告訴葉文鋒。

聽到這裡,葉文鋒又冷笑了一聲,對着趴在地上的方正億說到:「你說的不錯,不過比起活人,死人對於我來說更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