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池雲眠江成璟 第5章_芙楓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現在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在線磕CP了,全都註冊了賬號,寫了昵稱,來觀看直播。
一時間,整個彈幕上各種昵稱滿天飛:東土大糖,垚妹的鐵粉,東哥的小妖精,東哥迷妹團成員,垚妹家的東哥迷妹,東哥的球杆…..評論瞬間被她們霸屏了:最愛我垚垚,垚妹最棒;太甜了,想魂穿垚垚;姐夫,姐夫終於公開了啊,開心。
不知道的,還以為顧阮東才是那個明星。
陸垚垚沒看手機,沒上網,完全不知道網上已經在瘋傳了,她認真看球,不時問旁邊顧阮東問題。
顧阮東本來就無心看球,她問問題,他就認真回答,隔着屏幕都能看出他的寵了。
陸垚垚在看比賽中途,接到郝姐火急火燎的電話:「垚垚,你是不是在看桌球比賽?」
陸垚垚傻呵呵地開心回答:「對啊,郝姐,你怎麼知道的?」
難道這麼快就被狗仔拍到上傳到網上了?
這工作效率夠高的啊。
郝姐被氣到失語:「我怎麼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你跟顧阮東在看桌球了,你還笑?」
「你怎麼知道我在笑?」
「現場直播,你不知道你看的這場比賽有現場直播嗎大小姐?
你要公開戀情,要提前跟公司打聲招呼啊,你知道,剛才上百個電話打來追問我什麼情況,我們很被動。」
陸垚垚一聽有現場直播,整個人僵住了,然後下意識也是習慣性就往旁邊顧阮東的懷裡鑽,丟臉丟大了這回。
而顧阮東不明所以,雙手自然摟住她,還低頭輕聲問:「怎麼了?」
屏幕前的粉絲看兩人親昵的舉動,人沒了。
東土大糖:請原地結婚好嗎,婚禮的主題名字都給你們起好了。
陸闊的腦殘粉:你們這樣,有經過你哥陸闊的同意嗎?
不過這兩條彈幕,很快就被別的彈幕給掩蓋了。
郝姐剛才被她掛了電話,這次又再次打過來道:「俱樂部外很多媒體,我讓司機過去接你們。」
顧阮東這回聽見了,接過手機道:「不用了,我讓司機來接。」
他的司機一直在外面等着,況且陸垚垚的保姆車很多媒體都認識。
陸垚垚屬實沒料到事態會朝這個方向變化,本來跟他來看桌球比賽呢,知道是小範圍的比賽,不會有什麼媒體,如果被人拍了照片,到網上娛樂發酵,也要一段時間的,她有機會跟郝姐或者家裡解釋。
結果,她沒料到現在祖國直播事業如此繁榮昌盛,一個小小的桌球比賽也要搞現場直播,是她大意了。
顧阮東把她的棒球帽往下拉了拉,然後護着她走出比賽場地,走到外邊已經停着等待的車上,果然,不遠處有媒體或者一些娛樂自媒體在,見到她出來,蜂擁上來拍照,被顧阮東一一擋住了。
終於上車,他的司機開車技術自是不用說,直接衝出包圍,上路後就把那些跟着的車甩得遠遠的。
顧阮東此時腦子裡在盤旋着如何解決眼下的情況,能把對她的影響降到最低。
戀情慢慢被曝出來和現在直播戀情,完全是兩碼事。
慢慢曝光對大眾來說是溫水煮青蛙,而現場直播戀情對大眾來說是轟炸式的效果,一下被點燃,所以關注度,熱度持續引燃。
他很擔心她,結果她上車之後,就一直笑,即便棒球帽壓得很低,也擋不住她的笑意,受她感染,他剛才緊張擔心的心情也鬆弛了一些,把她棒球帽摘了,看着她「笑什麼?」
她抬頭,把手裡的手機遞給他看,好幾個未接電話以及微信信息,她說:「你可能需要面對我爺爺,我爸爸,還有陸闊。
哦,陸闊不用管他。」
她爺爺和爸爸已經打了好幾個電話來了。
顧阮東一看她手機備註上的爺爺、爸爸幾個字,倒是很鎮定,沒被震懾住,反而雙手捧起她的臉,很鄭重問道:「垚垚,那你先要回答我一個問題,你答應我的追求了嗎?」
陸垚垚沒料到此時此刻,他想的竟然是這個,但是就是不正面回答他,反問道:「答應或者不答應,有什麼區別嗎?」
「區別很大,女朋友有女朋友的解決辦法,普通朋友有普通朋友的解決辦法。」
他在這緊要關頭,逼她鬆口,給兩人一個名正言順的關係。
結果陸垚垚現在也保持傲嬌的:「哦,那你看着解決吧,我都行。」
誰說她好拐騙的?
人家機靈着呢!
現在兩人的關係已完全反過來了,不是顧阮東吊著她,而是她天天吊著顧阮東了。
親他,抱他,睡他,就是不給他正名。
顧阮東無奈感慨:「垚垚,你這是占我便宜。」
論不要臉的程度,當屬顧少。
好在垚垚現在也學會了跟他一樣,不,比他更加厚臉皮。
厚臉皮歸厚臉皮,該解決的問題還是要解決,公司那邊有郝姐負責解決,反正郝姐和助理是早知道的,雖然有點突發,但也不是真的毫無準備。
反而是陸家這邊有點棘手,爺爺和爸爸的電話,她沒接。
陸闊倒是很安靜,只陰陽怪氣地諷刺了一句:「你自己戀愛腦上頭惹的禍,自己解決。」
過了一會兒又發了一條信息:對了,別讓爺爺和你爸知道我早知道你的事。
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不愧是你。
第597章:陸爺爺在車上時,她爺爺和爸爸都沒再打來電話,她正要鬆一口氣時,顧阮東的電話忽然響了,他一看,是他母親打來的。
這次換陸垚垚有點緊張了,真是糟糕,她真忘了他父母這邊的事了,主要是因為他天天過的跟沒有父母的人一樣,啊不,她不是這個意思,是說他很獨立。
顧阮東眉心微皺,接起電話「喂?」
很冷靜,也很疏離。
顧母此時正在書房裡,拿着手機,看着眼前正襟危坐,一臉怒容的陸老爺子,心肝顫抖,小心翼翼地問:「你跟陸家小姐怎麼回事?」
顧母一個中年家庭主婦,不怎麼看網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新聞,這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幾百年不聯繫的陸老爺子忽然怒氣沖沖地上門來。
要知道陸老爺子的氣勢啊,不生氣時都嚇人,這生氣起來,顧母的心都抖了,尤其是他語不驚人死不休,說她家兒子拐了他的寶貝孫女時,顧母第一反應就是:「這其中是不是有誤會?」
說這話吧,她明顯底氣不足,她家兒子確實很混蛋,這種事情也不是做不出來。
母子二人有十多年沒有生活在一起了,她之前偶爾會去森洲看他,但見不慣他紙醉金迷的生活,去了幾次,再也不去了。
陸老爺子不說話,旁邊還帶着四位警衛,這陣仗就跟她顧家犯了天大的王法一般。
顧父也在旁邊說:「我家孩子我還是了解的,雖然是有點花天酒地沒正形,但絕對知分寸,不會亂來,絕對不會主動勾搭您家陸小姐的。」
顧阮東這形象吧,被自己父母給徹底毀了。
而他父母卻毫無自知,還以為是在幫他說話呢。
陸老爺子嗤之以鼻:「不是他拐騙我家垚垚,難道還能是我家垚垚主動跟他走的?」
言外之意是他的寶貝孫女可不會眼光這麼差。
所以,顧母這才給顧阮東打了一個電話。
顧阮東接通電話聽到她的問話,態度冷淡:「以後有機會再說。」
自己的事情,從不曾跟父母說過,而且此刻,也沒有心情跟自己家這邊解釋。
結果,她母親聽他要掛電話,急忙說:「陸小姐的爺爺在咱們家。」
而且是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顧阮東一聽,沉吟片刻道:把手機給她爺爺。
是禮貌也是誠意,先在電話里回應,然後馬上回京,親自登門拜訪。
這些事都是在計劃內的。
旁邊的陸垚垚,聽到她爺爺竟然跑到他京中的家裡去,而且他打算跟她爺爺通話,她魂都嚇沒了,這得給他父母造成多大的壓力啊?
所以急忙搶過手機,聽到話筒里她爺爺不怒自威的聲音傳來,她立馬哭唧唧:「爺爺,我是垚垚。」
一聽寶貝孫女的聲音,陸爺爺心肝疼:「垚垚,你還好不好,那姓顧的有沒有欺負你吧?」
這….像是真的以為她被顧阮東拐騙了。
這事也不能怪老爺子,他又沒看那些亂七八糟的直播,只是老二陸紹行給他打了一個電話,語氣悲憤,說垚垚被顧阮東給騙走了,現在給她打電話也不接云云,老爺子就只聽到了顧阮東把自己寶貝孫女騙走了,直接帶着人就殺到顧家來了。
陸垚垚心虛得不得了,只說:「爺爺,我很好,您先趕緊回家。
等我回京親自跟您說,您快回家哈。」
陸垚垚想的是,你們這樣殺到顧家去,顧家爸媽以後會怎麼看我?
「垚垚,有爺爺在,你別怕。」
「嗯嗯我不怕,您先回家。」
確定老爺子離開顧家之後,陸垚垚終於鬆了口氣,趴在椅背上可憐兮兮看着顧阮東道:「你爸媽會不會覺得我很不好啊?」
顧阮東一愣,完全沒想到她擔心的是這個問題,因為這在他看來完全不在考慮範圍內的事,他家他做主。
聽她這麼在意他父母的看法,他有點開心,伸手摸了摸她頭髮笑道:「沒事,醜媳婦總得見公婆的。」
他話音一落,就知自己說錯話了,果然,垚垚怒瞪他:誰是醜媳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