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池雲眠江成璟 第4章_芙楓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她才發現自己安全帶沒系。
車從宴會大廳前的廣場往外開,這裡是景區,這個時間,路上只有他們這一輛車,路兩旁連一個路燈都沒有。
路上安靜,車內更安靜。
白天工作時,他的存在對她沒有任何影響;但是此刻在這個密閉的空間里,只有他和她,她的心便靜不下來,懸空着也微微刺痛着,不知道他今天做這些的目的是什麼,那晚已經講得很清楚了。
宋京野專註開車,往旁邊的她看了一眼,「你緊張什麼?」
白天那麼大的場合,沒見她緊張,跟他坐在一起至於這麼緊張嗎?
能吃了她不成?
陳檸回沒回答。
宋京野過了一會兒又開口:「你那天說的話,我都記住了,以後我們是平等的關係,對彼此都沒有責任。」
陳檸回詫異他竟然能這麼快想明白問題,「嗯,你明白了就好。」
「但是,拋開責任不談,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也可以是朋友,沒必要當陌生人吧。」
看看她今天一天對他的態度?
比陌生人還陌生人,剛才竟然還用您字。
他本來已經準備離開了,但是車開了幾步遠,越想心裏越煩悶,得找她說清楚才行。
反正自從那天晚上談完話之後,他每次想起她,就覺得煩悶,心裏跟堵了一塊石頭一樣。
想到她說的不用他負責的話,覺得煩;想到她祝他以後幸福,覺得煩;今天見到她,看到她忙忙碌碌的身影覺得煩;看她胃疼悄悄轉身按壓腹部的樣子,也覺得煩;(今天兩章,明天後天都一章。
下個月,我盡量都兩章,只能說盡量哈。
)第三部第50章追7總之就是煩,想到她煩,見到她也煩。
所以她是怎麼做到讓人想起來就煩悶的呢?
他轉頭又看了她一眼,也沒有三頭六臂,眉是眉,眼是眼的,怎麼就那麼能氣人?
陳檸回怎麼覺得旁邊忽然傳來一陣陰森森的怨氣,在這郊外的路上,車窗外也是黑黝黝的一片,只有前方的車燈照着,氣氛說不出詭異。
她比剛才更緊張了。
「陳檸回。」
宋京野冷不丁又叫了她一聲,語氣很差。
「在。」
她馬上回答,說話總比不說話好。
「剛才說的話,你還沒回答我呢。
拋開責任這些東西,我們是朋友吧?」
「是,是朋友。」
陳檸回應付着,她注意力都在窗外,這裡還是群山環繞,夜裡的霧氣漸起,前方的路沒有剛才那麼清晰了。
看她回答得心不在焉的,宋京野更生氣了,跟他說話就不能認真一點?
「叔叔,我們聽點音樂吧。」
宋京野無奈,打開了音樂軟件,陳檸回看了眼歌單,乏善可陳,沒有一首是能聽的,想必都是軟件里自帶的歌。
「你平時不聽嗎?」
「不聽。」
「那聽交通廣播吧。」
說著,她就往前湊到前面的屏幕搜索頻道,車裡有點聲音好點。
宋京野看她就是故意的,存心不想跟他說話,他覺得更煩了,剛才就不該回來,讓她坐大巴回去好了,大巴多熱鬧?
宋京野沉默着不說話了。
陳檸回聽着廣播,兩位主持人在那聊天逗趣,車內剛才那些詭異的幽怨的氣息被沖淡許多,她靠在副駕駛座的椅背上,有點疲憊。
這場會議,她跟着章老師忙了快一個月,今天終於結束,心裏放鬆不少,靠在那,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忘了宋京野的存在。
車漸漸從環山路回到平地公路,公路寬闊,路旁也有了路燈,宋京野這才能騰出精力去看她。
就見她閉眼睡得沉,真是一點防人之心都沒有。
這樣子,倒是不讓人那麼生氣了。
他放慢了開車的速度,把惱人的交通廣播聲音也調小,一路往城裡開,偶爾在廣播主持人說話停下的空檔,能聽到旁邊的人睡覺時,勻稱的呼吸,這是睡得多沉?
陳檸回也不知睡了多久,因為身體感覺失重,猛地驚醒。
驚醒時,就看到自己身上籠罩着一個陰影,男人的身體幾乎快要貼近她的身體了,熟悉的氣息縈繞在她的鼻尖。
她推了一下他:「你做什麼?」
宋京野被她推了一下,雙手敏捷撐在她座位的兩側,這下距離更近了。
陳檸回莫名,往後仰了仰,她倒是不會誤會宋京野會趁她睡覺對她做什麼,他對她應當避之不及才是。
但是這個姿勢很容易讓人誤解。
宋京野:「看你睡得不舒服,給你把座椅往後調一點。」
他這麼一說,陳檸回才發覺,自己現在好像是往後半躺着的姿勢,難怪剛才有一種失重感呢。
而他正雙手撐在她的座椅兩旁,俯身看着她。
距離太近,她別過臉看向窗外,竟然已經到她公寓的樓下了。
宋京野也輕咳了一聲,雙手稍用力起身,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直了。
陳檸回也坐直了,順便把靠椅恢復原位置。
「謝謝叔叔,我到家了。」
說著準備下車。
宋京野又問:「以後再忙也要按時吃三餐,別把胃搞壞了。」
「知道了。」
陳檸回又說了聲再見之後,開門下車,頭也沒回朝自己家走了。
宋京野看她背影,煩悶的感覺又涌了上來,但是比前陣子好一些。
待看到樓上她房間的燈亮了之後,他才踩油門離開。
最近這陣子,他對她之前的那番話進行了深刻的反思,心裏先開始接受她長大獨立了這一事實,他的資助實際上,在7年前就結束了。
所以,她從來不是他的責任。
而關於那一夜,如果是個錯誤,他卻因這一夜非要對她負責,那是否是錯上加錯?
還有是關於她說的,清空自己的內心,他才可能真正擁抱幸福。
他不懂怎麼才算清空,他需得承認的一點是,垚垚在他心裏有特殊的位置,她帶給他的心動、痛苦、難堪,都是他人生第一次的體驗,第一次體驗除了工作以外的七情六慾。
如何清空?
他一直在尋找方法,他相信自己的意志,只要想做成一件事,就一定能做成。
所以他選擇直面難題。
破天荒的,把垚垚所有電影、電視劇、視頻、綜藝節目都找來看了一遍。
直面問題的核心。
看完,大腦陷入一片空白之中,連她的一顰一笑都變得模糊。
如果說,他看到垚垚時是滿心歡喜,那麼想到陳檸回時便是滿腔煩悶。
歡喜很快就消散了,但是煩悶卻讓人生活處處不順,看誰都煩。
參加完會議,煩悶的感覺似乎更重了,第二天約了鄭科下班後去打球。
總之突然不想一個人待着,不如找老友打球散散悶氣。
鄭科那天很忙,到傍晚還在出警,很晚才回消防大隊,然後又有一個宣傳片着急用沒拍完,球是打不了了,所以等着鄭科拍完宣傳片一起吃飯。
「宋隊,抱歉哈,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