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池雲眠江成璟 第3章_芙楓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只是她又問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你現在和池雲眠是什麼關係呢?
如果一起回京過年,我好跟大家介紹。」
真真是戳中江成璟的痛處!什麼關係?
前夫的關係!
送走程知敏,帶孩子們回家,看到楚寒時,腦子裡又閃過前夫這兩個字,這段日子日夜相處,險些忘了,他們還沒有復婚。
池雲眠看他一眼,問:「你們要回京城過年?」
程知敏已經給她打過電話了,說是也邀請她一起去京城過年,破天荒的言辭懇切。
不過以池雲眠對她的了解,事出突然必有妖。
「不去,別理她!」
江成璟斬釘截鐵拒絕。
腦子裡想的是如何去掉前夫這個身份?
如何讓兩人的關係有進一步的突破?
否則臉上的那顆痘,當真要爆了化膿了。
可是呢,他又捨不得讓孩子們去兒童房睡,很享受他們每晚纏着他講故事的依賴以及一家四口擠在一張床上睡的溫馨。
只能想着再熬一熬。
池雲眠因為開始上班了比前幾天忙很多,很多客戶資料要看,江成璟在給孩子們講故事時,她就拿着資料靠在床邊看,等孩子們上下眼皮開始打架睜不開了,江成璟示意她關了床頭燈讓他們睡,燈一關,兩個孩子翻了個身,就秒睡了。
池雲眠自然是睡不着,工作壓力很大,藍蕭山給了她們商業組一個客戶,要她和李安娜一同跟進,客戶是一家生產型企業,消費者告他們虛假宣傳….正想着,忽覺有個陰影壓下來,熟悉的氣息傳來,她正想大力推開,他卻雙手壓着她的雙手:「噓,別吵到孩子!」
說別吵到孩子的人,動作可一點也沒小,見她躺直了沒作聲,他輕輕站起來,然後彎腰把她騰空抱起來。
黑暗中,她忽然被這麼騰空抱起,失重感傳來,她驚呼了一聲,然後聲音便消失在他的唇中。
厚重的呼吸傳來,她想跟他抗爭,又怕吵到孩子們,只得暗暗使勁,但力氣始終不敵他。
不等她適應這個黑暗,人已被他抱起出了卧室的門,他用腳輕輕勾上卧房的門,抱着她轉而去旁邊的客房,也是之前他原本該睡的地方。
一直沒有開燈,他的客房窗帘擋光效果更好,暗得連對方的影子都幾乎看不見。
在如此暗黑之中,感官最敏感。
肌膚與肌膚的貼近,呼吸與呼吸的纏繞,無一不被放大數倍,連那份吸引與渴望也被放大無數倍。
池雲眠覺得自己要完了,思緒如同一團漿糊,什麼也無法思考,只有本能的、原始的東西支配着她。
而對方,雖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客房裡她徹底失去任何意志,只有無限沉淪。
等一切都結束,這個人才輕輕打開床頭柜上一盞暖黃的夜燈。
池雲眠覺得自己此時的樣子一定無法視人,額頭上的髮絲都是濕的,燈一開,她馬上用枕頭蒙住自己的臉。
那人也不起身,依然趴着,緊貼着她的臉,在她耳邊低低沉沉說了一句:「很美!」
然後把枕頭從她臉上拿開,瞬間近距離的四目相對。
她的雙眸濕漉漉的看着他,忽然想起剛才太忘情,「你剛才沒戴…」後面的字還沒說,他輕低頭又吻了一下:「以後都不需要!」
池雲眠才想起,那時在法庭上,他出示的手術證據,一時有些發愣,定定看着他。
她一這麼看着他,江成璟就受不了。
又來???
不僅又來,這次人家還把客房所有燈都打開,不放過她臉上任何一個表情,池雲眠用枕頭矇著臉,他就把枕頭扯開,她蒙住,他扯開,兩人幼稚地較量着,室內的溫度卻不斷地升溫。
後半夜,舒小荷找不到媽媽,哇哇大哭,光着腳到卧室外邊的走道上大哭,哭聲隱隱約約傳到隔壁客房,江成璟才消停。
池雲眠累得不想動,真正的骨頭散架,由江成璟出去哄孩子。
舒小荷也是迷迷糊糊地大哭,被爸爸抱回房間後,哄了一會兒,又睡得踏實了。
等他回客房時,池雲眠也已睡著了。
第二天上班時,崔姐就發現,咦,卓總臉上的痘好像小了不少,看來龍膽瀉肝丸的效果還是不錯的,真敗火。
池雲眠呢,好在是冬天,可以穿着高領的內搭去上班,否則脖頸上的一個又一個紅痕,簡直無法見人。
到了律所的辦公大樓,電梯從負一層上來,她剛進去,卻見藍蕭山在裏面,正在跟人語音,對着手機,聲音很大:「我們分手了,我愛找誰找誰,跟你沒關係。」
一大早,臉色就不好。
聽到別人**,池雲眠有些尷尬,但已經進了電梯,總不好再出去。
藍蕭山沒料到會在電梯里遇到律所的人,朝她點點頭,收起手機恢復一慣的文雅,剛才那聲吼,彷彿是池雲眠的幻覺。
第368章:天鵝頸藍山律所在這棟甲級辦公樓佔據了19、20整整兩層,面積上千平米,裝修得簡潔大方,前台設置在19層,一走進去就是寬敞明亮的前台,再往裡走,是平日見客戶的大小會議室十幾間,以及一些人事、行政、財務、技術的辦公室。
從裡邊有直接通往20層的樓梯,樓上才是按照業務範圍劃分出不同區域的律師辦公室。
她們商業組的辦公室緊挨着藍蕭山的辦公室。
據她這幾日的觀察,藍蕭山並不在律所坐班,如果沒有特殊情況,一般是每天上午10點來,到了中午12點便走了。
所以她沒想到,還不到9點,會在電梯里遇到。
同樣覺得奇怪的還有公司的前台以及正在前台打卡的郭冉。
藍蕭山難得這麼早到律所來,旁邊還跟着池雲眠一同出的電梯,這就讓人浮想聯翩了。
而藍蕭山因為剛才的語音,心情還極度不好,沒理會前台和郭冉的問候,徑直朝20層走去。
池雲眠打了卡,也默不作聲朝20層走去,明明是非常陌生的關係,卻偏偏被郭冉等人理解成了故作陌生,掩耳盜鈴。
這便坐實了她和李安娜的猜測。
馬上給李安娜發了一條信息。
李安娜正看着信息,見到池雲眠進辦公室,全身上下裹得嚴嚴實實的,雖然現在是冬季,但是辦公室里暖風十足,很少會穿着高領內搭。
都是過來人,看一眼便明白了,眼裡不免閃過一絲嘲諷,呵,長得漂亮的離異單親媽媽,最擅長走的路,男女之間這點事,李安娜自認看得明白。
反而小新不明所以,因為認識舒律師以來,從來沒見她穿過高領,舒律師有天鵝頸,很漂亮。
許是小新的眼光太赤誠了,池雲眠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領子,解釋:天氣冷。
心裏不由怪江成璟真是個變態。
李安娜:此地無銀三百兩!
清了清嗓子,正是投入工作中。
「舒